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小衍神数 摄魂妖法
    苏浩见到这一幕,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晚风亭这伙人‘设备’还真是齐全,居然有这种用于测算法宝。难怪像跗骨之蛆一样,苏浩到哪,他们就到哪。

    测算法宝不但稀有,而且使用条件还比较苛刻,想要使用这类型的法宝,需要修行一样测算道法,还必须修行到一定层次。

    测算法宝稀有,测算道法罕见,所以没有一定机缘,得到其中一样都难,更别两样。

    想要摆脱晚风亭这些人,就必须除掉黄黑道袍,而且还得将他的测算法宝爆落出来,虽难度有点大,也只能多杀几次试试运气。

    苏浩暗自庆幸装备绑定已经于上次更新取消了,不然这事就真没完没了了。

    “雁歌行,不用躲了。你那隐身道法在衍神数之下,早已无处遁形。”

    络腮胡一边着,一边把手一挥,身后的晚风亭众人立刻散开,并且开始包围苏浩所在的那一片区域。

    苏浩见此并没有动,他发现络腮胡的视线没有直接放在自己的身上,只是不断地在扫视以他所在树为中心的的区域。

    所以,他想趁这个机会,在隐身的状态下,突然出手攻击,在使用身剑合一的情况下,应该有机会在黄黑道袍没有反应的时候,击杀他一次。

    无论,成与不成,一击即走,就之前的情况来看,苏浩想要走,晚风亭没有人能拦得住,何况还有乘龙光遁作为保险。

    苏浩正仔细观察黄黑道袍,想要找个好机会出手,却注意到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糟糕!”

    苏浩见状,心头猛地一跳,自己在算计黄黑道袍,黄黑道袍也可能在算计自己。

    正要御剑离开,这时空风云突变,一瞬间就变得阴沉昏黄,阵阵嘈杂、沙哑的鸦鸣回荡在空中。

    原来,黄黑道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只要他不死,苏浩就别想摆脱晚风亭的追杀。

    因此,他以身作饵,故意露出破绽,勾引苏浩停留在原地,为背刀青年布下大阵争取时间。

    这个昏黄的世界以他所在的区域为中心,迅速扩大,露出晚风亭众人。除了络腮胡和黄黑道袍,每个人手里都举着一杆旗子。

    这种旗子苏浩见过,上次背刀青年拿它来和自己斗法,只是着实太弱一点,从旗子上出现的火鸟完全不堪一击。

    若不是苏浩想要在背刀青年的身上试试身剑合一,飞剑分身早就突破那些火鸟的纠缠,斩向背刀青年。

    苏浩向背刀青年看去,果然,其他的晚风亭众手里拿的旗子和背刀青年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背刀青年手中旗子上的乌鸦是用金丝绣成,而其他人手上用的是银丝。

    “雁歌行,原来你躲在树上啊,怎么?返祖了么?”

    背刀青年现站在变大一倍由于的旗子下,嚣张地嘲讽苏浩,之前的憋屈他打算一次性还回去。

    就见他道:“没用的,在我的火鸦大阵里,一切我都了如指掌,你的隐身道法在我眼里就是个笑话。”

    苏浩磨了磨后槽牙,忍住怒气,现在可是危急存亡之时,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

    不过,他还是解开了灵隐术,从树干上站了起来,同时脑袋极速转动,想要找出一条可行的突围方法。

    现在,苏浩完全正视起晚风亭这伙人,之前对方之所以表现得那么弱,估计是对苏浩的太过轻视,毕竟苏浩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名气的新人,也没有任何出名的事迹。

    苏浩用手轻轻鼓掌,笑着:“我只能,不愧是专业人士。”

    络腮胡抬头看向苏浩,同样带着笑:“之前,是我看你了。”

    “他负责测算我的位置。”

    苏浩用手指了指黄黑道袍,随后又用手指了指背刀青年:“他负责困住我。”

    然后问络腮胡:“你呢?你负责什么?”

    “我?”

    络腮胡用手搓着下巴,大笑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并且绝对会对我恨之入骨!”

    “是吗?”

    苏浩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把对他的戒备提到最高。络腮作为晚风亭的老大,必须有让其他人信服的能力。

    而且,从黄黑道袍和背刀青年对络腮胡的态度中可以看出,络腮胡恐怕是三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个。

    苏浩眼睛快速扫过晚风亭三个主要的话事人。

    络腮胡,目前苏浩对他一无所知,而且实力可能是最强。虽击杀他能一定程度影响到晚风亭的其他人,对面前的形势,却起不到任何帮助。

    黄黑道袍,他早早地就在苏浩的击杀名单上。只有他死,晚风亭才会暂时停止对苏浩的追杀,但苏浩不能安稳练级。

    只有他把测算法宝爆落,晚风亭才不能继续追杀苏浩,苏浩才能继续自己的练级计划。

    不过,他现在的威胁最低,杀了一点作用也没有。

    最后是背刀青年,这人是关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应该就是阵眼,只要他死了,大阵就破了,所以他是头号击杀目标。

    苏浩看了一眼,背刀青年身后的阵旗,心中一阵惋惜:要是背刀青年之前把这旗子爆落,苏浩不仅能让晚风亭放弃追杀,还能敲诈晚风亭一笔。

    苏浩心思电转,想了这么多事,实际上时间也没有过多久,大概才十几息的时间。

    “别磨蹭,乖乖去死就好。”

    但背刀青年等不及了,他向着火鸦阵旗打出一道法诀,大阵中立马出现浓浓的橙红色云雾,就想火烧云一样。

    接着,更为嘈杂的乌鸦鸣叫声充斥在整个火鸦大阵中,越来清晰,越来响亮。

    一点一点的橙红色火星出现在大阵中,马上熊熊燃烧起来,扭曲,变形,化作一只只火鸦,向着苏浩冲来。

    苏浩立刻一拍剑匣,十道剑光从他的身上冲而起,与火鸦们绞成一团。

    这些火鸦依旧那么弱,苏浩的剑光划过,凡是被剑光带到的火鸦,无不被打散形体。

    只是,如今因为大阵完整,这些火鸦的数量多到恐怖,入眼全是一片橙红,密集的鸦鸣让人听得脑袋疼。

    苏浩正和火鸦斗成一团时,一道手指粗的黑光突然从火鸦群中出现,速度又快,根本来不及躲开,当即被打了个正着。

    随后,苏浩就收到系统提示:玩家雁歌行受到藏摄魂妖法。在一个时辰内,如果玩家死亡,则随机抽取一项法心法掉落两层,原地重生一次。

    苏浩见到系统提示后眼睛立时睁圆。

    络腮胡的声音幽幽地从大阵中传来:“我过的,你知道后绝对会恨之入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