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晚风团灭 打一场劫
    络腮胡实力还算可以,可惜带了两个拖油瓶。

    黄黑道袍精于测算,剑法道法奇差,背刀青年精于阵法,脱离了大阵,实力同样很弱。

    苏浩留了两口飞剑圈住黄黑道袍,既不让他走,也不杀他。黄黑道袍也识相束手立于原地,不做任何反抗,任由飞剑圈住他。

    当然,黄黑道袍这么识相是有其他的原因。

    苏浩一边磨洋工,一边注意其他人的情况。

    宁无双对上背刀青年,一照面红绫就将他圈住,随后用力绞,背刀青年当场化作白光。

    “嘶~,太凶残了。”

    苏浩倒吸一口气,光看着都觉得疼。

    另一边,水云烟的战况就没有宁无双那么轻松,络腮胡作为晚风亭的老大,实力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络腮胡的三朵魔焰在他的身前徘徊,水云烟的幻化出鸟雀凡是与魔火有所接触,很快便冻成冰块,掉落在地上摔个粉碎。

    “被克制得有点惨。”

    苏浩见水云烟久攻不下,偷偷放出飞剑,趁络腮胡不注意,把络腮胡一剑刺成白光。

    对敌的人突然化作白光,让水云烟微微一愣,随后用眼睛偷偷瞄了一眼苏浩,见苏浩正笑嘻嘻地看着她,又马上收回目光,默默收回道法,低垂着头回到宁无双身边。

    “我算是理解了什么叫‘烟’视媚行了,唔……,无论从哪个方面都很贴切。”

    水云烟这种怯怯生生的模样,苏浩每次见到都忍不住调笑。

    当然,苏浩这番言论出口后,立即收到宁无双的怒视。

    “你!对就是你!叫什么名字?”

    苏浩调笑完水云烟就把注意放到黄黑道袍的身上。

    黄黑道袍正要回答,就听到苏浩又:“算了,你又不是妹子,你的名字我没兴趣知道。”

    黄黑道袍张了张嘴,没敢出什么,作为一个聪明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这点他还是看得很清楚。

    苏浩用手指着黄黑道袍,大声宣布:“现在,我要打劫!”

    黄黑道袍嘴角抽了抽,这人是要带着两个妹子玩角色扮演吗?那我是不是要跪下喊大王饶命?

    接着,就听见苏浩对他:“现在,把你的罗盘法宝拿给我。”

    黄黑道袍这才明白苏浩为什么杀掉另外两人,独独留着他不杀,自是单纯圈着不让走,原来是为了测算法宝。

    苏浩见黄黑道袍不话,以为为他是想要拒绝,于是道:“你已经中了我的血河摄魂光,它的效果你清楚的?要不是今有两个姑娘在场,我就懒得和你废话。”

    黄黑道袍扫了一眼自己的状态栏,上面用鲜红的字体写着‘血河摄魂光’,忍不住摇摇头。

    他和晚风亭众人每次都这种方法对付委托目标,想不到今轮到自己也尝了一回。

    “呦呵!看不出来啊?你这家伙骨头还挺……”

    苏浩见黄黑道袍居然还摇头,刚想称赞两句,就自己动剑去拿。结果,‘硬’字还没出口,黄黑道袍就主动把他的测算法宝拿给苏浩。

    苏浩都已经把飞剑放出来了,见黄黑道袍已经把测算法宝交了出来,只好收起飞剑,咂咂嘴道:“老兄倒是想的倒是明白。”

    黄黑道袍作为晚风亭的智囊,稍作思考就知道应该怎么选择。

    他中了血河摄魂光,苏浩能杀他三次,有很高的几率将测算法宝爆落,同时还会有更大的损失,所以见到苏浩误会后,二话不立刻交给苏浩。

    测算法宝是个罗盘,它和衍神数配套使用。介绍上有明确明,想要驱动罗盘需要修有衍神数。

    苏浩稍作翻看就它塞进乾坤袋里,又对黄黑道袍:“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

    “啊?”

    黄黑道袍一脸错愕,他以为苏浩只是想要他的罗盘,没想到苏浩真的是要打劫。

    “啊什么啊?我,雁歌行,给钱!”

    既然都已经决定配合,黄黑道袍也只能把身上的钱全部交给苏浩,足足三千两。

    “你这家伙真有钱!”

    苏浩笑得眼睛都找不着了,短短时间里他身家就恢复原样,而且还有所增长。

    心满意足的苏浩冲黑道袍摆摆手:“你可以走了。”

    本以为光黑道袍听到这句话后,会立刻御剑消失得没影没踪,结果发现黄黑道袍依旧站在原地没动。

    忍不住问:“怎么?你还有东西要给我?”

    黄黑道袍摇摇头,道:“雁歌行,能不能让我们赎回罗盘?反正你拿着罗盘也用不了。”

    想了一下,又不上一句:“我们可以保证,拿到罗盘后绝对不会继续追杀你。”

    苏浩听到后,想都没想就回答:“行!你回去让络腮胡和我商量。”

    他向黄黑道袍索要罗盘,主要原因是不想晚风亭没完没了地追杀他,同时也有敲诈晚风亭一笔的打算,毕竟他现在很穷!

    哦!苏浩刚刚得到一笔钱,现在不穷,是以前很穷。

    黄黑道袍得到苏浩的回复,向苏浩抱了抱拳,就转身离去,却被苏浩叫住:“你等下,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黄黑道袍停下动作,转回身体道:“请讲。”

    自苏浩答应让晚风亭赎回罗盘,黄黑道袍变得客气不少。

    “你之前那么干脆就把罗盘给我,就不怕我拿到手后,再去杀你爆东西?”

    苏浩觉得黄黑道袍是个聪明人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黄黑道袍听到后,微微一笑,用手指着站在苏浩背后的水云烟两女:“因为她们,男人很少会在女人面前失信。”

    随后看了苏浩一眼,接着:“特别是这两位姑娘还是绝色佳人。”

    话完,黄黑道袍就御剑离去。

    “哇!这子会话!”

    苏浩看着黄黑道袍离开,忍不住夸了一句。

    随后,他又环顾了一圈战场,问两女:“你们要他们掉落的东西吗?”

    宁无双瞟了一眼苏浩,没有话,而水云烟则是低着头,轻轻摇了摇。

    “那我不客气啦!”

    苏浩见两女没有意见,开始打扫起战场,最近他穷疯了。

    贫穷的感觉试过一次,就绝对不会想试第二次,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一些人直都没真摆脱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