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桃子落败 方脸庞化
    如意和方脸男话间,比武台上的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被如意两人称为桃的女孩与她的对手实力相差甚远,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一边倒,而现在桃力有不支,形势登时恶化。

    这名男御使着两口亮黄色的飞剑,现在这两口飞剑将桃圈在剑光里,不停从各个角度进行攻击。

    由于双方差距太大,桃被两道亮黄剑光压制得喘不过气来,只能全力防守,不断支使着飞剑上下遮挡,完全顾及不上反击。

    一味的防守是无法支持太久,而且人的注意力也不可能一直保持高度的集中。

    桃在支撑了一段时间后,稍有不注意,便露出一个破绽。防御的飞剑立即被一口明黄剑光荡来,另一口飞剑则乘机将桃一剑斩成白光。

    桃落败后,立即在比武台下重新出现,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显然是精力消耗过度。

    “承让!”

    台上的男笑着向桃抱了抱拳,便从台上跳下,回到自己一方的队伍中去。

    方脸男见到这一幕,不由得冷哼一声:“装腔作势!”

    如意本来在安慰落败的桃,听到方脸男的言论,抬眼看了看方脸男,微微摇头。

    桃亦开口道:“庞化,不要这么。输了就是输了,这些话反而显得我们气度。”

    方脸男庞化见桃为对手话,抿紧嘴唇,依旧满脸不屑:“呵!这男的也忒虚伪了,明明可以尽快解决比斗,却用飞剑耍了你半天,末了还来一句‘承让’。”

    如意没有管他,而是问桃:“有哪里不舒服吗?你的脸色现在很差。”

    “没事。”

    桃摇摇头:“我就是精神消耗过度,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庞化盯着对方四人中的一个绿袍男看,并且道:“如意,下一场我上。”

    如意看了一眼庞化,点头:“那好,你去吧。”

    庞化跳上比武台,指着那个绿衣男道:“锦官城,你可敢上这比武台?”

    绿衣男锦官城本来与队伍用的那名女聊得正欢,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名字,循声看去,见庞化在比武台上指名挑战。

    笑着对那名女:“怎么样?我与你过吧。”

    那名女捂着嘴笑,好一会儿才:“那你要不要去?”

    锦官城扭头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庞化,道:“去!为什么不去?区区杂鱼而已!蝶衣稍待,我去去就来。”

    被称为‘蝶衣’的女,顺着锦官城的往下:“既然如此,蝶衣就在此等候锦官得胜归来。”

    “必不辱命。”

    随后,锦官城就跳上了比武台,站到庞化的对面。

    庞化此时脸色奇差,锦官城和对面的女联手给他唱了一出双簧,可给他气的不轻。

    如意在台下看的分明,这锦官城与庞化应该是认识的,而且还挺了解庞化,知道庞化为人敖且气量。

    所以,在比斗还没开始就先给庞化下了套,意图扰乱庞化的心境,可偏偏庞化还就吃这一套。

    如意自然不能就这么看着庞化中套,于是出声提醒:“庞化,冷静。”

    庞化闻言,深吸一口气,眯起眼睛,咬牙道:“锦官城,你就只会用这种把戏。”

    锦官城面上挂着笑,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如意,继而看向庞化,道:“可你就吃这一套。”

    庞化鼻息稍稍加重,嘴角勾起一个冷笑:“你就逞口舌之利吧,不知道待会你这张脸,还能不能保持这副恶心的笑脸。”

    锦官城用鼻轻轻‘哼’了一声,看着庞化道:“我一向都是笑到最后的。”

    庞化知道自己是绝对不过锦官城的,所以也就不再多,放出两道白光,同时道:“废话少,死来!”

    庞化的白光是一对双勾,这东西也是飞剑中的一种,算是奇门飞剑,只是用的人不多。

    双勾在空中划出两道白色的弧线,一左一右袭向锦官城,眼看就要把他剪成两节。

    就见锦官城后退一步,一道蓝色剑光和一道黑色剑光,从他的身边电射而出,分别敌住一道白光,金铁交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比武台上蓝白黑三色光芒流转,划出一道道轨迹,分化,合击,掩护,突袭,俨然就是两军交战。

    庞化和锦官城的剑路各有各特点。

    庞化的双勾应是成对的,使用起来更多的配合,交替掩护,剑路诡异,白光闪动之间,根本没法分清,与之交手的到底是哪一口飞勾,只觉得眼花缭乱。

    而锦官城的黑蓝双剑更具法度,进退之间法度森然,而且能够很明显看出两口飞剑中,黑剑为主,蓝剑为辅,黑剑主攻,蓝剑主防。

    台上的人斗得正紧张,台下的人看得也紧张。

    “如意,你看谁会赢?”

    桃双手紧紧攥在胸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的两人,一边问如意。

    如意摇头:“我看不出来。”

    然后,她接着又:“就斗剑的情况来看,我更看好庞化。”

    “为什么?因为他是我们这一方的?”

    桃只觉的台上的两人势均力敌,有来有往,谁也不差谁。

    如意看了一眼桃,叹了口气:“桃,你不能就只看表面。”

    然后,向桃解释:“两人就剑术而言相差无几,但在御使的飞剑上有差别。庞化的飞剑是对剑,飞剑与飞剑间配合更为紧密,而且作为对剑,同时出现时会有加成。”

    事情与如意猜测的差不多,庞化的双勾突然发难。

    双勾趁黑剑不备,瞬间将黑剑锁住,又崩开前来阻挡的蓝剑,剑身一翻,径直朝着锦官城去了。

    突发变异,引起锦官城那方的一阵惊呼,之前与锦官城交谈的女更是忍不住喊道:“心!”

    锦官城见此也不惊,抬手往身前一托,就托住一面明晃晃的黄铜镜,黄铜镜轻轻摇晃着向袭来的双勾射出一道金光。

    金光直接将庞化的双勾打得倒飞而回,原本被锁在双勾间的黑剑也得以脱出。

    战局又再次僵持。

    d看就来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