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如意蝶衣 飞剑飞针
    苏浩接到如意的飞剑传书后就出发去姑苏,买了一块千里户庭符,直接传送到了润州,然后成功迷路。

    如意之所以相信苏浩一定会来,是因为她给苏浩画了张地图,附在书信后一起送给苏浩,但地图完全无法拯救苏浩,何况还是张简易地图。

    苏浩最终还是通过问路**,以一口二阶飞剑的代价,请一位老兄带他来如意所的庄园。

    “呦!如意,我来了。”

    苏浩一边向如意三人走去,一边挥手打招呼。

    见如意鼓着腮帮快步走上前来,问道:“你怎么来这么晚?”

    又压低声音:“我不是给你画了地图吗?”

    苏浩心,如果没那张地图,我不定还能来得更早些。

    但这话只能在心里,人家如意也是好意,于是摊着手:“你的地图太简易了,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苏浩来得不算太晚,如意也就没有继续这件事,带着苏浩来到庞化和桃的面前,向苏浩介绍两人:“这是桃和庞化。”

    又指着苏浩:“这是我师兄雁歌行。”

    庞化瞟了一眼苏浩,没有任何打招呼的意思。

    我怎么惹到这方脸了?

    苏浩眨眨眼,扭头去看如意。

    “雁大哥,你别在意。他就这这臭脾气。”

    如意还没话,苏浩就听到一个甜甜的女声,从他的身前传来,转回头,发现是一个有点婴儿肥,脸上几点淡淡雀斑的女生。

    “你是叫桃,对吧?”

    苏浩得到确认后,笑着摇头:“没事,是我迟到在先。”

    “雁大哥……,我也叫你雁大哥,行吗?”

    “当然,求之不得。”

    桃突然好奇地问:“雁大哥,你不是如意的师兄吗。那如意为什么不叫你雁师兄?”

    这个问题苏浩还真没有考虑过,一开始如意就是这么叫,变成师妹后也没有改口的意思。

    如意快步走到桃的身前,一把扯住桃的脸:“你个八婆,剑术道法一点长进都没有,别的本事倒有长进。”

    桃一巴掌拍开如意的手,揉着被扯得微红腮帮道:“我就只是好奇嘛!你别激动啊!”

    “你们到底要聊多久?”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比武台上传来,苏浩循着声音看去,石质比武台上站着一个粉衣的丰腴女,衣着打扮看着像是位花信少妇。

    他记的这女之前是站在对面一伙人中,看这情况应该就是如意的对手。

    苏浩忽然想起自己接到如意的飞剑传书,是被人欺负了,然后自己就跑了过来,具体是个什么情况,苏浩到现在还没弄明白。

    于是,苏浩问道:“如意,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谁欺负你?”

    “就是她!”

    如意指台上的陆蝶衣,同时向比武台走去。

    “呃……”

    苏浩看着如意的背影,不知道该些什么。这妮把他千里迢迢地喊来,然后自己撸起袖上比武台开打。

    这时,苏浩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袖,扭头一看,是桃姑娘。

    “雁大哥,我来给你现在的情况。”

    桃把如意和陆蝶衣之间的事,还有这里的情况大致告诉苏浩。

    原来,如意和桃,还有庞化一起接到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的最终奖励是一种可以提高真气上限的丹药。

    三人一路做到最后,结果发现陆蝶衣也接到这么个任务,最终庄园的主人,也就奖励的提供者,让两伙人在比武台上比斗,最后获胜的一方,可以向他拿奖励。

    听完桃的介绍,苏浩看向对面,越过其他两个无关紧要的人,直接看向他这次的对手,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男。

    对方似乎感觉苏浩的视线,抬起头看苏浩一眼,便兴致索然地低下头,抱着胸闭目养神去了。

    人倒是第一次见,只是苏浩总觉得他那身道袍有些眼熟,应该在哪里见过,只是现在想不起来了。

    见如意和陆蝶衣的比斗已经开始,苏浩也就不再继续回忆,专心去看如意的比斗去了。

    如意依旧是那两口水蓝飞剑,而陆蝶衣的则比较有意思,是一套飞针,苏浩粗略估计一下,大约有上百根。

    飞针分为两种,一种作为飞剑使用,一种作为法宝使用。

    作飞剑使用的飞针往往都是数量庞大,越是厉害数量越多,动则上千根,上万根,施展时可谓是遮天蔽日,针如雨下。

    像陆蝶衣的飞针估计是阶位不高,就百来根左右,显得有些少。

    而作为法宝使用的飞针则恰恰相反,往往都是只有一根,或再多一些。

    这些飞针法宝攻击速度惊人,出手又隐秘,大都是拿来暗算或者偷袭,成功率极高。

    陆蝶衣的飞针是红色的,百来根飞针散开,就像一蓬红云笼罩在比武台上,气势十足。

    随着陆蝶衣把手向下一压,飞针就向下面的如意飞射而去,‘咻咻’的破空声,此起彼伏。

    如意的水蓝色飞剑受其剑诀的影响,挥动的时候,能够带起一片水幕,随着飞剑的轨迹组成一道屏障。

    飞针从空中落下除了被飞剑拦截一部分,剩下的都撞进水幕里,连续穿过数层水幕后,飞针从天而降时带来的力道逐渐变,最终被水幕带偏,致使攻击落空。

    比武台上双方交锋正激烈,飞针与飞剑的碰撞声,叮叮当当响成一片,不绝于耳。

    “哇!雁大哥,这飞针好厉害啊!如意完全被压制住了。”

    桃盯着这台上的战况,惊呼连连。

    这丫头到底到底是哪一方的?

    苏浩瞥了桃一眼,觉得有些无语。

    这时,庞化却开口向桃解释:“飞针就是这样,它牺牲了自己的防御能力,换来的就这一波又一波攻势。”

    他看了一眼苏浩,又接着:“如意的防御法宝很强,能攻又能守,到时只要催动起来撑住飞针的攻击,同时使用自己的飞剑前去攻击陆蝶衣,就能反守为攻。”

    理论上的确如此,台上的情况却又发生了变化,陆蝶衣抢先出手,打破短暂的僵持。

    d看就来  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