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当时故人 笛儿与萧
    从这人这话里苏浩听出了股敌意,看似在帮助苏浩说话,实则夹枪带棒,话里夹杂的暗语便是‘人家看不起你们,你们也高攀不起人家’。

    苏浩再看这人身上的装扮,袭全黑道袍,臂上条金线绣成的衔尾金龙,脑袋里的记忆便逐渐复苏,这人是黑龙会的成员。

    当下,苏浩便不觉的意外,峨眉剑阁为游戏中的大势力,黑龙会如果不去关注,那才是怪事,了解峨眉剑阁的组织构架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至于敌意,苏浩时也没有头绪,只能归结于两大组织的竞争关系的影响,便也不在意。

    大概理清了情况,苏浩谦虚道:“这位道友过誉了,在下可没有你说得那么厉害。阁下身为黑龙会的……”

    苏浩本想学着这人的话还回去,却想起自己对黑龙会的组织结构从未去了解过,无法从这身衣服上判断出对方的身份。

    正好,前来搭话的几人在苏浩停顿的时候,插嘴道:“既然你有事要忙,我们便先行离去。后会有期!”

    苏浩此时看这几人也不觉的烦了,完全没有话说到半被打断的不快之感,或者说巴不得这几人将话扯开,避免自己的尴尬。

    听到这辞别的话后,苏浩向几人抱拳说道:“诸位,后会有期!”

    而后,他便决定趁此不再理会黑龙会那人,与水云烟从这里离开,找个合适的地方聊聊,自上次分别后,两人已经有很长段时间没有见过。

    苏浩的想法还未及实施,便又被身后的黑龙会成员叫住:“你我二人也算得上是老友了,掌旗使阁下难道不打算叙叙旧?”

    苏浩此时正背对着这黑龙会的成员,眉头轻挑,他可不记得自己有认识黑龙会的人,再来这人着实面生,应是没见过的。

    不过,经过番回忆后,苏浩倒是从脑海里搜出了些相关情报,这黑龙会他只打过两次交道,俱是在对立面。

    最近次,也就是第二次碰见黑龙会的人时,曾听如意介绍过,对方身上这身皮所代表的身份。

    似乎是叫行云布雨使?

    苏浩心里默念道。当时,也没有特别在意这种信息,不过如意既然讲了他便配合着听下。

    于是,苏浩转身问道:“抱歉,这位黑龙会的道友你可能认错人了,你我是第次见。”

    这黑龙会的行云布雨使闻言神色变,又仔细看苏浩的样子,看着不像是在假,当即冷笑声,说道:“无妨,掌旗使阁下贵人多忘事,既然不记得,便算了。告辞!”

    说罢,他便要调转剑光要离去。

    而跟在这行云布雨使身边的两位黑龙会成员也都深深地看了眼苏浩,这才调转剑光。

    “对了,你可以问问你旁边的姑娘,看她记不记得。”

    这行云布雨使话虽这么说,却没有停下来听结果的意思,撂下这句话后,便御剑离去。

    水云烟加上黑龙会,这人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苏浩哪里还会想不起来,这人应该就是当日在太湖湖畔主事的黑龙会高层。

    当日,苏浩到达不久,两人便打上了,算起来只正眼看过这人两次,第次在开打前,第二次在将这人击杀前。

    “好像是叫魏无忌?”

    番搜肠刮肚之后,苏浩最终还是想起了这人的名字,这么说来两人的确算得上‘老友’了。

    其实在战斗之后,正道玩家便慢慢离开,那些损失不重的战团又继续开始游荡,寻找新的目标。

    苏浩索性放慢剑光,坠在队伍的尾部,向水云烟搭话:“你怎么会在这,我记得你不喜欢在人太多的地方出现。”

    水云烟抬眼了看苏浩,说道:“渐渐地也就习惯,已经好多了。”

    苏浩点头,以前水云烟的状态就如同将头探出洞口的兔子,有风吹草动立即吓坏,又重新缩回洞里。

    随后他又想起宁无双怎么没有看见,宁无双向与水云烟形影不离,于是便问道:“怎么就你人,无双姑娘呢?”

    水云烟转着手里的青玉笛,答道:“无双她有事先下线了。”

    苏浩见水云烟把玩着手中的青玉笛,突然想起这妹子上次见还抱着箜篌,现在就变成根青玉笛了。

    音律道法在游戏里绝对算是个无比冷门的种类,苏浩平日也不会特意去留心这方面的信息,故而在这方面只懂了个皮毛。

    于是,苏浩就干脆借着这个机会向水云烟了解相关的信息。

    原来,这音律道书上记载的乐谱没有指定演奏乐器,不是说《百鸟朝凤》定是琴谱,《水龙吟》非得用笛子才行。

    就如同剑诀,同部可使用各种不同的飞剑催动,而不是换口飞剑就得换本剑诀。

    所以,水云烟因为先前使用的箜篌品阶太低,于是宁无双带她去找了个新的乐器,便是现在这更玉笛。

    苏浩不由得有些好奇,便问:“云烟姑娘会几种乐器?”

    水云烟歪着脑袋想了想,回答道:“大还有五六种吧。”

    苏浩听到后吃惊地说:“这么多?”

    “平时闲来无事,就拿来打发时间。”

    水云烟见苏浩这个反应,又笑道:“只是会,不是全部精通。”

    苏浩点头道:“那也很厉害。”

    随后,目光转到水云烟手中的笛子上,又想起之前吹奏时腮帮鼓起的样子,便问道:“云烟姑娘会吹洞萧?”

    水云烟听到苏浩的话有些不解,但还是点头道:“会的。”

    苏浩便把得自寺庙的洞萧取出,相对与长笛,这洞萧更为适合女子。吹奏时不需要用到那么强烈的气息,这仪态看起来会更为美观。

    水云烟见苏浩递来这么个褐黑匣子,再联想之前问的问题,便知道里面应该是管洞萧,便也不伸手去拿,摇头拒绝:“我这笛儿挺好的。”

    苏浩把装有洞萧的褐黑匣子往水云烟怀里抛,笑道:“这东西留在我手里用不了,不如给合适的人用。况且你吹这笛子,嗯……也不错,但还是有些可惜,还是换个乐器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