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秦氏一家 月下琴萧
    苏浩花了些时间从村民嘴里收集到些有用的信息。

    这死掉的村民共五人,分别是女四男,这些人并不是都全是在月圆之夜时受到凶兽的袭击。

    这五人中只有两人是在月圆之夜受到袭击,这两人分别是男女,同时这两人还是最早受到袭击的两人,第个受到袭击的人是两人中的那位女子。

    其他的三人受到袭击的时间便没有什么明显特征,有白日也有夜间,唯的相同点便是这三人都是于山中为凶兽所袭。

    可村民又不能进山,这四绝村是个小山村,正所谓‘靠山吃山’,村中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四周的山中讨吃的。

    不能进山就等于断了他们的食物来源,故而明知去山中有丧命的危险,也只能硬着头皮进山。

    进不进山两者的下场并没有什么差别,都是个死,只是个是饿死,个是被凶兽杀死。

    而且,进山还不定死,要运气背也只是死个。如果不进山了就不是死个人这么简单,全家都得饿死。

    苏浩村民的描述里能够感觉出来,这行凶的家伙越来越肆无忌惮。

    而且,这白狼自第三人起,每每都会在现场嚎叫,而后村民便根据声音所在的方位找去,必定能找到尸体。

    也是自第三个遇害者开始,这月圆之夜都能听到白狼的嚎叫之声。

    苏浩留意到于人中只有个女子受害,且是第个死亡,故而着重了解下。

    这女子叫秦心,有妹妹名为秦音,将人是土生土长的四绝村人,自由双亲离世,与妹妹相依为命,此女于五年前成亲。

    本来这生平没有任何的特点,普通得再不能普通,就是命苦了些。

    不同之处就在于,这秦心的丈夫十分奇特,他并非是村中之人,只是有天突然出现在村中,定居而下,于年后于秦心结合。

    这名男子亦姓秦,名为朗,身世来历未知,像是个大世家的公子,身浓浓的书卷气息,待人温文尔雅,更兼长相俊美很。

    来村中时日不多,很快便为村中的人接受,并凭借着手高超的琴技,与高出村中其他青年数筹的长相,成为村中少女的梦中情人,村中未婚青年的头号公敌。

    最让人想不到的是,这秦明最后选择了与秦心结合,这是让人最想不到的。

    这秦心长相般,没有任何的特点,翻倒是秦心的妹妹秦音是个长相标致的。

    苏浩当时见过这秦音,这女子满脸憔悴,满脸苍白像是还沉浸在悲伤之中,倒也显得楚楚可怜。

    另外这秦朗自秦心死后,便再未出过门,整日将自己锁在家中。

    苏浩与水云烟两人便在村中呆下,等待明天月圆之夜的到来。

    闲来无事,水云烟便又开始继续教苏浩如何吹笛。

    苏浩这音乐天赋也着实般,难以掌握要领,吹出的笛声实在难以入耳。

    好在这水云烟耐心十足,也不嫌苏浩笨,遍又遍地教苏浩如何吹,指出吹奏过程中的错误。

    全身心投入某件事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水云烟耐心虽足,要求也更加严格,她见苏没有达到自己设下要求,便让苏浩吃过饭在到游戏中来继续联系。

    苏浩虽然无奈,却也不反对,毕竟这事并不无聊,加上‘老师’秀色可餐,也算是件享受的事。

    尽管游戏中有美人相伴,苏浩却也没有那么积极,慢慢悠悠吃完饭,充分休息后才上线。

    上线便听到阵悠扬的洞萧声,回荡在在整个村庄中。

    苏浩循声看去,见水云烟站在先前教苏浩吹笛子的地方,吹着手中的惊霄,声音悠扬清寒,听着不是首欢快的曲子。

    苏浩也不打断,左右查看番,找了块大石头坐下,盘坐其上,双手撑着下巴,静静听水云烟吹奏。

    此时,从不远处得间小房子里响起阵琴音,和着水云烟的洞萧声起演奏。

    苏浩向那栋房子看去,心思动,这栋房子他之前和水云烟来过,正是那秦心的家。

    “想来这弹琴之人,就是那秦朗了。”

    苏浩坐在大石之上,望着对面那栋房子幽幽地想道。

    今天,苏浩几乎将整个村庄的村民都见过面,毕竟这凶兽横行,村里的人也不敢随意进山,不到食物不够便不会进山,所以每个人看起来都面有菜色,加上村中人少,很快就见完了。

    就差这个秦朗,他直躲在屋里,即便到了他家也没见到人,苏浩度以为这人可能伤心过度死了。

    现在,听到这个琴声,苏浩才确定这村中确有秦朗其人。

    待到,两人又合奏了几曲,方才停下。

    ‘支呀’声,那做小屋的门被推开。

    苏浩抬眼看去是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身被浆洗得发白的破旧布衣,从门内走出,向水云烟走来。

    那是……秦音?

    苏浩看到这房子边小屋的窗边探来两道视线,借着月光看,依稀是秦心的容貌。

    见秦朗向水云烟走去,苏浩便也从石上跳下,也走向水云烟。

    待到这秦朗走近,苏浩看这还真是个美男子,至少长相比他自己要高出不少。

    就见这秦朗走到水云烟的面前,拱手礼,说道:“今日,多谢姑娘接着萧声调解在下的悲痛。”

    水云烟侧身还了礼,轻轻摇头道:“不用,我见你琴声之中充满悲痛之意,故而忍不住如此。你不怪我无礼就好。”

    这秦朗‘呵呵’笑,轻轻摇头,便又转身相后走去,行了段路,又停下。

    他背对着苏浩和水云烟两人,抬头望着天空将要完全变圆的月亮,说道:“这月色真美!”

    而后,又接着说:“我与我妻子以前便如同你们这般,于月下练琴,于月下合奏,而今……”

    说到这,苏浩从后面能看到他的身形晃了晃,又步步,慢慢走回自己的小屋,这背影无比萧瑟。

    苏浩不由的看了眼空中的月亮,这月快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