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插翅难飞 白狼旧事
    苏浩没有急着让白狼给出答复,而是看向白狼分出的几道虚影。

    就见到这几道白狼虚影被挡在青霞内,绕着青霞围成的个碗形光罩边缘持续跑动,并且不断冲击青霞。

    这倒是个出乎苏浩意料之外的地方,照他原本的想法是将缕青霞缠绕在这些虚影的身上,使白狼的虚实转化的手段用不出来。

    毕竟这青霞不同于水云烟的鸟雀,不仅无需苏浩去操纵,速度还足够快。

    想想又觉得这些都在情理之中,毕竟如果这白狼虚影能够穿越任何东西,那简直不要太厉害,什么禁地不能去闯闯,只需在原地留道虚影为后路。

    既然已经知道这白狼是跑不掉了,苏浩便看向白狼笑道:“看来你这虚影也不是万能的嘛。”

    手臂抬,指着白狼的九道剑光大亮,呲牙笑道:“下次,我的剑光可就不会朝着你的腿去了。”

    白狼见此也不得不现出身来,现在他已经全面落入下风,再看苏浩的意思,似乎没有立即将他击杀的想法。

    不过,他不是以白狼的姿态出现,而是再次化秦朗的样子。

    此时的秦朗方才有几分病弱的样子,惨白着张脸,耷拉着只手臂,领口能隐约看到道血口子。

    苏浩见白狼又以秦朗的样子现身,微微愣,随后嘴角勾起抹笑,他知道白狼此时的想法。

    无非是想要借着秦朗的身份与苏浩拉近些距离,毕竟人类对人类的态度,定会与人类对其他物种的态度不同。

    尽管苏浩已经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秦朗这层皮还是能为他加些分,以便苏浩最后能放过他。

    苏浩目光闪动,笑着问道:“那么我应该称呼你为什么?秦朗?狼妖?还是袭人凶兽?”

    秦朗听到苏浩报上的最后个称呼,脸色变,苦笑着说:“这位……仙长,并非我想要去袭击其他人,实在是不能自已,不过这事说来便话长了。”

    苏浩也不急,盘坐在自己的飞剑上,自上往下看,笑着说:“我不急,你……”

    说着,微微顿,抬头看向右后方,心念动,青霞登时让开个小口子。

    接着就见到水云烟踩着彩凤,自那道打开的口子中进到青霞之中,而后青霞再度闭合上。

    苏浩做完这些,看向秦朗说道:“秦兄,方才不准备趁机逃跑吗?”

    秦朗听到后只得再次苦笑,苏浩话里的调侃之意无比明显,不过他还是反问道:“那你给这个机会吗?”

    苏浩露齿笑,说道:“不给。”

    秦朗耸耸肩,不再说话。

    苏浩见水云烟来到他的身边,又继续对秦朗说道:“那么裁判团已经到齐,请秦兄阐述下什么是苦衷。”

    顿了下,苏浩又接着说:“如果我们觉得秦兄是在说谎,那么……”

    苏浩做了个歪眼睛吐舌头,用手抹脖子的动。

    秦朗无奈笑,说道:“既然两位有意听我说,那我就说说,老憋在心里,我也不舒服。毕竟这种事,即便是心儿也……”

    他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是只有些特异能力的白狼,凭着身本事倒也逍遥自在。”

    苏浩点点头,秦朗凭着它这本事,如果不是特地去针对,还真是那它没有办法。

    接着秦朗又说:“直到有次,我遇到个有趣的人类,事情就变得大不相同。”

    苏浩不等秦朗说完,便插嘴问道:“那人是秦心?”

    秦朗哈哈大笑,而后像是扯到伤口,呲着牙停下,不过,这次又轮到苏浩哈哈大笑。

    缓了下,秦朗说道:“若是心儿在那时遇见我,早就被我……,咳!”

    秦朗说着,突然想到眼前决定它生死的两人也是人类,个不好就会将小命送掉,于是急忙停下。

    见两人没有异色,又接着说:“那人是我的主人,嗯!个很有趣,很有趣的人。”

    秦朗用了两个‘很有趣’,同时嘴角挂着笑,目光有些涣散似乎在缅怀着什么。

    而后他又接着说:“你们知道吗?我这身特异的本事,如果使用得当,绝对是个绝佳的助力。”

    苏浩应和声:“对!”

    这是毋庸置疑的,秦朗的能力其实已经让他立于不败之地,只要有个分身躲起来,他就很难受到致命伤害。

    围绕这个能力,可以组成套特殊的战术,绝对是能够形成强大的战力。

    苏浩这声‘对’也算是夸奖,所以秦朗向苏浩拱了拱手,才接着说:“可我这主人,最看中的确是我天生对音律有特殊的感觉,虽然我不会演奏,却能轻易听懂音律中所表达的切。”

    苏浩虽然惊奇秦朗前主人的做法,他听到处奇怪的地方,便出声说道:“秦兄不老实哦!你怎么不会演奏?真是健忘呢!那日,你和我这女伴不还合奏了段。”

    秦朗笑道:“我当时还是匹狼,你说我怎么演奏,即便是想,也有心无力。”

    随后,他想到什么,大笑了几声,又说道:“我那主人倒有那想法,只是最后还没实现就……。”

    说到这里,他变得沉默起来,会儿以后又说道:“我这琴艺还是跟心儿学的。只是后来,心儿的琴艺便被我给反超,我倒成了她的老师。”

    “哎呀呀!秦兄,你这次可被我抓到了。”

    苏浩对于秦朗能够在秦琴艺上反超秦心这点没任何质疑,毕竟它不是般的狼,只有音乐天赋的狼,只长期受到音乐熏陶的狼,只明明能靠实力吃饭,却靠音乐天赋被人看中的狼。

    不过,这秦心的相关信息,苏浩早已查透了,秦心为个世代生活在这个偏远山村的女子,哪有那个闲工夫去弹琴,何况父母早亡,还有个妹妹要养。

    苏浩将这里的疑问说给秦朗听后,秦朗微微笑,说道:“你有所不知,我家心儿在村中的地位,就如同是其他村的巫女,这弹琴是祭祀的道程序。”

    苏浩闻言愕然,有这么奇怪的祭祀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