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 仙人之事 与秦相遇
    苏浩听闻之后,和秦朗对视阵子,见它目光坦然,便选择暂时相信它。

    反正事情还没那么快结束,若是谎言,总能找到漏洞,说得越多,就越可能出现问题。

    苏浩收回自己的视线,声音淡淡地问道:“那你说说看,这是怎么个回事?”

    秦朗看向苏浩,轻轻笑,苏浩戒备之意它已经感受到了,接着说道:“这就要说到四绝村这名字的由来。”

    它顿了下,却见苏浩盘腿坐在飞剑上,用手撑着脑袋,直勾勾地看着,言不发。

    本以为苏浩会让它跳过这段,直接说重点,毕竟苏浩两人的架势明显就是冲四绝村来的,四绝村的情况应是有所了解。

    现在看这个架势,是明显的不信任,尽是在等它自己露出破绽,所以也不多说话。

    秦朗想到这里,摇摇头接着说道:“这事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四绝仙人救了座村庄中村民次,为了答谢四绝仙人,所以改的名。”

    苏浩心中‘哦!’的声,脸上却不动声色,这四绝村之名的由来,苏浩手中的零散资料只提到与四绝仙人有关,至于是什么关系这就不得而知了。

    秦朗说的这个理由倒也中规中矩,是再常见不过的个理由,很多村庄的名字都是这么来的。

    说完以后,秦朗抬头看向空中的两人,苏浩依旧摆着手撑脸的姿势,做足了听故事的姿态。

    而水云烟冷着张脸,低垂着头,全然不看秦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朗见场中的两人点也没有配合他讲故事的意思,仿佛是它自己在自言自语,不由得有些不自在,便从地上站起来。

    苏浩见此神色微微动,拿眼睛看了眼白狼虚影,见它们依旧动不动地趴在地上,便由得秦朗去了。

    秦朗踱了两步,接着说:“这四绝仙人当时法力已然通神,番表现下来,四绝村的村民自然奉若神明。”

    说到这里,秦朗摇头笑道:“不对,应该说是完全当做神明。而心儿便是村中祭祀四绝仙人的女祭。”

    苏浩突然心中动,这四绝仙人的‘四绝’中就有样是琴,这秦心为主祭,会这么些琴艺也说不准。

    秦朗这次没再看苏浩两人,背着手,边走边说:“这四绝仙人当时虽说也动用了剑,只不过这剑术没有音律道法华丽,加之琴技高绝,村民印象最深的自然就是这琴声。”

    说完以后,秦朗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道:“补充句,当时村民们没有见到过四绝仙人,只当是神仙下凡来救。”

    这段说法倒也合情合理,人们总是崇拜远超于自己的力量,四绝仙人又救村民于水火之中,两份原因叠加之下,祭祀之事便已水到渠成。

    说到剑术和道法两者,自然是道法看起来更为华丽,对于四绝村村民而言,两者恐怕并没有差别,通通归于神通类。

    既然没有见到四绝仙人,那么当时最为出彩的琴音被选为符号,用以代替四绝仙人便也说的通,随后通过琴声进行祭祀也没有问题。

    只是,这秦朗为何这么清楚,连些细节都很清楚,什么‘村民没有见到四绝仙人’之类都知道。

    苏浩突然有了个想法:难道当时秦朗也在!

    听秦朗的自我介绍,它说自己有个热爱音律的主人,而四绝仙人应该也是个爱音律的,否则就不会是‘琴绝’,而是其他的。

    越想越有可能,不过苏浩可不会主动说出来,这切或许是秦朗已经编好的话,自己这么说岂不是落到秦朗的节奏里了。

    秦朗越说越起劲,反倒没有停下的意思,估计这些东西在它的以经憋了太久,太久了。

    毕竟这些东西是无法与四绝村中的其他人进行分享,信不信是回事,若是被村中的人怀疑上,就麻烦大了。

    这次借着这个机会,秦朗便要说个痛快,这话在心里憋久了,也就成了负担。

    就听秦朗接着说:“心儿家的先人便是这四绝村中唯位会弹琴的人,据说背景有些神秘。”

    接着秦朗又摇头笑道:“这里面内情,我就不清楚了。毕竟我也是听心儿说的,连她都只知道个大概,更别说是我了。”

    说到这里秦朗便没了声音,苏浩看去,见它有些落寞,应是回想到与秦心共度的时光,便不再出声。

    会儿以后,秦朗回过神,拱手说了声抱歉,便又接着说道:“心儿,除了在祭祀之时,平日也会弹琴。那日……”

    秦朗深吸口气,才接说道:“那日,我才苏醒过来不久,便出来走走,正好听到心儿的琴声。”

    他自顾自地笑道:“须知,心儿祖上传下的琴曲,到了今天只余首。”

    苏浩将眼皮垂下,修习琴艺这种活动,只有在生活无忧的情况下才有这种余裕进行。

    而生活在四绝村这种偏远山村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祭祀活动,别说这琴技,便是那弹奏用的琴早就成某日灶中的助燃物。

    所以,秦心只会首琴曲倒也正常,或者说会很多才是不正常,毕竟秦心的处境早已到了将琴当柴火的地步。

    就听到秦朗又说道:“你可知,当我听到那琴曲之时的心情吗?”

    苏浩这次没有沉默,开口说道:“想必是如同黑暗中见到盏明灯般。”

    既然是祭祀四绝仙人的琴曲,很大概率上是仿照当时四绝仙人所弹奏的那首琴曲,即便不能是完全相同,可五六层相似却定没有问题。

    秦朗沉睡了不知多久,醒来之后,沧海桑田,没有处熟悉的东西,突然听到首无比熟悉的琴曲,那种激动之情,可想而知。

    秦朗再次向苏浩拱手,平复了下情绪,接着说:“如此我便注意到这位弹琴的女子,每日暗中观察她,并且了解关于她的所有切。”

    苏浩听到这里,忍不住呲牙,这已经算是变态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