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卖友苏浩 张狂男子
    这边,苏浩与水云烟站到玉清大师身后,与周轻云攀了些交情,而后见周轻云似乎对水云烟更有兴趣,便将水云烟引见于周轻云。

    然而,水云烟本就是是个难以交流的,特别是在这种人多的场合,更兼两人站在玉清大师身后,受到的关注更多。

    越是这种时候,水云烟的越是寒着张脸,句话也不说,什么事也不做,只是言不发地跟在苏浩身后。

    也不知周轻云是怎么了,居然想去找水云烟搭话,而苏浩正想着怎么在周轻云那里留下更深的交情,见到这种情况,果断将水云烟卖给周轻云。

    苏浩突然觉得自己这绝对算是卖友求荣,虽然水云烟不定承认他这个朋友。

    嗯……,这件事情后可能更不会承认了。

    水云烟此时颇为无奈,周轻云个姑娘向她搭话,又不能让人家下不了台,只能随口应付,却不想周轻云越发的起劲,最后就连张瑶青都加入其中。

    噫!

    苏浩感觉到两股冰冷且愤怒的视线,背后顿时觉得凉,情不自禁想要低呼声,只是觉得情况不太合适,强行忍下,扭头看向四周转移注意。

    这才注意起另边红脸道士的情况,他的身后站着好几人,俱都离那红脸道士有些距离,其中还有个穿着峨眉剑阁制服的,苏浩感觉两者中间可能还有个人。

    方才,苏浩就是通过那个剑阁成员,才立即定位到正道所在的芦棚,不然还得花点功夫。

    毕竟这次的对手主要是五台派,在功法和衣着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似魔教那般黑气森森,与这边的正道并没有太大差别,何况还参杂了不少江湖人士。

    苏浩正这么想着,忽然见到对面大和尚边上坐着个打扮怪异的苗人,又立即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视线再回到红脸道士这边,见到那峨眉剑阁的成员,突然从那边边离开,向着苏浩这里走来。

    苏浩看了下自己的衣服,他今天并没有穿峨眉剑阁的制服,而是自己的那套道袍。

    就见那人走到苏浩身上,抱拳礼,说道:“见过掌旗使。”

    苏浩眨眨眼,见对方居然认得自己,稍稍还是有些吃惊的。要知道苏浩这掌旗使做得太不称职,这峨眉剑阁中认识他的没有多少,或许张子安脉的会多些。

    今天居然有人认得,而且这人定不是张子安脉的人,因为张子安先前在飞剑传书中并没有提到。

    接着又听见那峨眉剑阁弟子接着说:“掌旗使可能不认得我。可我却认得,先前在慈云斗剑中,多亏有掌旗使我才能拿到那么多奖励。”

    苏浩恍然,原来是遇到了在慈云斗剑中救下的剑阁成员,怪不得认得自己。

    当即,苏浩摆摆手说道:“这没什么,我就只是顺手。”

    “咦?雁道兄也有参与慈云斗剑吗?”

    苏浩闻言转身,见到是周轻云听到两人的对话,出声询问。

    再想到方才那峨眉剑阁成员脸上突然出现的笑,顿时明白这人不是真心想来和自己打招呼,而是想在周轻云面前留下点印象。

    “嗯。”

    苏浩点点头,而后笑着说:“那日我先是在另处战场,待到后来赶去你们那里时,你们已经结束了,倒是错过了个好机会。”

    周轻云听到后,笑道:“无妨,还有得是机会,比如今天。”

    苏浩听到后笑着称:“是。”

    可他哪是在惋惜这个,他是在惋惜波大战功白白从眼前跑了,上清悟道丹少拿了好几颗。

    接着,周轻云又问苏浩:“你与这峨眉弟子是个什么关系?”

    苏浩笑着说:“个你们峨眉弟子发起帮会中的员……”

    还未说完,就听到场中声爆炸,将苏浩的注意吸引过去。

    只见片红光闪过,原本在场中斗剑的两人,只剩下个。

    此时,苏浩听到身边的剑阁成员说道:“护剑使败了。”

    再接着,个黄道袍男子狼狈地出现在擂台下,想来就是那剑阁成员口中的护剑使。

    此时,这人垂头丧气地来到红脸道人的身前,被红脸道人脸不虞地训斥。

    苏浩问那剑阁成员道:“这护剑使和那道人是个什么关系?”

    剑阁成员瞟了眼正在挨骂的黄道袍,再看后面几个幸灾乐祸的峨眉弟子说道:“是佟师祖的弟子。”

    师祖?

    苏浩看了眼这剑阁弟子,没想到这人还小了辈,再看后面幸灾乐祸的几人,方才是与这剑阁成员站在起,便知道这些人应该也是小了辈,估计平日里受到不少欺负。

    那剑阁成员还想要说些什么,就听到前方擂台上传来个张狂的声音:“原来,万里飞虹佟元奇也不过如此,教出的徒弟便是只有这种水平?”

    苏浩听到后,立即向那佟元奇看去,见他张红脸此刻仿佛染上了血,鼻息咻咻,如不是身份允许,怕早就飞出剑,结果了台上这人的小命。

    在看那黄衣护剑使用听到台上之人所言,磨着牙齿,脸上的怨毒之色恍若实质。

    此时,西边的芦棚里传来个洪亮的声音:“我徒,佟道友是长辈,不可如此放肆!”

    苏浩闻声看去,是坐在西边芦棚中主席上的大和尚,他哪有任何生气之意,脸分明带着笑,倒是奚落佟元奇才是真的。

    这话听着像是在训斥擂台上的人,实际上是在拿捏佟元奇,提醒佟元奇自己的身份,防止佟元奇不顾脸面出手。

    “是,师傅。徒儿知错了,只是那人实力太差,徒儿还未发力就败了,实在忍不住说了这些,还请佟真人莫要见怪。”

    那台上之人看似听了那大和尚的话,向佟元奇道了歉,实则再次奚落了遍。

    至于效果如何?

    看那黄衣护剑使张脸几乎没有点血色,眼中的凶光几乎透体而出。

    再看那红脸道人,此时张脸已经不再发红,现在已经是青黑色,阴沉如墨。

    苏浩已经可以预想这黄袍护剑使以后得悲惨生活,正在心里为这倒霉孩子抹把同情的泪水之时,就听到台上那人又说话了。

    “我便不下这擂台了,你们戴家场这里还有能打的没有?上来个让老子过过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