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一时无双 换个方式
    夏语冰正往魔教所在的芦棚走去,此次的计划虽说没有得到完美的执行,基本目的已经达到。

    眼见胜算全无,夏语冰稍挣扎便果断认输,那些红丝飞剑可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本,可不能全部折在这里,光是台上被斩断的那些便让他心疼不已。

    突然听到身后比武台传来的话,身形顿,扭头向后看了眼,轻轻笑了下,便又继续向前走去。

    魔教芦棚中听到苏浩这话立时炸开了锅,方才他们还用这手恶心正道方,没想到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正道方听到之后,大部分都是叫好,特别是那些个年轻的弟子,无不拍手叫好,只有几个年纪稍长的微微摇头。

    张瑶青俏脸微红,小手拍着对周轻云说道:“轻云姐姐,雁歌行做的好,就是应该这么落那些魔徒的嚣张气焰。”

    周轻云笑了笑,说道:“虽说雁道兄此举有些轻率,却是大快人心。”

    看向台上耀武扬威的苏浩,笑着说:“雁道兄既然敢这么做,必然是有什么倚仗,我们且看着就是了。”

    这魔教可不比正教,正教的那些师傅好歹还会照顾下自己徒弟的面子,既然徒弟不愿也就算了。

    魔教方向来我行我素,自大惯了,见苏浩这么在比武台上卖弄,这些霸道魔教中人哪能受得了这个。

    个个气得不轻,鼓动自家徒弟上台来与苏浩为难。只是那些玩家哪个没有点自知之明的,夏语冰都败了,遑论是他们这些小猫小狗。

    只是碍于师傅的命令,这些魔教玩家番磨蹭之后,不情不愿地飞上比武台,也不先动手,只是拼命拿眼神示意,目露哀求,深怕苏浩会错意,将自己辛苦得到的飞剑化为堆废铁。

    这些上来的魔教玩家也非己愿,故而苏浩也不想做得太过,象征性地过上两招,便将对方送下比武台。

    直至,有个不开眼的魔教,见苏浩如此,动了歪心思,想趁苏浩大意,拼上把,试着击杀苏浩,只是并未成功,被挫断飞剑送下台。

    至此苏浩也不再谈什么手下留情,自开始便是雷霆手段直接杀灭对手。

    就这么解决了十几人后,西边芦棚中的魔教中人,个个脸色铁青,也不继续强迫自家弟子上台。

    来,上去只个照面就被对方击杀,没有丝毫还手之力,这脸可就丢大了。

    二来,自家的徒弟脸幽怨,为师傅也不太好意思。

    那些魔教玩家见苏浩厉害,先前见苏浩还算给面子,而后经个不开眼的招惹,面子也不打算给了,直接下死手。这丢脸事小,断上两口飞剑可就心疼了。

    最终,魔教方只能消停下来,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魔教方面临之前正道方相同的问题,要么战,要么认输。

    其实,魔教方都有些埋怨夏语冰,他弄出的事结果被对方学去,现在反而使得自己这方下不了台。

    这时,那穿着怪异的苗人身后走出人,亦是苗家打扮,只是相对坐在主席上的那个苗人要正常些。

    苏浩见那人与法元和那苗人说着句话,看那两人点头连连的样子,像是在征求两人的同意。

    而后,那人走出芦棚外,向着比武台上的苏浩喊话:“台上的道友,我等已知你剑术高觉,甘拜下风。不知你可敢与我比其他的?”

    这话出来,正在观战的张瑶青却先为苏浩打抱不平,直呼这苗人不要脸。

    正道方,许多人也大骂魔道之人太过无耻。

    像玉清大师在内的有数几人,却反而笑了,并非是气笑了,而是笑那苗人不知好歹。

    张瑶青见周轻云不怒反笑,觉得有些奇怪物便向周轻云询问缘由:“轻云姐姐,你为何发笑?”

    周轻云笑道:“瑶青妹妹,你入门太晚,可能不知道芬陀大师的名号。龙象庵门下更精通法术,且佛门法术向克制魔法,这苗人怕是要遭重的。”

    说着,又有些担忧:“方才见雁道兄剑法超群,不知是否把精力都集中到剑术上了。”

    张瑶青见此说道:“轻云姐姐,若是如此,不答应那魔徒的要求便成了。”

    周轻云摇头道:“那魔徒已经先认了输,比剑之事已然过去,不能再拿出说事。希望雁道兄莫要逞强才好。”

    张瑶青唔了声,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说心思各异的两女和依旧面无表情的水云烟。

    台上的苏浩却早有意料,反而奇怪魔教到了现在才提出,白白送了那些人上来给他杀。

    既然比剑比不过,魔教方又不可能就这么认输,自然得要避开这处,苏浩自最开始便已经想到这处。

    苏浩想仗着自家佛门对魔教的克制,再狠狠刷波脸,务必让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他。

    其实,苏浩这边小算盘打的响,魔教方也不差,同样有自己的算计。

    先前苏浩表现出的样子,似乎是专精于飞剑,身本事都在飞剑之上。

    当然,魔教方也指望苏浩放弃自己为厉害的手段,只求把战斗方式改回正常样子便达到目的。

    魔教中人十有**都有污秽他们飞剑的手段,到时也不求完全让苏浩的飞剑失去战力,只要尽力影响,便能让苏浩失去半以上的战力,己方便能占尽上风。

    那苗装男子见苏浩没有反应,便又催促了句:“道友意下如何?”

    也不等苏浩给出回答,兀自说道:“这样,道友若是自觉力有不逮,你我便正常比试,也不弄这些歪门邪道。”

    苏浩将将剑光绕着自己的身体,盘旋周指挥着它们尽数收回剑匣中,望向台下的苗装男子说到:“就依你,我们不比剑,比其他的。”

    那苗装男子时没有反应过来,顺着心中所想往下说:“既然如此,我们便照之前的规矩……”

    话到半,那苗装男子猛地抬起头,震惊倒也没有,反而是眉头紧锁,苏浩答应得如此干脆,让他心中十分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