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开始交手 邪异手段
    话说苏浩答应那苗装男子的要求后,那苗装男子反而犹豫了,照他的猜测苏浩大概率是不会答应的。

    方才苏浩表现的分明是副专精剑术的模样,现在却回答得这么干脆,其中怕不是有什么问题。

    突然又想到,苏浩可能是虚张声势,想要将他吓退。

    而且,方才是苗装男子先提出的要求,现在又不能缩回去,只得硬着头皮上飞上比武台。

    苏浩抬眼看去,这苗装男子生的张国字脸,浓眉大眼,头盘着条饰银的头巾,身穿套蓝黑布料的短打苗服,腰间插着三口苗刀。

    这些倒是个正常的,只有脸上爬了半边的绿色花纹,苏浩仔细看看遍,看不出到底纹了什么。

    这花纹从脸上直衍生到衣领之中,苏浩猜测可能身体上还有很大部分,露出太少自然也就看不出。

    这苗装男子也认真打量了遍苏浩,说到道:“在下刘星,敢问道友姓名?”

    苏浩亦回答道:“雁歌行,见过刘道友。”

    双方相互认识过后,刘星依旧试探苏浩,问道:“雁道友我也不占你便宜,你既擅长飞剑,用着便是,我不介意。”

    苏浩目光闪,笑着摆手说道:“多谢刘道友美意,我说到就做到,不必在乎这些。”

    刘星见苏浩依旧镇定自若,全然不像是虚张声势,当即心中有些不安。

    不说台上两人心中是如何想的,正魔双方听到苏浩的答复后,表现各异。

    魔教芦棚中无不破口大骂,骂苏浩太过嚣张,骂苏浩自寻死路,同时嘲笑苏浩自不量力。

    正道方,大多是担忧,觉得苏浩这么做可能太过托大,前面的比剑太过顺利,让苏浩生出怠慢之心。

    周轻云也皱起眉头,说道:“雁道兄不该如此,方才那苗人提出正常比试,雁道兄就应当答应下来。”

    张瑶青反过来安慰周轻云说道:“轻云姐姐,你放心。这雁歌行必然有什么打算。再说,他不是芬陀大师的徒孙吗?再怎么差也会两手的。”

    周轻云摇头说道:“瑶青妹妹,我昨日听你师傅说起西芦棚中那苗人的来历,那可不是般苗人。”

    张瑶青往魔教所在的芦棚中张望下,见那苗人坐在芦棚的主席上,显然身份比较高,便有些好奇,问道:“轻云姐姐,你说说看那怪模怪样的苗人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周轻云看向台上与苏浩说话的刘星,说道:“这苗人叫姚开江,他本人倒也没有什么出名的,但他是那红发老祖的徒弟,而红发老祖却不是个般的人物。”

    张瑶青听周轻云这么说来了兴趣,问道:“轻云姐姐,说说那红发老祖怎么不般了?”

    周轻云正要说,却见水云烟小巧的耳朵抖了两抖,显然是在听这边的谈话,不由得抿嘴笑起来。

    直到张瑶青再度催促在接着说:“详细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红发老祖另辟蹊径,弄出了种魔法,可以将毒物练成自己的元神,不仅省去不少功夫,而且十分厉害。”

    张瑶青有要问些什么,却听见周轻云说道:“开始比斗了,我们先看着,待会再说。”

    张瑶青只能按捺心中的话,先看向比武台上。

    这刘星简单试探过后,知道这木以成舟再多想其他已经没有什么用,不如专心对敌才是正道。

    当即,刘星为不做多说,抢先出手,现在占个先手,同时借机看看苏浩的虚实,他还在担心苏浩唬他。

    就见他拍腰间,飞起那三口苗刀,呼啸着打了个旋,便各自找到个度往苏浩身上斩下。

    苏浩见此眉头挑,本以为那三口苗刀是飞剑,却没想到是法宝,幸亏这刘星早就用出来,要是后面突然使出,自己必然是要吃个亏。

    心中暗自庆幸躲过场,手头上也没有停下,抬手艺甩,蚌珠连成条直线往那三后苗刀打去。

    先是将苗刀磕飞,而后便向着刘星打去,亦学着刘星的手法,将蚌珠散开,齐齐从不同的角度打出。

    刘星见那连串的蚌珠出现时,就知道自己这几口苗刀怕是不敌,急忙掏出面明黄色的小旗。

    将小旗举起甩,便立即变大到人高,而后刘星用双手抓着旗杆,使劲挥舞了两下,便将旗子用力插在地上。

    旗子在变大之后,便从旗面上涌出片黄云,将刘星裹在黄云之中,见不到刘星的身影。

    而后,蚌珠便在苏浩的操纵下向刘星打下,只是这些蚌珠才要与黄云接触,黄云中便出现密密麻麻的黑点,将蚌珠托住,稍僵持最后将蚌珠顶飞。

    待到,黑点冲出黄云,苏浩才知道了黑点的真实面目,是只只肥大的蝗虫。

    这些蝗虫比般的蝗虫大了两倍有余,全身赤黄,暗红的眼睛,长着占了半个脑袋的牙齿,腹部排列了三个黑点,两边都有。

    苏浩隔着老远就闻到股辛辣之气,而后头便感觉有点晕,心中暗道声不好,赶忙将大黑天莲台放起,垂下佛光将他罩在其中,这才舒服了些。

    再看向那团黄云,发现那些大蝗虫也飞离那片黄云,最多只在黄云附近飞行,进进出出。

    而那团黄云,也没有就此停住,慢慢扩大笼罩的面积,准备要往苏浩这边扩散。

    苏浩虽然不知道这边黄云是个什么来路,却能感觉出这定是个阴邪的物品。

    先前在黄云出现时,苏浩突然闻到股辛辣气息,而后就觉的脑袋发晕,再来这东西与蝗虫同出现,将两者定然有联系。

    再看那蝗虫,只在黄云笼罩的范围内飞舞,只要破去着黄云,便相当也将蝗虫同解决了。

    苏浩目光闪便决定在黄云蔓延过来之前,先破去这黄云。

    此时,台上的周轻云见到那黄云出现,说道:“没想到这苗人居然炼了这么恶毒的东西!”

    “轻云姐姐,那是什么?”

    周轻云看着台上黄云说道:“我不知道法宝的名字,只知那黄云为瘟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