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相聚之欢 别离之苦
    苏浩见张子安似乎有继续长篇大论的架势,毫不犹豫便出声打断:“别说那些没用的,就说我们要去哪里找那个什么极阳之物。”

    张子安闻言窒,狠狠瞪了苏浩眼,而后干咳声,说道:“目前,我们已经有了消息,所以……”

    苏浩立即抬起头,看着张子安问道:“所以,你这次急冲冲地召集人手,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这个没用的消息?”

    张子安耸肩说道:“提前和你们打个招呼,让你们把时间空出来,行动时间应该就在这、两天之间。”

    苏浩白眼翻,正要说话就听到张子安又说:“其他人可以先离开,雁歌行留下,我和你说说掌旗使应该做些什么。”

    “啊!”

    话音刚落,苏浩蹭地下从位置上站起,扭头向外走去,边走边说:“我有点事忘了和云烟姑娘说了,我去找下她。你们聊,不用管我。”

    张子安和骑天大圣对视眼,齐声笑出。

    梦回还继续在在纸上写写画画,头也不抬。

    三个护剑使中倒是有位看着有些想法,只是见三个主事者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便将话压回肚子。

    再说苏浩,他找了借口匆匆离开议事大殿后,倒也真和他自己说的那样找水云烟去了。

    苏浩先是在议事殿之外找了圈,不过没有见到人,便架起飞剑从空中进行寻找。

    最终,在棵叫不出名来的花树下找到水云烟,这里离着议事殿倒不是很远,就是位置比较偏僻,费了苏浩些功夫。

    苏浩将剑光按落在水云烟跟前两步远的地方,抬起手打了招呼:“云烟姑娘躲在这里,可着实让我番好找。”

    水云烟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睛看苏浩。

    察觉水云烟眼中的询问,苏浩屁股坐在树下的草地上,仰着头回答:“会议结束了,都是些废话,云烟姑娘本可以不用离开的。”

    水云烟看了苏浩眼,才说道:“要不要走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们无关。”

    苏浩耸肩,与水云烟相处段时间后,大概还是有些了解其为人处世,做事认真,甚至有些刻板,话说得少,所以向说得不好听。

    水云烟在苏浩看来算起来是个顶难相处的,不过倒也讨厌不起来,话说得不好听,在本质上也没有恶意。

    苏浩笑着摇头道:“云烟姑娘,你该多和人说说话,不然会交不到朋友的。”

    水云烟捏了捏手中的洞箫,低声应了下,便没有其他动。

    苏浩见水云烟冰着张脸,看不出她真实的想法,只能罢,不再说这个话题。

    “云烟姑娘,今日我们就到这里了,明日再继续,如何?”

    今天,两人在外奔波,虽时间只过天,经历的事却不少,又是赶路,又是大战的,苏浩觉得有些疲惫了。

    苏浩见水云烟轻轻点头,应了声好,便说道:“那,明日见!”

    说着,身影阵模糊,然后就消失不见。

    水云烟没有立即离开游戏,望着苏浩消失的位置看了阵,便转向另边,吹起手中洞箫。

    箫声悠扬,带着些许欢快,引得驻地中的剑阁成员驻足轻倾听。

    话说苏浩离了游戏,从床上坐起,用手按着脖子扭动,活动关节,这姿势保持久了身体有些受不了。

    机械女仆绿萝早已站在床边等候,见此用手帮苏浩稍稍做了个按摩,嘴里埋怨道:“公子,你么下去了可不行,需得做些运动。”

    “好,好,好。”

    苏浩随口应付着,等到酸痛消失后便从床上爬起来,向客厅走去,边走边问绿萝:“今晚吃些什么?”

    “公子,今日……”

    堆繁琐日常,且按下不提。

    第二日,苏浩照常回到游戏中来,入眼的依旧是昨日那棵叫不出名来的树,还有正在吹奏洞箫的水云烟。

    苏浩没有去打断水云烟的演奏,他回到游戏后,依旧保持昨日离开游戏时的姿势坐在草地上,索性向后倒,直接躺在地上。

    在等待张子安消息的这段时间,苏浩早已计划好了安排。

    他新旧加起总共得了好几件六阶物品,可惜等级实在差得有些多。早在姑苏之时便有了练级的想法,没奈何杨瑾安排了事情,只得先放下。

    打定主意后,苏浩便闭上眼睛静静听水云烟的箫声,练了段时间的长笛,却也培养出些感受能力。

    今日,水云烟的箫声之中比平时多了许多的伤感,苏浩骨碌从地上坐起,看向水云烟。

    像水云烟这种擅言辞的人,总还是有些特殊的方法可以感知到他们内心的想法,就比如现在的箫声。

    待到曲结束,水云烟便将将洞箫放下,转身面向苏浩,对视会儿之后,说道:“无双,今日要来接我。”

    苏浩眉头挑,心中怅然,原来是这么回事。虽方才已经隐隐有所察觉,待到亲耳听到还是有些伤感。

    两人到现在已经相处了个星期,说是朝夕相处也不为过,渐渐也有些了解,还有些默契。

    苏浩平复下情绪,抬起头来笑道:“如此得恭喜云烟姑娘,总算是摆脱我这个笨学生了。”

    这段时间以来,苏浩每日都有在练习长笛,大多是在早晨,如果没有时间,便换到傍晚或者夜间。

    水云烟摇头说道:“你不笨,我教的也不好。”

    苏浩用手捂着脸,这姑娘到了经过这么多天的‘训练’,依旧分不清玩笑话。

    水云烟见苏浩这副样子,大概明白苏浩先前话中的意思,也不多说,用洞萧指着苏浩说道:“我们开始今日的功课吧。”

    苏浩从地上站起,抽出插与腰间的长笛,向水云烟示意下,便开始练习。

    不说苏浩是如何吹奏,便说那些剑阁成员,听了水云烟的箫声后,骤然听到苏浩笛声,时之间有些些接受不了,也有些好奇,为何只是换了乐器,就差了这么多。

    循声找来,见是苏浩在吹笛,便又立即扭头走人,深怕走的晚了,被苏浩看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