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烟花柳巷 楚馆见闻
    驻地大阵布置下之后,苏浩便没有继续参与后续的宴会,那些各家帮会的代表,苏浩没有认得几个,算来算去唯有满风楼两人。

    只是满风楼的两人对待苏浩态度亦是大变,浑然不似前番那般随意。逝水东流尚好,只是言语之间有些拘束,而那公子青衣便只剩下功利。

    如此来,苏浩便也失去与之交谈的兴趣,没说几句,便找了个理由,告辞而去。

    苏浩顿时越发得兴致索然,找到张子安粗略交代了自己随后的去向便,御剑离去。

    只是,这番折腾之后,天色已然不早,苏浩使用千里户庭符到了建业,便离开游戏,休息去了。

    第二日,苏浩没有进城,而是寻了处僻静的地方练习笛曲,完成功课之后回到建业城外。

    这建业曾为朝古都,是游戏中人气较旺的座大城,出城入城之人络绎不绝。

    苏浩今日便是要履行与那锦服老妇的约定,去这建业城中找那老妇所谓的有缘人。

    那锦服老妇说得倒也不假,这迎春楼在建业城中颇有名气,苏浩随意找了人轻易便问出路线。

    苏浩按着从他人嘴里问出的前进线路,走过了几条街,来到条街道。

    立于街道口往里看,这街上并无几个行人,沿街两边的朱楼门窗上饰有各色彩缎,又挂上盏盏红灯,不过此时天光大亮,红灯没有被点上。

    苏浩放眼看去,这街上每家大门上的牌匾都是清色的风格,什么芙蓉园,春华楼之类的。

    到了此时,苏浩哪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又回想起问路之时,那指路的老兄挂于脸上诡异的笑。

    当时苏浩已心有所感,隐隐有些兴奋,这行虽为最古来的行业之,在他这时代已经转入地下,不能轻易见到。

    现为白日,这条用于寻欢乐的长街陷入的休眠时间,整条长街没有空荡荡,几乎不见任何行人。

    除了这处,在这寻欢长街的中段,有家三层朱楼之下聚了群莺莺燕燕,还有于花楼中工的小厮。

    苏浩隔着老远便能听到,个尖锐的女声在楼下呼喝着什么,只是这声音被环于人群之中,时间看不到出声之人。

    顺着人群所在的位置往上看,见素衣女子立于三楼围栏边上,对下方的热闹情况视若无睹。

    苏浩摸着下巴,心中猜测是这楚馆中的人被相好家中的大妇给找上门了,现在正相互对峙。

    兴致大起,便往那处人群走去,想要去看看热闹,顺便瞧瞧游戏中烟花之地的女子长得如何。

    嗯!只是顺便罢了。

    苏浩在心中如此肯定道。

    围在朱楼之下的人分内外两层,内层是青衣小厮,外层是朱楼中姑娘们。

    苏浩从后方凑上,找了个背影看着不差的女子,用手轻轻拍打那女子肩膀,问道:“这位姑娘,敢问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那女子转过身,上下打量朝苏浩,而后用手中的仕女扇遮住嘴巴,轻声笑道:“呦!这位小哥哥竟然跑到这里来看热闹了。”

    又轻轻叹了口气:“就是有个苦命的姐妹想不开罢了。在这里年之中,总要来上这么几出。指不定哪日,站在上边的人就是奴家了。”

    接着那女子凑上前来,用仕女扇点着苏浩的胸口说道:“这位小哥这热闹不看也罢,要不要去我那里坐坐。”

    苏浩见那女子贴上,后退半步,将两只手摆起,拒绝道:“不用,不用。”

    那女子见苏浩如此表现,大声笑起,在这朱楼下看热闹的其他人注意力吸引过来,那些女子便离了自己位置,反过来围观苏浩。

    苏浩听那那女子说是有人要轻生,略做思考还是决定留下,找个机会将那女子救下。

    打定主意之后,苏浩方将头抬起,便见到自己被围了圈,围观的莺莺燕燕正用手指指点点。

    苏浩顿觉尴尬无比,正要破空而去,却见这三层朱楼门上挂着牌匾,上用写着“迎春楼”三个黑色的大字。

    嗯!

    苏浩没想到这里便是锦服老妇口中的迎春楼。

    正惊奇,却突然听到前方传来阵惊呼,苏浩闻声看去,便见到那素衣女子已然从楼上跃下,故而引的楼下之人阵哗然。

    苏浩见此,想也不想便冲天而起,御起剑光飞向那轻生女子。

    剑光转瞬间就到了那轻生女子身边,苏浩长臂轻舒,看准轻生女子的纤腰,把环住,微微向上旋,将力泄去,而后携着女子落地。

    原本楼下围着片小厮,见那女子自楼上跃下,深怕收到波及,立即哄而散,苏浩因此得以轻易落地。

    这切都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在楼下的人只见到道金光闪过,迎向那轻生女子,而后金光顿,便投往地面。

    这切发生得太快,在场的人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便是被苏浩救下的女子也是,她手抓着苏浩的衣服,看着苏浩发愣。

    随后,之前那个尖锐的女声自人群后响起:“让开!让开!你们这群怕死鬼。”

    苏浩看去之时,便见到位身着大红衣裙,徐娘半老的中年女子推开小厮,从人群中挤出。

    稍打量,便往苏浩这儿扑来,把抓住那轻生的女子,骂道:“你这蠢丫头,何至于此!”

    说着,那中年女子还有些不解气,抬起手便要打那轻生女子的脸,只是在落下的过程中顿了下,转而在那轻生女子的手臂上拧了把。

    那轻生女子也不知是都是因为吃了痛,神智又再度清醒过来,带着哭腔望着那中年妇女叫了声:“妈妈……”

    妈妈!

    苏浩闻言惊,而后想起青楼楚馆中的风尘女子向管自己老鸨为‘妈妈’。

    轻生女子这委屈无限的声‘妈妈’之后,便痛哭出声,泪如泉涌,发不可收拾。

    那中年女子见此,也跟着抹眼泪。

    苏浩却尴尬了,他此时不知应该做何反应,只能呆立与于原地,保持手中的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