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有所安排 如是请求
    话说那柳如是离去之后,苏浩没有让那中年女子解散聚拢起来的人,径自回到之前的桌子上等待。

    其实,苏浩见柳如是离去,便心疑到这大厅中集合的人,只是表面上的人。

    这风月之所表面光鲜,内部指不定藏污纳垢,藏起些将见不得光的人也是正常之事,故而苏浩将这些人全部留在大厅之中,减少柳如是的行动阻力。

    话虽如此,这些都只是没有证据的猜测,背地里想想也就罢了,拿不上台面,何况随后可能还要有求于人。

    苏浩坐下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对中年女子说道:“如果柳姑娘记差,在下可能还要来麻烦……呃,来麻烦大姐次。”

    “不敢当。公子称奴家为蕊娘便可。”

    那蕊娘笑道:“公子哪里的话,救命之恩比什么都大。我等只需做这些无关痛痒之事,着实心中有愧。下次公子只管来就是。”

    苏浩摆手道:“举手之劳,况且这也是我的份内之事。”

    又与那蕊娘闲聊几句,苏浩便听到阵‘噔噔’的急促下楼之声,侧首看去,正好见到柳如是从楼上下来。

    苏浩见那柳如是只身人下来,眉头挑,心道:人没带出来?

    于是,苏浩起身迎上:“柳姑娘,找到了吗?”

    苏浩本想说怎么就你人,又觉得太直接了,改得委婉些许。

    “找到了。”

    找到了?

    苏浩愣,又抬头看向楼梯的方向,却见楼梯之上空空如也,哪有其他人。

    柳如是虽然觉得苏浩的有些奇怪,但也没在意,听到苏浩的话后,将手伸到苏浩身前。

    苏浩看去,就见柳如是手中也多了根风头玉钗,样式相仿,显然就是套的饰品。

    见此,苏浩再将锦服老妇交与的凤头玉钗拿出,这两支凤头玉钗便同时亮起莹莹的白色毫光。

    苏浩嘴角抽动,他道是只要将凤头玉钗头凤拿出,便能自动将人找出,没想到还要对信物。

    “柳姑娘,你这凤头玉钗从何处来的?”

    “这就要说到些私事。”

    柳随风用手中的仕女扇掩住半张脸,幽声说道:“至于这钗子,来自位神秘人。”

    苏浩眼睛眯,出声问道:你见到那人的长相了吗?”

    柳如是轻轻摇头,半垂眸子,淡淡说道:“那日,我也起了轻生的念头。”

    苏浩眨眼,心道原来这迎春楼还有这等传统,又问道:“呃,所以是那神秘人将你救下?”

    “是。”

    那柳如是应了声,又笑道:“可不想公子这么潇洒,又搂又抱,缓缓天降。”

    说着用手中的仕女扇指着楼上:“当时,我就觉得眼前黑,人就到了房间中。只听到个声音……”

    柳如是说到此处,将眼睛瞥向苏浩说道:“那声音说,有日会有人拿着凤头玉钗来见我,可以圆我的愿。”

    苏浩哪里不知道那救人的是锦服老妇,就说那老太太怎么知道得如此详细,原来是已经过来踩过点。

    苏浩将另外支凤头玉钗塞进柳如是的手里,返身跨坐在椅子上,将头放在椅背上,问道:“说吧,柳姑娘。你有什么愿望?赎身?”

    柳如是摇头道:“那日之后,我便拿出积蓄给自己赎了身。”

    “哦!”

    苏浩有些意外,这柳如是内外如何他倒是不知,光看外表却是个美人无疑,怎么看都是摇钱树,怎么可能轻易放手。

    嗯,清倌人威力倍增,毕竟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苏浩又想,柳如是寻死,莫名被神通广大的人救下,谁知有没有什么内情。

    这蕊娘定然是不敢得罪,怕召来无妄之灾,叫人连锅端了。

    “你要我帮你找门亲事?”

    苏浩用手垫着下巴,抬头看向柳如是,这风尘中人最看重无非就是自由和归宿,自由已经有了,就剩归宿。

    “不过,我话说在前头,圆你之愿后,你要随我去见那老妇。”

    “也不是。”

    柳如是摇头,坐到边的椅子上,抓起桌上的酒杯就将酒倒进嘴里。

    “诶……”

    苏浩才想要说那杯子是自己的,见柳如是已经饮下,只得罢。

    柳如是连饮几杯以后,出声问道:“你可知我为何寻死?”

    苏浩摇头。

    “我有相好的郎君,他弃我而去了。”

    苏浩抿嘴,皱眉问柳如是:“你是要我去杀了他?”

    其中过程苏浩没打算去了解,无非就是才子佳人,见钟情之类的戏码。

    至于,那相好弃柳如是而去,这事就更没有什么好说。

    柳如是自嘲地笑道:“若是那人因为家中妻子缘故弃我而去,我也没什么好说,再想办法就是了。”

    言及此处,柳如是的笑声越发得大,转头看向苏浩说道:“你可知,他竟然做了什么?”

    不待苏浩反应,立即答道:“他出家了。”

    柳如是这话出,引得周围的人片哗然,看来柳如是没有与迎春楼的其他人讲过。

    苏浩也很惊愕,这人着实厉害,这‘情敌’倒是出乎意料之外,而后问柳如是:“那要我做何?我先说明下,我并不是定要听你的。”

    柳如是摇头:“我不要你做些什么过分的事。我就是想请你带我去见他。”

    “这种事简单。”

    苏浩听连忙应下,又问道:“那人在何处出家?”

    “就在城外。”

    苏浩闻言呆,他道是这人在哪个偏远的地方,却不想就在城外。

    顿了顿,又问:“柳姑娘,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柳如是摇头:“非是奴家有什么难言之隐,而是那人不见我。”

    苏浩恍然,看向柳如是说道:“柳姑娘是要我将人掳……咳,请出来?”

    柳如是点头,又摇头:“我想亲自去见,问他为什么。”

    “所以,我也要去!”

    苏浩眨眼,带柳如是起去实在太过麻烦,不如他人去直接将人掳……,带出来,更为轻松。

    正要劝柳如是在迎春楼中等待,却听柳如是斩钉截铁地说:“我要亲自去见他!”

    苏浩见柳如是如此坚决,叹气声,只得应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