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个中缘由 欲谋其人
    这事既不长,也不复杂,绾青丝很快就将事情的经过讲完。

    最后,绾青丝用手拍着桌子说道:“本以为也就是这样,不想那人渣还……有了别情。”

    应该是顾及到柳如是也在,故而绾青丝换了种较为委婉的说法。

    柳如是笑道:“不必如此,我当年做出这选择,便知会有今日。”

    苏浩见两女有把话题聊死的趋势,急忙发挥自己的用,换了话题:“我以为我躲得很好呢!没想到开始就被人发现了。”

    绾青丝用手指着苏浩的衣服后摆:“你这后摆没有藏好,恰巧被我发现了。”

    “是吗……”

    而后,苏浩用手摸着自己满头黑发,对绾青丝笑道:“青青姑娘以为是和尚?我这那么头浓密的黑发,你怎么做到视而不见的。再者,今晚的月色可不差。”

    绾青丝的注意被苏浩的话吸引过来,两眼白说道:“你从树上跳下之时,我便看到了。”

    “那你还跑……”

    绾青丝用手指着苏浩的脸说道:“你见到个蒙面男子气势汹汹地追过来,打又不能打,你跑不跑?”

    “呃……”

    苏浩用手蹭鼻子,无辜地说道:“青青姑娘,这事怪不得我。我见你抗着人在寺庙中出现,以为你抓了寺庙中的谁,想救下卖个人情。”

    绾青丝看了眼珠帘后的休息区有些无奈地说道:“我也不想啊!如云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哪能如我般身手矫健,没跑两步就喘。”

    说着,绾青丝有瞪了苏浩眼,继续说道:“当时,以为被发现,为了跑得快些,我只好将如云扛起……”

    苏浩听绾青丝这么说,合计着这乌龙的起因自己也得负半的责任,只能讪笑。

    这时绾青丝又说:“还有,你这人怎么下手如此得狠,方才我去看如云的脖子,好大条红印子。”

    “啊哈、啊哈哈……”

    苏浩从位置上站起,打着‘哈哈’,装没有听到:“我看天色不早,我要去休息了。”

    接着问绾青丝说:“青青姑娘与我要与同去找间客栈投宿?”

    绾青丝送了苏浩对白眼球,看了柳如是眼,才说道:“这里是个什么地方?如云醒来后,知道了怕不是要再吓晕过去。”

    柳如是的房间位置算是比较僻静的,却依旧能够隐约听到楼下男男女女寻欢乐的笑声,不过不有意去听也不明显。

    那李如云醒来以后,估计很快就能察觉出些问题,但要说是猜出此地的真正名字还是有些难度的。

    绾青丝留下的最大原因,还是柳如是和李如云两人之间的身份有些尴尬,怕后面出现些意料之外的问题。

    如果绾青丝在,便能居中调节避免尴尬。

    而柳如是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听绾青丝言行举止,便猜出绾青丝心中所想,还向绾青丝微微笑表示感谢。

    绾青丝见柳如是居然猜出自己所想,有些吃惊,又看了眼柳如是,也微微点点头。

    当然,苏浩是没有想这么深,见绾青丝如此说也就如此认为,于是向柳如是说道:“明日早上我再来。”

    “好的。”

    接着,苏浩又对绾青丝说道:“我们明日再来商量解决办法。”

    绾青丝点点头,两人目的相同,有合的空间。

    交代完这些,苏浩打开房门,直接从三楼御剑离去,寻找客栈下线去了。

    翌日

    苏浩回到游戏,出了客栈便往迎春楼飞去,这次他知道柳如是房间的位置,也不从楼慢慢爬,直接御剑到了柳如是房门前。

    用手轻轻敲了敲房门:“柳姑娘,起来了吗?”

    不会儿,便听到脚步声,而后房门便‘吱呀’声打开,柳如是给苏浩开了门。

    “雁公子,早。”

    “柳姑娘也早。”

    苏浩听柳如是知道自己的名字,点也奇怪,他虽没说过,绾青丝便不定。

    入了房,并没有见到绾青丝同李如云的身影,便问道:“那两人呢?”

    柳如是合上房门,边走边说道:“昨日,李小姐醒后,便与青丝姑娘同离开了,说是明日再来。”

    苏浩坐到昨日的位置上,听柳如是如此说,扭头看向柳如是问道:“那李如云知道了?”

    柳如是顿了下,也坐到苏浩的对面,给苏浩倒了杯茶,点头道:“青丝姑娘应该已经告诉李小姐了。”

    苏浩‘哦’了声,向柳如是道了谢,便拿起茶来喝。

    现在便是等绾青丝两女过来,再商量接着来的行动步骤,只是苏浩心中早以偏向直接将人从寺庙中带出,简单了事,不过这些还得等到绾青丝来再说。

    苏浩想了想,便将自己的长笛取出,对柳如是说:“我记得柳姑娘是通音律的吧?”

    在昨日,苏浩记得柳如是说过自己会琴。

    柳如是闻言愣,又见苏浩手里抓着管笛子,便笑着说:“怎么?雁公子,要与奴家切磋二?”

    “柳姑娘想多了,我这笛儿刚学不久,哪能比的过你。”

    苏浩急忙否认,而后又说:“我那老师离开有些时日了,我自己练有些问题发现不了,所以……”

    “所以,雁公子要请奴家帮忙?”

    柳如是有些为难,说道:“不瞒雁公子,奴家只会琴,这笛子没有学过不甚熟悉。”

    “没关系,你只要听就好,手法之类我的问题应该不大。你只要听听看旋律之类有没有错。”

    苏浩听柳如是如此说,便笑着解释,在心中越发觉得水云烟厉害,目前看来这姑娘已经会三门乐器。

    只是,苏浩哪知水云烟之所以会这么多乐器是有原因的,后面涉及到会再做解释。

    话说到柳随风听到苏浩如此说,便也不再推托,向苏浩点点头:“既然如此,奴家便试试看。”

    “多谢柳姑娘了。”

    苏浩抱拳道了声谢,将长笛横在嘴边,开始吹起往日练习的笛曲。

    半个时辰后

    柳如是拍拍手夸赞道:“雁公子吹得很好,这首曲子应该完全掌握可以找新的曲子了。”

    “哦!多谢夸奖。”

    “能问雁公子的老师是那位?”

    “我的朋友。”

    这时门外传来个声音:“朋友?我认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