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0章 斗法僵持 最后手段
    红黑道袍骷髅头法宝受损的情况,苏浩自然是看在眼里,心中笑,知道自己这是找到突破口了。x23us.更新最快

    两人先前直在对拼实力与家底,就看两人在哪方面不如对手,旦两人中有方拼不过,那么拼不过的人便会陷入弱势。

    就比如现在,苏浩的瘦影飞剑强过红黑道袍的骷髅头,两仅是阵碰撞,红黑道袍的骷髅头法宝便出现损伤。

    接下来苏浩要做的事便是抓住红黑道袍的这处破绽,集中全力将其扩大。

    待到红黑道袍的骷髅头法宝因为损坏而无法使用的时候,苏浩就比红黑道袍多出件法宝的优势,如此来不说已经胜利,至少主动权在苏浩的手中。

    这骷髅头法宝到底是红黑道袍的随身法宝之,便是不敌苏浩的瘦影剑轮,时半会也会有什么问题。

    相比起瘦影剑轮,苏浩的其他飞剑便差上许多,只能操纵它们其他的四颗骷髅头牵制住。

    这些飞剑不能在骷髅头上留下什么痕迹,也就金犀返的主剑在其中颗上留下几道白痕,此外便再无其他建树。

    虽然这些瘦影剑轮已经将对敌的那颗骷髅头轰得坑坑洼洼,连鼻梁位置的骨头都已经打断,将骷髅头的两只眼洞连成片,显得分外搞笑。

    苏浩仍然是嫌弃进展太过缓慢,看红黑道袍的架势,骷髅头法宝应当如同他蚌珠般,少上两颗不会影响使用,只是威力要差上不少。

    加之红黑道袍如此行为,怕是有什么倚仗,其中最有可能得便是那口诡异飞剑,苏浩之前遇到的飞剑法宝无能与大日却生轮僵持如此之久,这柄诡异飞剑是第个。

    苏浩担心夜长梦多,便确定想法快速将这些烦人的骷髅头除去。

    此时,苏浩想了想,将手探进乾坤袋里,摸出张太白金符,用真气激活抬手抖,便化道金光飞往瘦影剑轮。

    苏浩此时专注于催动答案,并没注意到当他将太白金光甩出之时,那红黑道袍受到不小惊吓,急忙分出片灰色剑气挡在自己的面前,险些让法华轮化的银龙冲破剑气瀑布。

    可惜,苏浩发现得有些晚,待到他发现之时,剑气瀑布又重新恢复正常,错过个大好机会。

    心中微微懊恼之后,苏浩便是收敛心神全力操纵瘦影剑轮。

    受了太白金光加持之后,瘦影剑轮威力增,在苏浩的指挥下将骷髅头的下巴击成粉碎,而且骷髅头被轰得坑坑洼洼的头盖骨已经遍布裂纹。

    只是,这都没有让骷髅头失去功用,它通过那些黑气将破碎的骨头连在起。

    苏浩发现以后,眉头立即皱起,这骷髅头的弱点他到现在还没摸清,那要怎么快速击破。

    奈何,苏浩个正道玩家,又没有对魔道道法有过研究,实在是想不出这骷髅头的弱点到底在哪里,只能耐下心来点点去找。

    这骷髅头既然是通过黑气连接,那便将黑气消去。

    苏浩略微考虑之后,决定见招拆招,对付这种伎俩,旃檀神火无疑是最简单粗暴,也是最为有效的。

    屈指弹,苏浩将点旃檀神火弹往瘦影剑轮与骷髅头交战之处。

    红黑道袍早早就发现了苏浩弹出的旃檀神火,操纵骷髅头轻易便避开旃檀神火。

    只是,苏浩这弹的目标并不冲骷髅头去的,真正的目标是瘦影剑轮,旃檀神火用了这么久,有什么优缺点苏浩的还是很清楚的。

    旃檀神火附在瘦影剑轮上以后,骷髅头便完全躲不过,很快就被点燃。

    然而,效果还是有的,却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被纯青火焰包裹的骷髅头发出阵阵痛苦嚎叫,缕缕白烟从上面冒出,不时会有骨头碎块从骷髅头上掉落都是从那是用黑气粘合的位置掉落。

    有用!

    苏浩眼睛亮,十指连弹,又连飞出八点旃檀神火,故技重施地给其他飞剑附上。

    不过这次没有传上骷髅头,只是操纵飞剑往骷髅的七个孔窍中中刺去,只击弱点。

    苏浩抽空扫了眼,那红黑道袍,此时他的脸崩成块,看着越发地丑陋与滑稽。

    突然,苏浩发现那红黑道袍到了此时也没有惊慌之色,若非之前见过他的笑,定然会以为他是个面瘫。

    这里有什么问题?

    苏浩脑袋边想,手中边往嘴里颗丹药,接着突然顿住,眼睛落在自己手中的丹药上。

    原来他是在打这个主意。

    苏浩到现在已经使出堆的手段,有飞剑,法宝,也有道法,都是消耗大户,他从刚才就在不停通过丹药补充真气。

    那就看看随谁先支撑不住吧。

    苏浩嘴角勾起抹笑,将手中的丹药抛进嘴里,加强了对飞剑的操纵。

    突然,苏浩听到红黑道袍声惊讶至极的呼声,抬眼看去,正好见到红黑道袍口鲜血喷出。

    随后便发现那口与大日却生轮僵持的飞剑断了,而灰幡受到影响,被银龙直接趁机倒卷而上,若非红黑道袍动快,定然是要轰成破布。

    即便如此,灰布幡面上依旧出现了好几个洞,是那些速度较快的银星留下的。

    “不错!很好!”

    红黑道袍第次讲话,他的嘴脸依旧滴着血,龇着满是血迹的牙,冲苏浩笑着,眼里却是种说不出阴森。

    “多谢夸奖。”

    苏浩笑嘻嘻地‘谦虚’二。

    那红黑道袍将眼睛眯起,用手摸了摸灰幡,而后嘴巴蠕动口血喷在灰幡上。

    那灰幡受了红黑道袍口舌尖血,便从手中飞起,再次高悬于红黑道袍的头顶。

    股灰色雾气凭空出现,鬼影与鬼鸣之声从雾气中,这股灰黑雾气不是从灰幡上涌出,而是凭空出现在,转瞬之间便将苏浩裹在其中。

    丝丝凉意从衣服的缝隙间爬进苏浩的皮肤,让苏浩感觉通体答寒,立即将大黑天莲台的佛光撑起,隔绝外界的雾气以后才觉得舒服些。

    这切都发生得太快,快到苏浩完全来不及阻止红黑道袍的动,就被灰黑雾气包裹其中。

    当然,红黑道袍也没有什么大动,只是吐了口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