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事前准备 纳新开始
    苏浩既然已经答应下来,张子安便着手开始安排。x23us.更新最快

    然后,苏浩突然发现自己不用做些什么,这纳新的准备工主要是梦回还和洛清寒在做,张子安并没有安排什么事给他。

    心中微微失落,却又大松了口气。

    失落是因为张子安说得非苏浩不可,然而实际上却完全不用苏浩去操,这里面产生了落差。

    毕竟,被人需要的感觉还是非常棒的。

    松大口气是因为苏浩尽管答应下来,可他从未做过这种事,没有丝毫经验,只觉眼前片漆黑,看不到前进的路。

    现在,有人顶下这桩事,他自然是松了口气。

    发现自己无事可做的苏浩决定继续自己的练级大业,他已经快要能够装备穆雷剑了。

    只不过,苏浩还未动身就被洛清寒叫住。

    苏浩精神振,将腰板挺直,挺胸抬头,宛若受检阅的士兵,“洛姑娘,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

    对于苏浩的怪,洛清寒完全视而不见,视线仅在苏浩的脸上扫过,而后淡然开口:“掌旗使以后叫我清寒就好。”

    “那你以后叫我雁歌就好。”

    洛清寒闻言,抬眼看了苏浩下,目光如剑,随后才垂下头,“掌旗使,这次我来找你,是要带你去认下以后我们办公的地方。”

    “噫!”

    苏浩被洛清寒的锐利目光盯,全身汗毛竖起,情不自禁发出声低呼。

    洛清寒完全无视苏浩,说完话以后,径自往外走去,苏浩见状只得立即跟上。

    跟在洛清寒的背后,苏浩盯着洛清寒后脑勺那长长的头发仅用根木簪绾起,心中想着方才的话出了什么问题。

    细细品味遍以后,苏浩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名字太占便宜了,雁歌,雁哥。如此想来,自己方才的说法似乎有些调戏的成分,简直就是咎由自取。

    两人路无话,个只顾走,个亦步亦趋地跟着,气氛有些僵硬。

    所幸这个时间没有持续多久,张子安划给的办公位置距离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同样是座小楼,同样是朱红色双层小楼,与张子安那座相差不大,只是样式有些差别。

    洛清寒领着苏浩往二楼走,而后向苏浩介绍道:“此处便是掌旗使办公的位置。”

    这间房间还未布置,整间房间空荡荡的,唯有张硕大的办公木桌和把椅子。

    苏浩快走几步,坐到自己以后要坐的位置上,扭动了几下身体,发出了几声‘啧啧’之声。

    “哎呀呀!清寒你说同样的椅子换个位置坐,感觉怎么就有那么大的不同?”

    张子安办公之处的椅子都是样的,不同的只是摆放的位置,苏浩直都是坐在张子安的对面。

    “清寒,要不要过来坐坐看?挺有意思的。”

    苏浩从位置站起,用手拍拍椅背,示意洛清寒也来试试。

    洛清寒直接无视苏浩的搞怪,“掌旗使,你若是有什么要求便提出,待到布置的时候,我会尽量考虑的。”

    苏浩摸了摸下巴,而后摇头:“没有,你看着办吧。”

    “好。”

    “还有其他事?”

    洛清寒微微摇头,“没有,掌旗使自便。有事我会飞剑传书告知与掌旗使。”

    苏浩眨眨眼,又问遍,“真的没有要我做的?”

    这次洛清寒直接连回答都不回答。

    “难得我有帮忙的想法……”苏浩小声嘟囔着,而后又向洛清寒说道:“既然没事我就先走了。”

    说罢,苏浩将身体转,化道亮金色的剑光,穿过窗户从纵剑飞走。

    洛清寒望着因为苏浩离开时带起的风而晃动不止的两扇窗户,良久才低下头,发出封飞剑传书。

    这封书信上写着房间的布置要求,其中特别强调了,将房间的窗户换成镂空雕花,并且完全无法打开的样式。

    当然,这切苏浩是不会知道的,他现在出去寻找练级点,准备将自己的等级提升到五十四好装备上穆雷剑。

    四日后。

    蓉城郊外,处空旷平原之上。

    此时此地聚集了非常之多的人,自空中望下,早已看不到地面,有的是片黑漆漆的脑袋,偶尔混杂着些许不同的颜色那是帽子。

    这里空中悬停着数千峨眉剑阁成员,均是身月白长袍,看他们脚底明亮且宽长的剑光,不难看出这些人都是精英。

    这些白袍成员部分在空中环成圈,将地上所有的人圈在其中,还有部分白袍成员三两成队于空中不停巡逻,维护秩序,震慑和清除试图捣乱的人。

    方的人大多静静等待,或是交头接耳,或是望着空中比比划划。

    这地上的人大体围成个圆,在圆的正中位置悬浮这个青玉台,长宽大约有五六米,下宽上窄,最上面收缩到只有三米左右。

    这青玉台四面上雕这繁复而精美异常的花纹,这些花纹正中簇拥只异兽,四个面都有,每个面上的异兽都不同。

    这些异兽栩栩如生,动各有不同,或坐,或卧,或跑,或走,仿佛下秒便要跃出。

    青玉台上立着位白衣白裙的冷面佳人,薄唇紧抿,没有看下方的人群,而是抬头看向天际,似乎在等着什么。

    不久以后,天空出现阵隆隆雷音,由远及近,由小至大,很清晰也很突兀,立即便将所有人注意吸引而去。

    很快,这雷音的主人便出现在天际,道如同白霜般的雷光,充满威严与肃杀,令人心生畏惧。

    待到这如霜雷光临近,众人才大发现这是道剑光,这剑光速度惊人,前秒还在天边,下秒便已经靠上前来。

    当这道恍若雷霆的剑光到了白袍成员的边上时,人们才发现了这道剑光与白袍成员之间的差别。

    这道清亮如霜的剑光比起白袍成员的长了足足半有余,原本白袍成员那令大多数人羡慕不已的剑光,立时黯然失色,不堪看。

    那道剑光径直越过白袍成员,划过低下颗颗翘起张望的脑袋,落在青玉台上,现出了被包裹在其中的人。

    个同样身月白衣袍,不同的是长长的衣袖上用金线绣这面迎风招展的金旗。

    随后,便见所有白袍成员弯腰行礼,“见过掌旗使!”

    其声直上九霄,化雷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