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5章 同行之人 各式各样
    苏浩闻声看去,神色一动,面露兴趣之色。

    出声之人是个喇嘛。

    游戏世界中道教盛行,佛教虽然实力不差,却终究是比不过道教。寺庙倒是不少,可没一个能够成气候的。

    那些高僧个个都没有收徒,唯有他们的后辈收了些。

    人丁都不兴旺,比如杨瑾就只有苏浩一个徒弟,如意是挂名在她门下,实则是花无邪的徒弟。

    相比起中土佛教,藏传佛教还要更为凄惨些,往往出名的还是些邪僧,实力也只中规中矩。

    这喇嘛身材高大,一身腱子肉,古铜色皮肤,斜穿一件酱红色的毛边僧衣,露着只粗壮的胳膊,手里攥着串几乎就要垂到地上的佛珠。

    方形脸,脸颊上有两坨高原红,浓眉大眼头戴一定明黄色,状似鸡冠的高帽。

    那大喇嘛知道苏浩在打量自己,瞪着对牛眼,也学着苏浩的动作,上下扫了一遍。

    显然,这大喇嘛比外表看着要精明,苏浩背后背着的剑匣且先不说——那么大一个东西第一眼就会先看到它,目光还在苏浩脚上的踏风靴上微微停顿。

    如果大喇嘛没有什么特殊癖好的话,应该是看出些什么。这说明大喇嘛见到过不少类似品阶的东西。

    唯有见多,才能识广。

    苏浩不知大喇嘛是个什么想法,打算挑事还是其他的,便打算以不变应万变:“不知大和尚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就是受不了罢了。怎么,抱怨还不成?”

    大喇嘛听得苏浩的话,又将一双牛眼瞪起,似乎这样才会更有气势。

    “这莽和尚叫悉多。”

    萧远山上来打圆场,“雁兄弟别理与他见怪,他就是个浑人。”

    咚。

    这时,一声清脆的弦声从一边传来,随后便有一个略带磁性的男声响声:“浑人?我看大和尚精明着呢。”

    苏浩循声看去,一个身着广袖白衣的男子盘腿坐在树下,腿上放着一张华丽的琴,细长的手指按在一根**的琴弦上。

    男子低着头,披散着的长发垂在脑袋两侧,遮住了脸,苏浩看不到他的脸。

    就在这白衣男子旁边两、三个身位的地方还有一个人,这人一身灰衣,仰面躺在地上,翘着个二郎腿,脚尖一颤一颤,似乎心情很好。

    苏浩离灰衣人有些距离,被灰衣人高高翘起的腿挡住了视线,同样看不清长相,唯有一点翠绿从高高翘起的腿上探出,也是一颤一颤,和脚尖抖动的频率相仿。

    大喇嘛顾不得理会萧远山,立即转移了目标,更为努力地睁大牛眼:“我和你个娘娘腔不熟,别弄的你了解似的。”

    嗡!

    应是被‘娘娘腔’三个字刺激到了,白衣人狠狠拨动了一下琴弦,发出一个高音。

    白衣人的头依旧没有抬起,似乎在平复情绪。

    “哎呀!你们真是不懂生活。这么好的天光不应该安静地享受吗?”

    那灰衣人似乎觉得吵,放下二郎腿,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坐了起来,用手抓着后脑勺,满脸慵懒。

    苏浩这才看清之前从腿上探出的绿点是什么,原来是一根纤细的绿色草茎,被这灰衣人叼在嘴里。

    这灰衣人长得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特色,用一条带着玉石的束带将头发扎成马尾。

    “你就不能有个正行吗?”

    萧远山对灰衣男子有些无奈,用手着对苏浩介绍道:“这是云梦,我的师弟。”

    “呦!”

    云梦耷拉着脑袋,从嘴里吐出一个含糊的音节,算是向苏浩打过招呼。

    萧远山借着这了机会将话题扯开,顺势介绍起了那个白衣男子。“云梦旁边坐着的人是姬昌。”

    白衣男子听到萧远山的话,抬起头来向苏浩点点头。

    何为‘面如冠玉’,苏浩此时算是懂了。

    此外,就是姬昌那一双狭长的眼睛,没有完全睁开,苏浩只能通过缝隙中划动的一抹黑色判断出姬昌在看自己。

    姬昌的视线先是在苏浩腰间的玉笛上稍作停留,才移动到苏浩的脸上。

    此时姬昌一脸平静,似乎刚才的情绪也随着琴弦一同平复下来。

    苏浩也向姬昌点点头,随后目光就停在琴上,这也是个修行音律道法的?

    萧远山介绍过其他人后,才向其他解释起苏浩:“这位是雁歌行,峨眉剑阁的掌旗使。”

    随后,苏浩便向其他三人招呼道:“雁歌行见过诸位。”

    大喇嘛和姬昌没有什么动作,倒是云梦终于将目光投来,一改困倦的样子:“原来是你,我说怎么眼熟。”

    苏浩略感惊讶:“我们见过?”

    “没,第一次。”

    云梦再度恢复原态,又一头载倒在地上。

    云梦不想多说,苏浩也就懒得问,不过苏浩翻遍脑袋里每个角落,也没有关于云梦的印象。

    苏浩认识过三人后,蓦然想起之前萧远山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却被大喇嘛给打断了。

    “萧兄,之前是不是要说些什么?”

    萧远山一愣,略微犹豫一下,便开口问道:“你与青青师妹发生过节了吗?”

    “啊?”

    苏浩眨眨眼,满脸的不明所以,“萧兄何出此言?”

    他和绾青丝有些时日没有交集了,最近一次见面时两人还相谈甚欢。

    仔细想想,当时苏浩虽然出言调戏过绾青丝,不过她并未动怒,怎么也不可能‘秋后算账’一说。

    “没有?”

    萧远山观察苏浩的表情,发现苏浩没有任何的异样,一时之间他也理不清情况了。

    苏浩重复了一遍:“没有。”

    “那就奇怪了。那丫头听你要来,二话不说就跑了。”

    萧远山皱着眉:“我本以为你们有过节,本想居中调节一二,现在我也糊涂了。”

    苏浩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别说你,我这当事也糊涂。前次见面还聊得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要不……”萧远山试探道:“要不你去问问?”

    苏浩瘪嘴:“她见都不见我,估计也不会理我吧……”

    想了想,苏浩又对萧远山说道:“不然你去找个机会帮我探探口风?”

    “呃,我尽力吧。”

    萧远山面露难色,不过还是应下。

    这时,一口飞剑自空中飞来,落在萧远山身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