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7章 番一:见死不救
    第二天,贝七夕依旧腆着脸跟着贝聿铭回到贝瓦兰廷。

    这一次,贝七夕紧跟着贝聿铭回房间,然而在贝聿铭的房间门口,贝七夕还是被挡了下来。

    “哥,离期中考试只有一天时间了。”贝七夕火急火燎地说道。如果贝聿铭不帮她的话,那她可一点底都没有。

    “嗯。所以这两天应该早点休息,养精蓄锐,考出好成绩。

    “哥你什么意思啊?你难道要见死不救?”贝七夕拼劲抵在门框上,不让贝聿铭关门。

    贝聿铭一脸云淡风轻,他轻轻拍了拍贝七夕的肩膀,不带情绪地开口:“是时候展现你真正的实力了。”

    贝聿铭用劲一提,很轻松地便将贝七夕整个人提了起来,然后安放到了门外,继而他闪身一退,关上了门。

    这一系列的动作贝聿铭一气呵成,毫不费力。

    落锁前,贝聿铭还很绅士地跟贝七夕道了声“晚安”。

    贝七夕气得在原地跳脚,现在才七点,晚安毛线。

    “哥,你真的不打算帮我了吗?”贝七夕趴在门上,楚楚可怜地哀求道。

    贝聿铭没吱声。

    贝七夕又敲了几下门,“你开个门啊,有话好好说。”

    还是没什么动静。

    “求你了,哥,你要是不帮我的话,我会死得很难看的。到时候秋姓小老头又要罗里吧嗦一大堆。”

    贝聿铭还是没理她。

    贝七夕一下子怒了,她插着腰,隔着一扇门跟贝聿铭叫板,“既然你不仁,那休怪我不义。”

    贝七夕冲回自己的房间取了cd,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贝聿铭的门口,开始引吭高歌。

    “when - i - was - young,id - listen - to - the - radio,waiting - for - my - favorite - songs……”

    贝七夕从《昨日重现》唱到《我心永恒》,从《加州旅馆》唱到《斯卡布罗集市》……

    她用鬼吼鬼叫的方式来演绎,给这个宁静祥和的夜晚制造了不少噪音。

    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让贝聿铭没法专心致志地看书,也没法睡觉。

    反正她正为这次的考试担心着,一时之间还睡不着。

    那就这样僵持着好了。

    贝聿铭还真没想到贝七夕会胡搅蛮缠到这个地步。

    本来他还打算看会儿书,但贝七夕实在太闹腾了,贝聿铭只能戴上耳机听收音机了。

    两个小时后,贝七夕终于唱哑了,也消停了。

    她累极,只得灰溜溜地回了自己房间。

    翌日,贝七夕跟贝聿铭一同坐车前往学校的时候,贝七夕心里有一百个小人都在数落贝聿铭的不是。但是贝七夕敢怒不敢言。

    明天就考试了,只剩下今天一天时间,如果贝聿铭还不给她做考前辅导的话,那她这次考试可就真的要贻笑大方了。

    然而贝七夕赔尽了笑脸,贝聿铭也不为所动。

    他这次是铁了心不帮贝七夕。

    贝七夕早就习惯了每次考试贝聿铭的保驾护航,以往她走进考场不说十拿九稳,也一定是胸有成足。但这次她走进考场的时候,甚至都有点手足无措。

    考试的结果可想而知。

    她跌出了班级前十,从年级前十一下子退到八十多名,令秋千海大跌眼镜。

    拿到成绩单的第一时间,秋千海就让人带话将贝七夕喊道了办公室。

    贝七夕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知道自己这次考砸了。

    但是她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是,当时卓越竟然也在办公室。

    贝七夕远远地就瞧见秋千海拿着成绩单在办公室来回踱步、唉声叹气了。

    她有点怯步,想逃。

    但是秋千海却戴着200多度的老光眼镜一眼锁定了她,“贝七夕,你给我过来!”

    他声如洪钟,惹得办公室的老师同学都齐齐向贝七夕看过来。

    就连从办公室路过的学生也都不由得打寒颤。

    于是在万众瞩目之下,贝七夕只得硬着头皮走进办公室。

    然后就看到了卓越。

    偌大的办公区域,老师和同学不少,但卓越的存在感极强。强到贝七夕一进办公室首先注意到他的存在。

    因为秋千海刚才的那“沧海一声吼”,卓越的视线也投注到了贝七夕身上。

    于是贝七夕的目光刚好同他交汇。

    那一刻,贝七夕羞愧地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还知道惭愧啊。你告诉我,怎么会考出这样一个成绩来?这不是你的水平啊。”秋千海将成绩单塞给了贝七夕,痛心疾首地说道。

    贝七夕想说这就是她的真实水平,只是以前都有贝聿铭为她原有的水平添钻加瓦。

    想到贝聿铭这次的冷酷无情,贝七夕便又在心里把他骂了一遍。

    在教学楼的某个角落,贝聿铭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喷嚏。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怎么会一下子退步这么多!对你,我一直都很放心,可是这一次,你太让我失望了!尤其是数学,平常你都能靠这一门跟其他同学拉开距离的,但这一次你才刚够平均分……”秋千海侈侈不休。作为班主任,贝七夕这一次退步那么大,他一定要帮她找出原因来的。

    贝七夕的脑袋越埋越低。

    这下可好,拜这小老头所赐,她的短板全都暴露在卓越面前了。

    好在不一会儿,卓越处理完事情离开了。

    贝七夕的脑子这才又一下子活络过来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秋老师,我啥事都没有。可能是这次出的考卷跟我八字不合。您老放心,下次我一定杀回年级前十。”

    秋千海见她这一副巧舌如簧的样子,更是头疼地皱下了眉头,“贝七夕,我希望你有什么困难能够跟老师讲。虽然我们之间年龄相差甚远,但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

    秋千海的口吻变得意味深长起来,贝七夕的心里没来由地紧张了一下。

    “虽然我们学校对于串班一事没有明文禁止,但是从纪律上来说,是不鼓励的。你之前一直跑去一班,我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现在一天往初三一班跑好几次,弄得人家班上的同学都对你有意见了,你是不是应该适可而止了?”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