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8章 番一:今天不打算闭门谢客了么?
    贝七夕很意外,她没想到自己每天去找卓越会引来众怒。

    她略带无辜地抬头望向秋千海,“谁对我有意见?那些学长学姐未免也太小气了。我不过就是去领略一下他们班的学习氛围,借鉴一下他们班的班风。”贝七夕当然不会说自己每天课间加速跑去加速跑回教室是为了接近卓越。

    秋千海完全不为她的好话所迷惑,他沉着脸色,“你看看你,说起话来变得那么浮躁。难怪我们班这次又垫底。我已经跟人家班主任保证,你不会再去初三一班了,你可别再给我丢人现眼了。”

    贝七夕“啊”了一声。

    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上了人家班级的黑名单。

    那她以后要见卓越,不是变得困难重重了吗?

    这一刻,贝七夕做了一个决定,她要向卓越表白。

    “啊什么啊?我说的你听清楚没有?”秋千海愁眉苦脸地说道。他从贝七夕手里将成绩单一抽,然后往办公桌上一扔。他实在不想看到那张成绩单。作为学校资历最深的高级教师,他带的班级竟然给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老师垫底,他觉得这是个莫大的耻辱。

    见这小老头快怒火攻心了,贝七夕忙不迭地点头,”我知道了,秋老师。”

    听到贝七夕信誓旦旦地保证,秋千海的气才消了一些。

    他拉了椅子,坐了下来。

    贝七夕的眼力见极好,她赶忙奉上秋千海之前泡好的茶水,笑嘻嘻地讨好道:“秋老师,您快喝口茶败败火。”

    “你啊,真不让人省心。”秋千海吹胡子瞪眼地说道。不过他还是领贝七夕的这份情的,他从她手里接过自己的茶杯,一下子喝了好几口。

    “秋老师,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那我就回班上了。”贝七夕迟迟都没有听秋千海再说话,她便打算撤了。

    秋千海颔了颔首,该说的反正他都已经对贝七夕说话了。

    “对了,你有空的话就多找贝聿铭给你拓展延伸一下所学知识,他每次都稳居第一一定有一套自己的学习体系。”

    一提起这个,贝七夕的不满就又滋生出来了。

    如果不是贝聿铭这次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帮她,她何至于要被这小老头“请”到办公室。

    贝七夕胡乱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秋千海对她甩甩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贝七夕庆幸自己终于度过了这一劫。本来她还担心小老头会经不起这个打击,一把泪一把鼻涕地跟她哭诉,现在看来小老头还挺坚强的。

    至于她自己,倒并不在意成绩考差了,只是一下子退步这么多,免不了要被议论,她觉得有点丢脸。

    “贝七夕。”

    刚走出办公室,贝七夕便被叫住了。温润如玉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扫除了内心里的阴霾。她停下脚步望向声音的位置,果然卓越就倚着办公室门口的墙,正眉眼含笑地凝睇着她。

    他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笑容纯净温暖,仿佛有治愈人心的作用。

    贝七夕感到十分欣喜,她几步连蹦带跳到他面前,“学长,你怎么没走?”

    卓越语气轻浅,“我在等你。”

    贝七夕浮动的眸光一下子变得深澈起来,她感觉自己的神经酥了一下,仿佛她隐藏在内心尚未吐露的情感得到了共鸣。

    “等我?”两个字便将贝七夕的少女心全都表现出来了。那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蛋上焕发出一种别样的神采。

    “你这次期中考……”卓越面露关心,似乎怕触痛贝七夕,他说话的语气都是委婉的。

    贝七夕莫名紧张了一下,“刚才小老头……额……秋老师说的你都听到了?”贝七夕无意识地咬了咬唇,自己这次考得那么差,卓越不会对她失望了吧。

    卓越倒是实在地点了点头,“对不起啊,我教的不好。”

    见卓越一下子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贝七夕感动之余又有点于心不忍。她赶忙摇头,“不不不,是我悟性太差了。不能怪你。”

    “怎么会?你很聪明,也很机灵。”卓越微微含笑地夸奖道。

    贝七夕感到心里一阵齁甜齁甜的。

    能够得到卓越如此的评价,就算考得再差,她也无所谓了。

    “只是我不能去你们班找你了。”贝七夕垂了垂眸子,言语中尽是遗憾。

    卓越勾了勾唇,“一般中午和放学后我都会在篮球场打篮球,如果你有事的话,可以去那里找我。”

    贝七夕立即笑逐颜开,“真的吗?那没事可以去找你吗?”

    卓越不由得被她逗笑了,“欢迎你来看比赛。”

    上课的铃声响起,卓越礼貌而绅士地跟贝七夕告辞后便跑向自己的教室。

    贝七夕目送着他奔跑的身影,有点恋恋不舍。

    直到卓越在拐弯处从视线里消失,贝七夕才撒丫子往教室赶。

    贝聿铭以为他这次的行为彻底惹恼了贝七夕,她至少会有一段时间不理自己。

    然而没想到放学后,贝七夕却比他先来到车旁边。

    贝聿铭已经知道了贝七夕的考试成绩,所以她这会儿等在这里是准备向自己发飙?

    贝聿铭有点不确定贝七夕的用意,所以他先不动声色。

    “哥,你终于出来了。上车吧。”贝七夕拉开车门便钻进了车里。

    贝聿铭更看不懂她了,她这是要跟自己回贝瓦兰廷?

    更让贝聿铭意外的是,一路上贝七夕都表现地很安分,不吵不闹,就安安静静地看了一路风景。

    这让贝聿铭着实感到不习惯,要知道他跟贝七夕坐一辆车上学放学多少年了,贝七夕从来没有这么循规蹈矩过。

    然而,明明车里如此安宁,贝聿铭却反而看不进去书了。

    往常他都能一目十行,这一次他却一直停留在同一页。

    一直到吃完晚饭,贝七夕才表明了来意。

    “哟,今天不打算闭门谢客了么?”贝七夕倚在他的房间门口,以一种讽刺的口吻说道。

    听贝七夕这么说话,贝聿铭觉得有点不舒服,态度也冷淡下来,“有什么话直说,不必这么阴阳怪气。”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