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8难道不是你又想偷袭我?
    深夜,赵清妡已经睡得迷迷糊糊,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响动。

    终究睡意渐渐消散,她起身披了睡袍,走出了卧室。

    只见乔隽西扶着赵斯尧跌跌撞撞地从门口走进来,赵清妡顿生警觉,赶忙迎了上去,“我四哥没事吧?”

    赵清妡漂亮的脸蛋崩得紧紧的,清澈的水眸直接给了乔隽西一记白眼。大半夜的,两人一身酒味一同回来,显然是在一起喝酒来着。真不知道乔隽西把四哥灌醉是想干什么坏事?幸好她现在每天都在这儿守着,决计不能让乔隽西的阴谋得逞。

    “没事。喝多了。”乔隽西好不容易将赵斯尧弄到了沙发上。他也喝了不少,有点体力不支,于是直接在一旁坐了下来,准备缓口气。

    然而在赵清妡看来,乔隽西却有赖着不走的嫌疑,原本就板着的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起来,“时间也不早了,乔三哥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我会照顾好四哥的。”

    “给我倒杯水。”或许是酒劲上来的比较慢,这会儿乔隽西才感觉有点头晕,他的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抵着脑袋,沉声命令道。

    赵清妡觉得他简直是厚颜无耻。“请出门直走,自己回家倒去。”

    赵清妡撂下一句话,就忙着进卧室拿了条薄被给赵斯尧盖上,然后根据百度经验冲了杯蜂蜜水,又拧了把热毛巾替赵斯尧擦了脸。

    等这一系列都忙完准备回床上睡觉之际,赫然发现乔隽西还在客厅里坐着,保持着之前的动作。

    “不是让你走了吗?”赵清妡只得又撤回来。

    “我要的水呢?”乔隽西愈发觉得头痛,也没等到他要的水,于是脾气更差了些。

    赵清妡才不会给她倒水喝,她一心只想让乔隽西快点离开。可是乔隽西偏偏又不识相,她只得走到他面前将他拽起来。

    或许是她的动作太突然,遭到了乔隽西的抵触,他反弹般地抽回手,身体的重心也随之移后。

    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赵清妡猝不及防,反被他的力量带了过去,竟一不小心扑到了他身上,上身几乎完全贴到了他,更要命的是,她的唇亦好巧不巧地落到了他的唇瓣上——

    薄荷的清新和浓烈的酒味夹杂在一起,瞬间围裹住她!而身体的失衡又导致赵清新乱了心跳,等她反应过来,已经是几秒钟以后。

    她早已羞得脸颊通红,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但内心又无比抓狂,她赶忙挣扎着起身,愤然指责,“乔隽西,你是不是故意的!”

    经过这个意外,乔隽西也稍稍地酒醒了几分,正准备坐正身子,却因为赵清妡一时找不到自己的重心,又再次压了上来,他顺势伸手想将她固定住,但这样的姿势却更像他将她拥揽入怀,无比暧昧。

    “乔隽西!你放开我!”赵清妡要疯了。

    “难道不是你又想偷袭我?”乔隽西并非调戏,半醉半清醒的他的确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上次的舞会有前车之鉴。

    旧事重提让赵清妡羞愧难当,竟一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