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
    乔隽西微微使力将她扶正,随即晕晕乎乎地站了起来,拿起茶几上赵斯尧喝剩的半杯蜂蜜水一饮而尽。

    赵清妡想要夺下杯子,乔隽西却已经喝完放下了茶杯,扭头离开了。

    怔怔望着防盗门被关上,良久赵清妡仿佛才慢慢找回自己不小心失控的灵魂,她思维混乱地回了房间,一夜未能安眠。

    第二天赵清妡早早地起床带着赵二哈出去溜达了一圈,买了早点回来的时候赵斯尧刚好洗漱完毕。

    “四哥,吃早饭。”

    赵斯尧已经换好了西服,神清气爽,仿佛昨晚一夜宿醉的人根本不是他。他优雅地走了过来,脸上洋溢着可与阳光媲美的笑意,“昨天回来得晚了,没吵醒你吧。”

    看来是喝断片了。

    赵清妡将早饭递给他,善解人意地关心道,“四哥,你昨天为什么会喝醉?”

    赵斯尧的动作微微一顿,随后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温和地笑了笑,“皇甫擎来s市发结婚喜帖,一时高兴便多喝了几杯。”

    赵斯尧的说辞不禁让赵清妡浮想联翩。这么说来昨晚乔隽西和四哥都受了不小的刺激。看到自己的朋友能明婚正娶,而他们只能暗度陈仓,难免心中郁结。

    看着赵斯尧心不在焉的样子,赵清妡下定决心要让他早日脱离苦海。

    快走到校门口的时候,一辆保时捷卡宴突然刹车停在她的身侧。赵清妡转过头便看到蒋礼正推开车门朝她走了过来。

    赵清妡微微一笑,“学长,早上好。你怎么来学校了?”

    “这么多天你都不联系我,我只能自己来找你。看来我料想的没错,你还是像以前一样,总喜欢提前五分钟到教室。这个时候出现在校门口刚刚好。”蒋礼伸手戳了戳自己的手表,仿佛是习惯性的动作,再自然不过。

    但赵清妡却看到了一只朴素大气的欧米茄,好像二哥就有这么一只手表,售价6万多。没有深入地思考下去,赵清妡稍稍放慢了脚步,“所以学长找我是有什么事?”

    蒋礼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递给她,“上次见面匆忙,没来得及给你。这是我从美国给你带回来的礼物,希望你喜欢。”

    赵清妡看到了海瑞温斯顿的品牌标志,知道这个礼物价格不菲,她连连摇头,“学长,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都不看一眼吗?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所以当时就买下了准备回国送给你。”蒋礼真诚和善的样子,总叫人不忍心拒绝。

    不过,赵清妡是个例外。

    当初他那么一场轰轰烈烈的表白都被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更何况现在只是拒绝一个礼物?

    仿佛早就猜到了是这个结果,蒋礼也没有强求,只是讪讪地又将礼物收了起来,语调惋惜,“也只有你,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的好意。”

    “学长,你言重了。善意地拒绝总比虚伪地接受来的妥帖。”

    “那这样,晚上我请你吃饭!叫上你那几个朋友一起,这回你总不能再拒绝我了吧?”蒋礼依旧盛情款款。

    “好。我会告诉她们的。”再拒绝,反倒是有些矫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