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得了相思病
    赵清醒圆圆的大眼睛眨了眨,倒是没听过有关父亲的什么红颜知己的传说。她转而看向曾柔,希望母亲是知情的,否则父亲可就难解释了。

    曾柔微微一愣,很快神色就转为平静。“赵思琳的出现跟唐仪有关?”曾柔声音温雅静婉,整个人都透着一种世事洞明的睿气和典雅。

    赵柏林走到妻子身旁,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点点头,“赵思琳是唐仪的女儿。”

    曾柔的表情里划过一丝释然,“这就对了。这样就解释得通了。那唐仪呢?”按照唐仪的个性,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应该出现了。

    “根据查到的消息,她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赵继闫勾了勾嘴角,对唐仪充满了蔑视。一个死了的女人还想把赵家搅得不得安宁,这执念也是够深的。

    “等等,你们说的唐仪到底是谁啊?”赵清妡听他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完全一头雾水。

    “这件事还得从26年前说起。”并不是什么说不得的秘密,曾柔便开始给赵清妡讲述这个故事。

    那时候,曾柔还不认识赵柏林。曾柔也并非赵柏林的原配,而是赵柏林的第二任妻子。

    赵柏林的第一任妻子叫尧闵心,她也是老大赵一帆、老二赵又添以及老三赵继闫的母亲。由于生赵继闫的时候难产落下了病根,不到一年就离开了人世。

    唐仪那时候是赵柏林的秘书,她对赵柏林爱慕已久。本以为尧闵心离开了,她便有机会成为赵太太,却没想到赵柏林后来遇到了曾柔,并且还跟曾柔结了婚。

    唐仪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做了很多偏激的事情,后来甚至还得了相思病,完全活在了自己的幻想中,觉得自己就是赵太太。

    赵柏林感念于他们曾经共同战斗的日子,把她送去进行心理治疗。

    后来康复之后,唐仪就移民出国了,这么多年,她再也没在赵家人面前出现过。没想到现在她的女儿又出现了。

    “所以赵思琳说是爸爸的女儿,其实是因为唐仪的相思病并未痊愈,而且她一直幻想赵思琳是爸爸的女儿,并且把这个想法灌输给了赵思琳。”赵清妡一下子便推断出了这个结论。其实从赵思琳的名字上就能看出来,唐仪一厢情愿地让自己的女儿随了赵柏林的姓,还取名为思琳,分明就是思念赵柏林的意思。想到这里,赵清妡忍不住感慨,唐仪对爱情太偏执了,偏执到彻底迷失了自己。

    “有这个可能。不过谁又能确定赵思琳就一定不是父亲的女儿呢?要不然我让人去偷偷找到她的dna样本,让二哥给她和咱老爸做一份亲子鉴定?”赵继闫这么说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但也有认真的成分存在。他是一名律师,而律师在法庭上就是要拿证据说话。一旦证明赵柏林和赵思琳没有血缘关系,那么她演的戏也就该下台了。

    “你这臭小子说什么呢!连我都敢消遣了?”赵柏林气急败坏地敲打了一下他的头,以示教训。

    ---题外话---

    三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