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2只有这样的女孩,才配得上自家儿子
    就在赵清妡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潘文卓再次找到了学校里来。

    “乔夫人?”赵清妡颇为意外。但是细想之下,她大概也能猜到潘文卓是为何而来。

    潘文卓愣了愣,表情里闪过一丝尴尬。“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是叫我伯母吧。”潘文卓堪堪收起了架子,表现得慈眉善目。

    她亲善的态度倒是让赵清妡有些诧异。“伯母找我有事吗?”赵清妡淡笑着问道。虽说之前潘文卓对她冷眼相待她并不放在心上,她也知道潘文卓打自己一巴掌是源于误会,但若是现在就让赵清妡表现得跟她有多么亲密,赵清妡还是做不到。即使潘文卓是乔隽西的母亲。

    不过这一次的接触,倒是让潘文卓觉得赵清妡进退有度,不骄不躁,识得大体,不愧是赵家教出来的孩子。“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喝杯咖啡?”潘文卓的态度明显要亲善许多。

    赵清妡忙着应付考试,自然没有喝咖啡的闲情逸致。但既然潘文卓提出来了,她又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找了一家学校附近的咖啡馆。

    赵清妡点了一杯焦糖玛奇朵,看到上面的树叶拉花时,她不由得想起上次跟乔隽西喝咖啡的场景,两个人还关于咖啡的味道做了讨论。当然两个非专业的人是讨论不出什么结果的。

    “你不问问我为什么来找你吗?”潘文卓打量了赵清妡许久。赵清妡的容貌自然是无可挑剔的。虽然之前见过两次,但她从未仔细观察过赵清妡。现在越看倒是越觉得满意,甚至产生了一种只有这样的女孩,才配得上自家儿子的想法。

    她们进店已经有一会儿了,赵清妡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非常沉得住气,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我猜伯母是为了上周末的事情来的吧,很抱歉,我没能如约去拜访您和乔爷爷。”赵清妡虽然能猜出潘文卓来找自己的缘由,但是对于她的目的,赵清妡还是无法琢磨透彻。

    潘文卓点点头。眸中露出一丝赞赏,然后旁敲侧击地问,“那么,我能知道原因吗?”

    因她的问题,赵清妡眼中闪现出疑惑,难道乔隽西没跟他母亲说过?

    “如果我说我被绑架了,您信吗?”

    潘文卓握着杯子的手抖了抖,她重新将执起的咖啡放回到桌上,眸子不复平静,连声音语调都有些不平稳,“你说什么!”

    赵清妡没想到潘文卓的反应会这么大,赶忙出言安慰,“伯母,你别紧张。我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么。”

    “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仔细说说。”潘文卓又将赵清妡打量了一遍,确认她无碍,才稍稍松了口气。

    赵清妡只好将那天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潘文卓听完后,脸上几乎失去了颜色,“没想到……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胆大妄为……”

    “伯母,您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从潘文卓的反应来看,这件事是乔家人所为已经确认无疑了。

    “啊?不……我是说那些歹徒太狂妄了。幸好你没事。改天跟爷爷说明情况,他也就气消了。”潘文卓的神色慢慢恢复了正常。

    或许是有了心事,之后的谈话潘文卓有些心不在焉,后来借口有事便同赵清妡分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