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5房间的一切,都妙不可言
    若不是午饭席间赵清妡滴酒未沾,她恐怕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她实在难以想象这两个幼稚的字眼会从成熟稳重的乔隽西口中说出来。

    果真是喝醉了呢!

    于是赵清妡好声好气地诱哄,“你先去床上躺着,我下楼去给你把醒酒汤端上来。”方才倒是忘了,这会忽然又记了起来。

    乔隽西似乎并没有那么容易上当,他拉着她不放,“你不会下楼了就不上来了吧?”他深潭般地眸子仿佛要将她看穿似得,弄得赵清妡几乎要以为他根本没喝醉。

    不过他孩子气的言语又让赵清妡哭笑不得,只能出言安抚,“不会。”

    乔隽西这才松了手,有些不耐烦地催促了一句,“那快点。”

    赵清妡不由得失笑。一边走出房间,一边在想,她应该把刚才那段对话录下来的。保管等乔隽西酒醒之后咬牙切齿地想要毁灭证据。

    赵清妡很快就端着醒酒茶回来了。

    乔隽西果真还站在原来的位置在等着她。

    赵清妡有些无语,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他,“先喝了吧,喝了会好受一些。”

    乔隽西接过杯子并未直接喝,而是端详了一会儿,才对上赵清妡的视线,“你让人准备的?”

    赵清妡被他盯得都要不好意思了,点点头,催促他,“快喝吧。”

    乔隽西这才痛快地一口喝了个干净。

    赵清妡从他手里将空杯子接过来放到了一边,然后替他掀开了床上的被子,又扶着他走到床头,“好了,快眯一会儿吧。”赵清妡心里想的是希望乔隽西能够早睡早醒。不然等她那几个哥哥先醒过来,看到乔隽西从她的房间走出去,指不定又要怎么调侃她呢。到时候她恐怕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嗯。”乔隽西微微皱了皱眉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头疼。

    他慢慢地坐下去,脚下却突然一个不稳,于是便带着赵清妡双双倒在了身后柔软的大床上。被子上似乎沾染了赵清妡独有的香气,闻起来清香袭人。

    待赵清妡反应过来想要起身,乔隽西却再次将她拉回到床上。

    乔隽西撑起了身子居高临下地凝睇着她,赵清妡亦怔怔地望着他,微微有些不知所措。

    四目相对,一种不知名的情愫迅速地开始裂变反应。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梳理着她凌乱的空气刘海,随即,一个吻悄然无声地落在了她的眉心。

    赵清妡心中莫名一悸,就像是楼下池塘里的荷花花瓣,飘零在水面上奏起的涟漪,一层一层地朝着心底涌来。

    脸颊晕红的同时,她想要将乔隽西推开,然而他的吻却更加肆意地洒了下来。从眉心到鼻尖,再到脸颊,最后辗转于唇间……由浅入深地设下诱惑,让赵清妡一点一点深入沦陷。

    温热的阳光透过飘窗洒在床上,照亮了两个人的脸庞,偶有一丝微风,裹挟着纱帘轻轻摇曳,像是在害羞地偷窥情人间的亲吻。

    这房间里的一切,都美妙得不可言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