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0智斗老爷子
    蒋丽琴的热情,让赵清妡险些招架不住。

    她抬头看了眼乔隽西,乔隽西才淡淡地介绍:“这位是二伯母。”

    赵清妡这才仪态大方地叫人,“二伯母好!”

    随后便被蒋丽琴和郭若兰婆媳俩带进了大厅,赵清妡也逐一认识了乔家的成员。

    相较于蒋丽琴的热情,潘文卓的态度倒是显得冷淡许多。她只是站了起来,优雅地朝着赵清妡点了点头,眼底夹杂着温和的笑意:“来啦。”

    赵清妡最后被带到了乔长青面前。就算不用介绍,赵清妡也能知道这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就是这里的一家之主。

    其实,她一进门就注意到老爷子了。满头银发,像是刚下过一场冬雪。深陷的眼窝,精锐的双眸,清晰可见的皱纹,昭示着岁月的沧桑。

    “乔爷爷,您好!”赵清妡拿出了晚辈该有的姿态,真诚地向他问好。

    不过乔老爷子似乎并不吃她这一套,稳如泰山地坐着,手里握着两颗大核桃,仿佛并没有听到赵清妡的问好。

    赵清妡没听乔隽西提起过老爷子耳朵不好,所以想着老爷子大概还在为上次失约的事情在生气。

    显然,老爷子是在等她表明一个态度。

    好在赵清妡早有准备,“乔爷爷,对不起,上次无故失约是我的错,还请您能原谅我。听隽西说您喜欢字画,我之前刚好收藏了一副王一玄大师的《绶带鸟》,不知道乔爷爷您是否喜欢?”既然来了,赵清妡自是有备而来。

    赵清妡的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对她刮目相看。本以为她是个天真单纯的豪门千金,却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懂得对老爷子投其所好。

    乔隽西也被她震撼到了。他根本不知道赵清妡会来这么一招。前两天赵清妡抱了个大长盒子放在他的后备箱里,他问是什么。赵清妡还说是钓鱼竿来着,还约他改天再去帝宫顶楼钓鱼。现在想来,那盒子里放得应该就是她说的那幅画。绶带鸟的寓意是“长寿”,对老爷子这种上了年纪的人,最看重的莫不是健康长寿。这丫头果然机智聪明。俊颜上的清冷渐渐被一抹赞赏和温柔所取代。

    因为谁都知道,赵清妡来这么一招,老爷子必定会中招。

    事实上,赵清妡的一番话说完,乔长青的反应是最大的。他原本有些佝偻的身子都一下子坐直了许多,眼睛里闪耀着渴望的目光。只不过嘴上却还维持着自己尊严,“哦?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对字画也有研究。不过听说王一玄大师已经封笔了。”老爷子虽装着无动于衷的样子,但分明已经蠢蠢欲动。他这么说也是为了考考赵清妡。

    不过赵清妡一下子就识破了老爷子设下的陷阱。“的确。《绶带鸟》不是王一玄大师最出色的作品,但也是他创作巅峰时期的作品。如今他封了笔,收藏价值就更高了。”

    乔老爷子的目光更热切了一些。他打量了赵清妡一眼,心想既然说了这么多,赶紧把画拿出来瞧瞧啊。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难道非要他点明吗?

    见赵清妡两手空空的样子,乔老爷子有些失落和气愤。这小妮子该不是骗他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