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3深不可测的老爷子
    老爷子至始至终都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也没有再问多余的问题。他想知道的,别人都替他问了。

    不过,他也还没到玩物丧志的地步。席间,他一直注意着赵清妡和乔隽西两人的互动。那种小情侣之间眼神是骗不了人,所以当他看到两个人时不时地暗送秋波,他心里也松了口气。

    毕竟乔隽西和赵清妡能走到一起,实在太顺利了。好像这件事完全就是在按照他心里设定的好的剧本在发展,保不齐其中有做戏的成分。

    而只有真正的两情相悦,才能真正地将赵乔两家捆绑到一起,这样的关系才能够牢靠。

    饭后,当赵清妡将那幅《绶带鸟》交到老爷子手上时,老爷子就爱不释手地品鉴起来了。

    “果真是王一玄的手笔,真迹!真品啊!”

    直到乔隽西带着赵清妡离开,老爷子都还饶有兴味地研究着画作。

    当乔隽西的车慢慢地驶离乔家大宅,赵清妡才有了如释重负的感觉。

    毕竟,面对着乔家那么多人,她还做不到游刃有余。

    不过此刻她倒是想起当初乔隽西去赵家的时候,她还记得自己曾经问乔隽西是否紧张,他倒是从容地说:还好。

    “你当时去我家的时候,真的没有一点点紧张吗?”赵清妡又问了一遍。因为她今天亲身经历了一次乔隽西之前的经历,感受到了那种来自一整个家族对你的各种试探与询问的尴尬。

    推己及人,想必那时候乔隽西的心情也并不轻松。

    “怎么?你刚才很紧张吗?别担心,你刚才表现得很好。”进退有度、宠辱不惊、泰然自若,她的表现无可挑剔。

    在乔隽西眼里,赵清妡今晚的表现堪称完美。

    事实上,就算赵清妡今晚上表现得很糟糕,也不会改变什么。他们依旧会订婚,依旧会结婚,在时光的轻浅之中心安老去。不会受今天晚上任何一个人的影响。

    听乔隽西这么说,赵清妡心里倒是踏实了许多。

    “乔爷爷,似乎没有传说中的那么……”赵清妡一时之间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总之,乔长青给她的印象与想象的完全不一样。那个工于心计、老谋深算、雷霆万钧的乔董事长似乎并未出现。在赵清妡看来,乔长青也不过是个垂暮的老者而已,不过心怀几分执念罢了。就像大多数的老人一样,他也把时间和注意力都放在了品茶、玩核桃、研究字画上了。

    乔隽西知道她要说什么。他冷笑了一声,“老爷子本来就喜怒无常,深不可测。不过你今天的那幅《绶带鸟》的确是把他哄住了。毕竟年纪大了,抵御不了太大的诱惑。但你别以为他真有一颗服老的心,他的野心,从未停止过。”

    若不是现在老爷子的确是有些力不从心了,他又怎会把乔氏的权利一点点交出来。然而由始至终,对乔氏集团的控制权,都牢牢地控制在他的手中。这样的一个老人家,又怎会和那些广场上打太极的老头儿一样心境明朗。

    就像古代的那些天下独尊的帝王一样,越老,想要抓住的东西就越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