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我跟我父亲不一样
    乔长青眉头深锁,眼神里的光芒变得更加凌厉可怖,他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可是乔隽西却偏偏不肯“息事宁人”,他彻底被触怒了。

    书房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这个时候老爷子已经听不进去任何只言片语了。

    “你要怎么追究!”老爷子冷笑着问道,他觉得乔隽西的做法可笑至极、愚蠢至极!

    事已至此,乔隽西自是不怕得罪老爷子。

    “这个么,过几天您就知道了。不过……爷爷,您这么费心费力地维护乔家的声誉多年,守着’家丑不可外扬’的信条这么久,您觉得我们这个家是您想象中的家和万事兴的样子吗?”乔隽西平静无波地问道。

    但是他的每一个字都如重锤一般敲打在老爷子心坎上。

    老爷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紧盯着他,面色越来越惨淡,他一手捂着自己的心脏,一手颤抖地指着乔隽西,“你……你这个逆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乔隽西则上前一步不慌不忙地替他打开了桌上的降压药倒在了他手心里,然后又把茶杯递到他面前,“爷爷,您还是先吃点药消消火吧。”

    “你!”老爷子很想将手里的药一把甩到他脸上,再将茶杯里的水通通泼到他身上去,好让这个不肖孙子清醒清醒。

    但他是个很惜命的人,知道自己身子耽误不得。人越老总是越想活的长久一些。

    终究他还是攥紧了手里的药服下了。

    过了一会儿,他的心情总算稍稍平复了一些。

    继而他看向乔隽西的目光尽是冷落和失望,“老三,我真是错看你了。”老爷子连连摇头,“你出去吧。我不想看到你!”

    乔隽西并没有离开,反而笑了笑,似乎一点儿都不在意老爷子的态度。

    这是老爷子始料未及的。

    毕竟这么多年,不管是在公司还是在家里,他都保持着绝对的权威,从来没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而今天,乔隽西却处处与他作对,这让乔长青极度不习惯。

    “还不走?”乔长青真的一刻也不想再见到他了。因为他总觉得乔隽西留下来恐怕要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老爷子的预感没有错,乔隽西的确有戳心窝子的话在等着他,“爷爷,这么多年,您觉得您做的成功吗?不管是作为乔氏集团的总裁,还是作为一个大家长,我都觉得您很失败。我父亲是怎么死的您还记得吗?或许这么多年过去了,您早就不记得了。亦或许,他一开始就只是你掌控乔氏的一枚棋子而已,就像如今的我一样,随时都可以丢弃。而他却一直执着坚定的认为您最器重的人就是他。恐怕他到死才明白,在您心里,他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罢了。因为您竟然为了那一句’家丑不可外扬’,连他真实的死因都掩饰过去了。”

    提起往事,老爷子气得浑身发抖,“你……你胡说八道什么!给我滚出去!”

    这一次,茶杯毫不留情地砸了出去。

    只可惜,他力气不足,未能砸到乔隽西身上去。

    乔隽西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他一边退出去,一边留下一句耐人寻味的话,“爷爷,我跟我父亲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