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0他神清气爽的样子
    赵清妡一点点变得绵软无力,仿佛化成了一滩水,任由他孰轻孰重地撩拨,而后她飘荡成叠叠的涟漪。

    她只能伸手抱住他,攀着他巍峨的背,似乎握住了最后一根浮木,才不至于让自己沉溺。

    疼么?

    自然是疼的。

    她抓着他的手臂,仿佛要把他手臂上结实的肌肉捏散。

    而下一秒,他会像魔法师一般施展魔力将她的痛楚全部消除,只留下旖旎的风光。

    晚霞变得越发浓烈,浓墨重彩地渲染了半壁天空。

    而他们的配合也越发默契,渐入佳境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经历了几番轮回,赵清妡终于得以在他怀里慢慢平复自己的呼吸。

    天色渐渐暗淡下来,赵清妡感觉浑身散了架一样。

    昏昏沉沉之际,她忽然想起当初纪小芮她们调侃的话题。

    她现在终于可以回答她们了。

    ——乔隽西厉不厉害?是的,他很厉害。

    ——一夜几次?不清楚。但不仅限于夜里。

    ——一次多久?始于白天,止于夜晚。

    解决了这三个问题之后,赵清妡便沉沉睡了过去。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恢复体力。

    而她这一睡,三个小时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乔隽西真担心她会就此睡到天亮,不得不唤醒她起来用餐。

    熟睡之际乍然被叫醒,赵清妡脸上明显挂着起床气。

    “乖,起来吃点东西再睡。”乔隽西言语温柔,唯恐会加重她的床气。

    他柔情似水的声音带了安抚人心的作用,赵清妡这才意识到她是谁?她在哪儿?还有几个小时前的那一场让人精疲力竭的温存,也历历在目,让她一下子恢复了百分之百的清醒。

    “你你先出去!”她现在身上可是什么都没穿呢。

    “你确定不要我伺候你更衣?”看到刚才被自己吃干抹净的她好像所有的元气都被自己榨干了一般,乔隽西不得不怀疑她现在是否还有力气走出这个房间。

    赵清妡看着他浑身神清气爽的模样,不免生出些许怨念,为什么自己却是浑身腰酸背痛的?

    “我有自理能力,不敢劳您大驾。”她故作强势地说道。

    “好吧。那我在外面等你。如果有需要,你说一声。”乔隽西很绅士地退出了房间。

    确定乔隽西离开了,赵清妡才掀开了薄被。

    穿衣服的时候,赵清妡发现自己全身干爽,并没有大汗淋漓过后的厚重感。

    而她分明记得之前看着乔隽西匍匐在她上方,身上晶莹的汗水滴到她身上,让她的血液沸腾,浑身冒起热汗。

    所以,有人替她擦过身子了?

    是乔隽西!

    她竟然丝毫未曾察觉。

    她的脸瞬间烧了起来,一方面是感怀与乔隽西的体贴与柔情,一方面又因此而感到面红耳赤。

    说实话,此刻她的内心有些隐隐不安。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乔隽西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她后悔了,只是她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她和乔隽西之间递进一层的关系。

    不过她的这点疑惑和顾虑,很快就湮灭在乔隽西的百般细腻之中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