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1没有安全感的单身汪
    赵清妡听着便觉得关系有点乱,她耸了耸肩,“那你们自己协商解决吧。”横竖这种事情别人是管不了的。

    当然,对于赵继闫的话,她并没有任何异议。尽管这些年在感情上他的确是荒唐了些,但是这种事情想来赵继闫是不会糊涂的。

    赵清妡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收拾了东西便出门了。

    她先回了趟芳菲苑,然后准备带赵二哈去吹吹风。

    对于在这种天朗气清的日子里出行放风的行动,赵二哈表现出无与伦比的激动。

    从离开家门的那一刻,她就兴奋得一路走一路摇尾巴。

    要知道赵清妡最近一直忙着谈恋爱,已经冷落她许久了。

    而赵斯尧本来就是个大忙人,最近又心情不佳,很少能顾得上她。

    赵二哈觉得如果自己一直闷在屋子里,很快就要得自闭症和抑郁症了。

    每次她扒在阳台上看外面世界的时候,总觉得十分美好,让她无数次有跳下去的冲动。

    从人类心理学上来讲,这种情况就是抑郁症患者的症状——想自杀。

    当赵二哈从电梯里出来的那一刻,花花世界的气息迎面而来,让她顿时觉得自己的病不治而愈了。

    后来在公园里,又遇到了几个同伴,赵二哈就彻底玩疯了。

    不过她还是时不时地会停下来找找赵清妡,看到赵清妡还在,她便又扭头疯玩去了。唯恐赵清妡会弃她而去。

    嗯,这是一只没有安全感的单身汪。

    赵清妡则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看书看风景。

    不远处的广场上有许多小朋友在家长的陪伴下放风筝,一时间天空便成了风筝的海洋。

    各式各样的风筝在上空翱翔着,与之相伴的是孩子们此起彼伏的欢笑声。

    赵清妡忽然在众多奔跑的身影中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不是之前在超市看到的关点小朋友吗?因为追着风筝跑,她还踉跄了一下,索性他身后跟了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一手将她抱了起来,另一只手还攥着风筝线。

    对于这个男人,赵清妡也是有过一面之缘的。那次宴会,他是关雪的男伴。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位风度翩翩、气宇轩昂的男子就是蒂凡的总裁展翌先生。

    赵清妡本想过去打个招呼,关点是那么可爱,她真希望会是三哥的孩子。

    这样说不定三哥和关雪还有破镜重圆的可能。

    虽然关雪一再否认,也极力地想要撇清和三哥的关系,但赵清妡还是觉得他们之间是有可能的。

    赵继闫放lang形骸的生活就是从关雪离开后开始的,关雪在赵继闫心里绝对是个独一无二的存在。

    然而解铃还需系铃人。他们之间的爱与怨,也只能由他们自己解开。

    赵清妡叹了口气。

    这时,手机响了,是乔隽西打来的。

    因为乔隽西说过周末要加班,所以赵清妡特地没有去打扰他,为的就是让他心无旁骛地工作。

    “在做什么?”乔隽西满是磁性的嗓音萦绕在耳边。

    “我带二哈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赵清妡瞥了一眼已经玩疯掉的赵二哈。

    “是么。来公司吧,带上赵二哈一起。”乔隽西忽然说道。并非是提议,而是一种半命令的口吻。

    赵清妡有些迟疑,带赵二哈去公司真的好吗?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