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788不能被别的男人霸占(2000+)
    赵继闫跟赵又添可完全不一样。他懂风月,解风情,所以也就多了一份潇洒不羁的气质。

    那么当他面对赵又添和李加岑现场直播的时候,他当然要做一点符合他气质的事情。

    从自己的跑车上下来之后,赵继闫便跑到了路虎旁边,敲了敲车窗。

    视线里莫名闯入一个男人的身影,赵又添才如梦初醒,抽身而退。

    而后赵又添和李加岑先后下了车。

    “二哥,艳福不浅。”赵继闫一脸邪魅地打趣道,揶揄的目光辗转在李加岑和赵又添身上。

    赵又添没回答,直接迈开了腿向别墅走去。他了解赵继闫的个性,此时若是搭理了这个家伙,恐怕他会没完没了。

    以赵继闫律师的职业素养,赵又添自认为无法与他雄辩。

    赵继闫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反正赵又添的态度几十年如一日,他早就已经习惯了。

    所以他便把视角放到了李加岑身上,他笑呵呵地,正要开口,李加岑却冷着脸,道了声:“赵律师,再见。”

    对于破坏她好事的家伙,李加岑难以给出笑脸。

    刚刚她差点就能引导赵又添主动了,说不定以后赵又添都会热衷于跟她接吻,乃至进一步深入。都怪这个不合时宜出现的家伙,让她功亏一篑。

    李加岑恹恹地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车钥匙,而后驱车离开了。

    赵继闫一时有点怔忪。不是说李加岑热情奔放吗?

    为什么他感觉刚才李加岑说话的语气跟二哥很像?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喉咙结了一层薄冰。

    抽回视线的时候,不经意地看到赵又添的车钥匙还没拔。

    啧啧,这两个人!

    于是他好心地从副驾驶那一侧爬上路虎,替赵又添取下了车钥匙。

    下来的时候,不知踩到了什么,脚下一阵窸窣。

    于是他抬脚将东西捡了起来——

    他常常混迹风月场,自然秒懂那糖果般的包装下,实物为何。

    那张魅惑的面孔瞬间多了一份狡黠。啧啧,这是天雷勾地火的节奏啊!

    如果他刚刚没有出现,他们不会就要在这院子里上演男女大戏吧?

    额……

    难怪刚才二哥一副臭脸。

    难怪李加岑刚才也没给他好脸色。

    赵继闫忍不住笑了出来。二哥能有今天,他还真是没想到。

    他一手攥着在车里捡到的“宝贝”,一手摇晃着车钥匙进了别墅。

    “继闫,怎么是你?”看到是他,曾柔眸中掠过一抹失望。

    “怎么?不欢迎我回家?”赵继闫直接走到赵又添身侧,不怀好意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赵又添视若无睹。

    “李小姐呢?”曾柔看向门口。

    “噢,她开车离开了。真是没礼貌啊,都进赵家的院子了,也不进来打声招呼。”因着刚才李加岑给的冷脸,得理不饶人的赵继闫趁机抹黑了她一把。

    话说完,他如愿以偿地看到扑克脸更加阴沉了些。

    而后赵又添便转身上了楼。

    赵继闫贼贼一笑,尾随他而去。

    在赵又添关上房门的前一秒,赵继闫拦住了。

    “有事?”扫了眼站在自己房门口的赵继闫,赵又添淡然问了句。

    “你的车钥匙。”赵继闫甩了甩套在食指上的钥匙串,径自挤入了他的房间。

    “搁着吧。”赵又添指了指自己的书桌。

    “还有事?”

    赵继闫放下后并未离开,而是定定地看着赵又添,脸上带着邪佞。所以赵又添的语气里夹杂着不耐烦。也不知道赵继闫心里藏着什么猫腻。

    “还有这个,也还给你。”赵继闫慢慢地展开手掌心,掌心里赫然躺着一片包装华丽的东西。

    赵又添瞥了一眼,“这是什么?”

    赵继闫给了他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还是作出了回答:“计生用品。”

    赵又添:“噢。”

    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反应,赵继闫有些不甘心,“什么噢?这是你的东西。别不承认!”

    “我没见过。”赵又添的语气不起波澜。

    “真的假的?”赵继闫身为律师自有辨别真话假话的能力,看赵又添的表情所言非虚,他又补充了一句,“这可是在你车里捡到的。”

    这下轮到赵又添存疑了,他满脸写着不可思议。

    然而他的疑惑,却给赵继闫提供了答案,“噢……我知道了。”他拉了个长长的音。

    赵又添自然也读懂了赵继闫的弦外之音。

    既然东西是在他车里发现的,又不属于他,那么只能是属于李加岑了。

    只是李加岑随身携带此物作甚?

    赵继闫并没有继续探究下去,反而将东西一收,慵懒地道:“打扰啦,二哥,早点休息。”

    “等等。东西留下。”赵又添以命令地口吻说道。

    赵继闫故作诧异,“你不是说不是你的吗?”

    赵又添并未强行说服,只事不关己地开口,“前两天我在医院看到关雪了。”

    赵继闫轻松的表情骤然收紧,而后又变成一脸纨绔,“关我什么事?”

    赵又添继续道:“她进了产科专家门诊。”

    赵继闫按兵不动三秒钟,然后故作从容地转过身,佯装轻松地问,“她又怀了?”

    赵又添面无表情,“我怎么知道。”他又不是产科医生。

    赵继闫乖乖认怂,谄媚地奉上那枚闪亮亮地tt,“二哥,帮着给打听一下。”

    “不是不关你事吗?”赵又添反将他一军。

    赵继闫心中不平,世人皆以为赵又添与世无争,心性淡泊,殊不知他的套路也深的很呢。赵继闫只能再放低姿态,化傲娇为撒娇,“二哥,你别戳穿我嘛!”

    说完,赵继闫真想抽自己俩嘴巴子,好把自己从执迷不悟中拍醒。

    赵又添从他手里取走了东西,语气极为高冷,“我要休息了。”

    赵继闫便乖乖离开了,还极为绅士地替赵又添关上了房门。

    赵又添端详着手里躺着的那枚抱着精美、看起来像口香糖的tt。

    他只看了一眼,便随手便将东西扔进了垃圾桶。李加岑的东西,哪怕扔掉也不能被别的男人霸占。即使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弟弟。

    然而没隔多久,他又从垃圾桶里把东西翻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