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24挥之不去的“放狠话”
    李加岑这次说的是认真的,赵又添知道。

    第二天查完房路过护士台,一个小护士喊住了赵又添,“赵主任,今天我生日,我想邀请你女朋友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麻烦你跟她说一下。当然,如果你没有手术的话,可以一起。”

    赵又添疑惑地瞧了小护士一眼,他知道李加岑跟护士们混得很熟,但什么时候熟到了可以请对方参加私人聚会的地步?

    “为什么请她?”赵又添很好奇。

    “李小姐又不是什么外人。况且她平时经常买东西给我们吃,上次还给我们带了帝宫的美食,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回请她,也是应该的。”小护士笑着说道,而且有李加岑在,还能把整个聚会的气氛给带起来。

    听完,赵又添不得不承认,李加岑有她独特的人格魅力。

    “她出差了,明天才回来。”赵又添淡淡地告诉她。

    小护士瘪了瘪嘴,甚是失落的样子,“那真是太可惜了。真的好希望李小姐能来。如果她提前回来的话,麻烦转告一声。”

    赵又添微微颔首。

    这一天,赵又添工作有些心不在焉,一份病例足足写了两个小时。这算是突破他的最低效率了。

    他知道他的状态不佳大抵与李加岑有关,可是他讨厌这种受人控制的感觉,准确来说,他讨厌这种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

    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平时他都希望手术能少一些,好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休息、做研究、给自己充电。

    但今天,他却希望能够多安排几台手术,好让他的思绪停不下来。

    因为一旦放空,李加岑昨晚的“放狠话”就会来来回回地在他脑海中演绎。

    偏偏今天只安排了一台手术,已经在上午完成了。

    韩苜心是傍晚快下班的时候来找他的。

    赵又添有些恍惚。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还以为是李加岑,结果看到走进办公室的人是韩苜心,赵又添刚冒起微光的眸子又暗了下去。

    韩苜心没有错过赵又添的这一表情变化。但她还是若无其事地踏进了他的办公室。

    “明天你有两台手术,要不要我帮你分担?”韩苜心没头没尾地来了这么一句,让赵又添有些疑惑,“怎么了?”

    “戴维教授来b市医科大学做演讲,你不想去听吗?”戴维教授是赵又添和韩苜心在美国留学时医学院的一个教授。他很欣赏赵又添,曾经还想让赵又添留校执教,只可惜赵又添执意要回国,让戴维觉得他不识好歹,从而断了联系。

    此次戴维来华演讲,韩苜心想帮他们重新修复关系。

    赵又添疏离的眸子未有什么波澜。

    “如果你去的话,我现在给你订机票。”韩苜心知道戴维教授的讲座对于赵又添来说是个不小的诱惑。当初在美国的时候,赵又添为了加入戴维教授的研究小组,把他所有的论文和视频讲座资料研究了个便,最终pk掉了十几个自视甚高的美国学生,获取了名额。

    赵又添的确是心动的。

    “好。”他思忖了片刻,给出了答案。

    ……

    前往b市的飞机上,赵又添的眼皮有点跳。

    他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怎么了?”韩苜心细心地发现了。

    赵又添放下手,淡凉地回了句,“没什么。”

    韩苜心故意忽略掉他的冷淡,兴致冲冲地道:“我订了戴维教授下榻的酒店,讲座大概9点结束,到时候可以跟戴维教授叙叙旧。”

    赵又添轻轻“嗯”了一声,而后便戴上了眼罩。准备以一场短暂的睡眠来度过这两个小时的飞行。

    见状,韩苜心悻悻地闭上了嘴。

    两人到达b市医科大学的时候才六点半,在此之前他们先在酒店里用了晚餐。

    凑巧的是,他们在大礼堂的门口碰到了戴维教授。

    戴维教授看到赵又添表示很惊讶,毕竟在他带过的学生当中,赵又添的天分是数一数二的,只可惜赵又添不愿意留在美国。对于这件事他一直觉得很遗憾,不过时隔这么多年,再次见到赵又添,倒是一下子释怀了。

    他也明白,赵又添之所以做出那样的选择,是因为他骨子里的倔强和执着。

    所以此次师徒的见面有点一笑泯恩仇的意思。

    “韩,谢谢你让我再一次见到赵。等会儿讲座结束之后,我请你们喝酒。”戴维教授朗声笑着说道,显得很豪爽。

    “怎么能让戴维教授请呢。您来中国,自然是我和又添请您。”韩苜心表现出她一贯的知书达理。

    戴维教授似乎很愉悦,他频频笑着点头,“都行。那等会儿见。”

    戴维教授的讲座向来声情并茂,深得学生的喜欢。

    但赵又添却不知为何,听得有些心不在焉,仿佛怎么也融入不了戴维教授的演讲内容,他的思维有些混乱,让他难以消化戴维教授的知识盲点与难点。

    李加岑放的“狠话”又开始在他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回响,让赵又添有些如坐针毡。

    而他的眼皮又开始不听话地乱跳起来。

    虽然他相信科学,西方医学说眼皮跳类似于眼睑痉挛,中医称眼皮跳是胞轮振跳,但此刻赵又添却不由自主地想起老人们常说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

    而他正是右眼皮在跳。

    那么有什么灾难正在或即将发生在他身上?

    心里隐隐有些不安。难道跟李加岑有关?

    这种念头一旦冒出,便再也刹不住了。

    不行,他得赶回去。

    赵又添赶忙拿出手机订机票。现在是八点,从学校到机场还要一段时间,订9点的飞机应该还能赶得上。

    看到赵又添离开了礼堂,韩苜心心下生疑,亦赶忙追了出来,“又添,你这是要去哪儿?”韩苜心叫住了他。

    “我回s市。”赵又添如实说道。

    “现在?”韩苜心表现出无比的诧异,他们不是原定今晚留在b市不回去了吗?连酒店都订好了,赵又添怎么说走就走?

    “对,就是现在。”赵又添斩钉截铁地说道。

    还在找”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