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1章 841一晌贪欢的报应
    “乖,我现在就取悦你。”赵又添抹去李加岑汩汩而出的泪水,而后又温柔地将泪痕都吻掉了。

    赵又添从没以这样的口吻说过这样的话,李加岑听得浑身一阵酥麻,仿佛被强行注入了一管麻醉剂,让她刚才那种深入骨髓的刺痛都变得不痛不痒起来。

    原来,赵又添也是会说好话的。

    原来,赵又添也是有说情话的潜质的。

    赵又添是说到做到的人,下一瞬李加岑便体验到了被取悦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原来,言情小说也是写实的。

    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

    如果说刚才她感觉自己被人踩入了云泥之中,再无翻身的余地,那么现在她便感觉被人捧到了云端深处,她已然感知不到自己的身体,她只能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雀跃着,是从未有过的兴奋。

    快乐的感官被放大了成千上百倍,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知足常乐的人,但她从未体验过一个人的快乐可以抵达这种程度。

    仿佛,可以为了这种快乐甘愿赴死。

    难怪古人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难怪古人亦云:“**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真是太特么贴切了!

    这种快乐持续了多久,李加岑并没有概念。

    似乎时间的维度被无限拉长了。

    之前所感知到疼痛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愉悦所庆贺。

    明明累极了,又再次被这种愉悦唤醒。

    一次又一次……

    直到她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

    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被赵又添拖到了另一个地方,一股股温暖冲刷而下,稍稍缓解了她的疲惫,而后她在另一种舒适中她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意识。

    李加岑是在浑身的酸疼中渐渐恢复意识的。

    她缓缓地睁开眼,一边回忆着此前发生过的事,一边尝试着唤醒自己。

    等她彻底清醒了之后,酸疼的感觉也就更加明显了。

    那种酸爽的感觉,像是做了5分钟倒立,10分钟平板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跳,5分钟高抬腿以及米长跑的总和,而后留下了短期内全身不遂的后遗症。

    稍微动一动,都想喊“救命!”

    李加岑忍不住叹了口气,只怪老娘太年轻,对传说太轻信。

    唉,还是要节制啊。

    以后再也不逼问赵清妡乔总多厉害了。难怪赵清妡不说呢,都是泪啊。

    不过浑身的酸痛倒是缓解了原本右手的伤痛。

    她稍稍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这时天际已开始泛白,李加岑这才发现昨晚进行的太匆忙,竟然连窗帘都没拉。

    透过偌大的落地窗,就能看到渐渐被日出晕染的云雾,仿佛近在咫尺,唾手可得。

    片刻后,李加岑的注意力才回到房间内。

    屋子里有些幽暗,似乎显得有些空旷。

    她这才意识到赵又添竟不在此。床的另一侧空荡荡的。

    她费力地支起身子坐了起来,好让自己的视角变得宽阔一些。不过也没有捕捉到赵又添的身影。

    也不知道床的质量是不是太好,竟然连一丝睡过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仿佛凌晨的那一场爱恨纠缠只是她的假想。

    她伸手触摸了一下,没有温度。

    赵又添似乎将他的痕迹都抹去了。

    他该是离开很久了吧。

    李加岑呆呆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而后她轻轻地掀开身上的薄毯,借着日出的斑驳光亮,她看清自己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男士睡衣,丝绸的料子质感很好,是属于赵又添,很符合他的品味。

    而她原本身上穿的吊带睡裙和睡袍不翼而飞,显然是被赵又添收拾了。

    他可是个有洁癖的人呐。大概受不了房间里凌乱吧。

    难怪连床都收拾地那么规矩。

    李加岑稍稍感到庆幸,他还算仁慈,没有把她当成垃圾清理掉。

    嗯,这种想法似乎显得悲观了。

    毕竟他的的确确花了很大的力气取悦了她,还给她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甚是体贴。

    李加岑低头透过宽大的衣领瞄了一眼,果然没叫她失望,现种的草莓遍布,一片丰收艳丽之景。

    待把凌晨发生的情景和此刻的现状都消化了之后,李加岑才下了床。

    触地的一瞬,让她再次感受了一遍全身的酸疼。

    一晌贪欢的报应啊。

    她先是打开窗户透了口气。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此刻她站在悦山之巅,将整座城市尽收眼底。

    繁华的都市将醒未醒,变得甚是渺小,而她的心胸却因此变得豪迈起来。

    到此为止也好。

    趁着彼此还没有敌意,否则她的爱就成了一场笑话了。

    刘若英深情地唱:“做不成你的情人,我仍感激。很爱很你,所以愿意,不牵绊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飞去……”

    其实,赵又添的表现已经大大超出李加岑的期待了。

    至少那样的欢愉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赵又添表现得诚意满满。

    所以,如果他执意要走,她不挽留。

    不过,如果他还没有离开,那么她绝不会放开。

    李加岑默默在心里打了个赌。

    设下了这场赌局之后,李加岑才走出了房间去寻赵又添的身影。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李加岑已经有点绷不住了。

    楼下并没有灯火,或许赵又添真的已经离开了。

    她自嘲地笑笑,尴尬地维持着微笑。

    然后怀着仅存的那点期待,一步步地下楼去。

    内心深处,她还是抱着幻想不肯放。

    人总是不愿轻易服输。

    万一他还在呢?

    即使不在楼下,也说不定在别墅的某个角落里。

    然而她将楼下的客厅开的灯火通明,也没有见到赵又添的身影。

    仿佛几个小时前的甜蜜和快乐终于迎来了报复地沉痛,她有些不甘,跌跌撞撞地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去找。

    心,疼得无法呼吸。好像有无数只魔爪在撕扯着她的心脏。

    把楼下的房间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赵又添,李加岑疲惫地瘫坐在沙发里,所有的期待一点点熄灭。

    她输了。

    她眼神空洞地扫视了一下华丽的别墅。

    该走了。

    离开这个不属于她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