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856求收留,求包养
    “你两天没回家,妈以为你在医院忙得不可开交呢。还担心你顾不上吃饭,熬坏了身体,让李阿姨准备了好些你爱吃的菜和补汤准备给你送去,只不过没打通你手机,又怕太招摇,所以才没去。估计那竹荪鸡汤和牛腩煲现在还炖着呢,等着你回去吃呢。未曾料想你却在这里金屋藏娇……”赵继闫拖着常常的尾音,怀揣着看好戏的心情。

    赵又添睥睨了他一眼,“若是曾姨问起,就说我明儿个中午回去。”

    赵继闫意味深长地点点头,而后往沙发上一坐,特别轻松自在地把两腿往茶几上一搁,甚是悠然。

    无意之间他瞥见了客厅里的那只巨大的行李箱,斜勾着薄唇问,”这是打算同居的节奏?”

    话音刚落,迎头砸来一瓶矿泉水,好在他眼疾手快接住了,”我去,二哥你什么时候变这么暴力了。砸伤了我,这世界上可就少了一名出色优秀的律师了。就算砸不伤我,砸坏了这地板也不好啊,这可是大哥为你精挑细选的大理石,很贵的。就算砸不坏地板,打扰了这屋子里的空气也不好。”

    李加岑听得有些头疼,难道做律师的话都这么密吗?跟唐僧念经似得。

    赵又添又递上了一颗白色药丸,冷声道:“你话太多了。”

    赵继闫拿起药丸端详了片刻,而后一副难以置信的语气,“不是吧,我就多说了几句话,你要毒哑我?”

    赵又添冷冰冰地制止了他的幻想,“解酒药。”

    “噢。”赵继闫笑了笑,肉麻地说道:“二哥,被你关心真幸福。”他意味深长地给李加岑使了个眼色,

    而后一口把药给吞了下去。

    这样的赵继闫完全不似想象中的,李加岑有些意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三天两头这么喝,还要不要命。”赵又添埋汰了他一句。

    赵继闫“嘿嘿”一笑,然后颇豪迈不羁地来了一句,“醉酒当歌,人生几何。”

    李加岑疑惑地看了赵又添一眼,她觉得赵继闫的情绪有些不对劲。

    看似洒脱,却似乎是为了掩饰内心深处的怅然和低落。

    赵又添没说话,但用眼神肯定了李加岑的猜测。

    “行了,早点歇着去吧。”赵又添懒得在这里听他废话。

    赵继闫满脸写着不乐意,“怎么,嫌我碍着你们俩好事了?这么大的别墅,我偏安一隅的地方都没有吗?要不然我今晚就住你这儿了,我随便住个客房,保证不打扰你俩的好事。二哥你就行行好收留我一晚上吧,回我自己那儿空荡荡的,我一个人睡怪怕怕的。”赵继闫还配合着做了个胆小怕事的表情。

    李加岑看得寒毛耸立,谁能想在法庭上跟检察官唇枪舌战,直面各色罪犯的鼎鼎大名的律师在这儿装可怜无辜的小白羊?

    真想拍下来扔网上去供大家围观,一定能火。

    嗯,还可以搞一组“求收留”、“求包养”的表情包。

    这么一想,李加岑很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她这么一笑,顿时便吸引了赵继闫和赵又添的注意,他俩不约而同齐刷刷地看向她。

    李加岑赶忙收住窃喜的表情,学着赵又添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在笑我吗?”赵继闫铁着脸,故作愠怒地问道。

    李加岑耸了耸肩,给了他一个“笑谁谁知道”的表情。

    “说实话,我很好奇,你是用什么方法把我二哥追到手的?大家都认为他会孤独终老。”赵继闫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抱着,做好了聆听故事的准备。

    李加岑被问住了。其实她也没用什么技巧,就是一味地死缠烂打。至于到底是哪一点打动了赵又添,恐怕只有赵又添自己知道。她也很好奇,所以以询问的目光看向赵又添。

    “跟你有关系吗?”赵又添一脸冷漠。

    “我学习学习。活到老,学到老嘛。”赵继闫摆出虚心求教的样子。

    李加岑被口水噎了一下。她没听错吧?赵继闫可是出了名的情场浪子,他身边的女人每个月都会换个新面孔,居然要向她求教?真是让她诚惶诚恐。

    “赵律师,你可折煞我了。”

    “我认真的。”赵继闫收起了戏谑的表情,一脸严肃。

    “浪子回头金不换?”李加岑给赵又添使了个眼色,小声嘀咕了一句。

    赵又添很不客气地来了一句,“别理他。老毛病犯了。睡觉的时候记得关灯。”赵又添留下一句话便拎着李加岑的行李箱上楼去了。

    李加岑赶忙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你们有没有一点同情心啊。是不是亲兄弟啊。你们去相亲相爱,留我一个人在这里黯然伤神合适吗?”赵继闫孩子气地闹起了小情绪。

    李加岑听了只觉得好笑。刚才是谁说不打扰他们要当个小透明的?

    现在律师说话都不靠谱了吗?

    赵又添似乎早就习惯了赵继闫这幅德行,根本没搭理他。

    “我睡不着,借几口酒喝,二哥你不介意吧?”赵继闫朝楼上喊了一句。

    赵又添以沉默代替了回答。他没有嗜酒的习惯,自然不在乎几瓶酒。况且他酒柜里的酒都是赵斯尧从酒庄采购了放进去的,主要是起到装饰和摆设作用。

    李加岑下意识地往楼下瞥了一眼,而后忽然想起了什么,匆匆奔下楼去,抢在了赵继闫前头。

    赵又添有些诧异,亦停下了脚步,看着李加岑的反常之举。

    只见李加岑从酒柜里取出了一瓶酒来,半遮半掩地藏到了身后。

    “我不能喝的一瓶酒?”赵继闫向她身后探去。

    李加岑尴尬地笑笑,“其他的酒你随便喝。”

    “那我看看总行吧?让我见识见识到底是多么珍贵好酒。”赵继闫是真的来了兴趣。看李加岑那宝贝的样子,那瓶酒一定大有来头。要知道这酒柜里的酒都不便宜,当初采购的时候每瓶都是五位数以上的价格,都是珍藏版。

    “不是什么好酒。赵律师你就甭惦记了。我是怕档次太low,污了你的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