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2我这么好哄
    ,!

    “喂,你傻啦?”赵清妡见她半天没个反应,伸出五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赵又添也没想到平时咋咋唬唬,作威作福的李加岑会被两份见面礼给吓傻,看着她目色凝固的样子,赵又添有些忍俊不禁。

    李加岑的确是傻掉了。她花了一分钟时间确定这不是梦境,这不是玩笑。

    然后在赵柏林夫妇等待她表态的时候,她勉强维持着仪态,礼貌地笑了一下,“谢谢伯父伯母,不过请稍等一下。”然后她将装着新房钥匙的锦盒搁在了茶几上,转头看向赵又添,“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赵又添欣然应允,向父母打了个招呼便将李加岑带到了一旁的会客厅。

    进入到和赵又添两个人的空间之后,李加岑才又找回了自己,呼吸也变得顺畅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李加岑压低了嗓音问,一脸纠结的样子。

    本来她还担心自己等会儿宣布明天要跟赵又添领证的事情会让大家感到一记重锤,没料想人长辈一上来就给了她两记重锤。

    果真还是她的道行太浅了。

    “显而易见,他们已经把你当准儿媳了。”赵又添云淡风轻地说道。

    “他们的样子感觉……嗯……”李加岑瞄了一眼赵又添,悻悻地没往下说。

    “嗯?”她的欲言又止让赵又添生疑。

    李加岑再次确认了一下赵又添的情绪,然后撞着胆子开口:“唔……感觉……要把你清仓大甩卖一样。”

    语毕,她便怯怯地缩回了脑袋。这话可是对赵又添有大不敬之嫌。

    赵又添对她的不恰当比喻持保留意见,平静的眸子翻了一股浪之后又再度恢复平静。他好整以暇地盯着李加岑心虚的样子,一本正经地问:“那你准备出价多少把我这个便宜货接手?”

    李加岑“咦”了一声,赵又添现在也学会幽默了吗?

    她咬了咬唇,似是思忖了一番,然后腆着笑脸凑到了赵又添怀里,娇娇柔柔地粘腻道:“一辈子够吗?”

    赵又添心弦一动,这一波套路他服!

    “刚才我的表现是不是很low?”李加岑有些担心自己无法给赵家长辈留下好印象。

    李加岑患得患失的样子顿时激起了赵又添的保护欲,他轻轻揉揉她的头发,“你没见过世面的样子还挺可爱。”

    李加岑:“……”

    她瞋视他一眼,他这是损她还是夸她呢。

    “那麻烦见多识广的赵医生指点一下,接下来我该怎么办?”这也是她把赵又添叫出来的初衷。

    那可是一套房子啊。

    要知道现在这社会,人们可能为了一抔土而大打出手闹上法庭,而赵柏林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把一套近千万的房子送给了她,她的确诚惶诚恐。

    “很简单。四个字:欣然接受。”赵又添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他们赵家,最不缺的大概就是房子了。他们家老大和老四,在高中时候就开始学着运营房产公司了。而小五小六现在除了学业,也在做海外房产投资项目。当然,这些赵氏集团的企业结构如果以后李加岑有兴趣,他会慢慢告诉她。现在一下子跟她交底,怕是真要把她吓坏了。

    李加岑盯着他看了几秒,突发奇想地开口,“要是我接受了,伯父的下一句话该不是:既然收下了房子,那就尽快离开我儿子吧?”

    赵又添伸出手指戳了戳她脑门,“你电视剧看多了。”

    “伯父伯母真的不是在考验我的人品?”这么大的蛋糕摆在她面前,李加岑有诸多顾虑也是正常的。

    “你的人品早就通过考验了。”他们都相信小七的眼光。若是李加岑不值得交,也不会成为小七的闺蜜。更何况他们都知道,在小七的公司遇到危机的时候,李加岑义无反顾地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

    李加岑倒是没想到这一层。

    不过听赵又添这么板上钉钉的语气,她着实松了口气。

    于是本性再次暴露出来。

    她黏着赵又添,笑得眉眼弯弯,“什么时候?是因为在追你这件事情上表现出的不屈不挠、坚毅勇敢、冰雪聪明、颖悟绝伦吗?”

    赵又添紧抿着唇,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把自己夸上了天去。

    见赵又添没反应,李加岑自觉没趣,嘟囔着嘴,“你真是不解风情。哄女孩子的话都不会说。我这么好哄,只要亲一下我,我就能扛住四居室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见面礼了。”

    赵又添听着她没有章法的玩笑话,脸上淡然冷硬的情绪没有变化,但深邃的眸子却变得有些意味深长。

    而后在李加岑喋喋不休之前,赵又添扣住了她的脑袋,抢先一步封住了她的伶牙俐齿。

    以吻封缄。

    如你所愿。

    李加岑没想到赵又添这么好说话,早知道她就该把要求放高一点,至少得亲亲抱抱举高高。

    “该出去了。”眼看着李加岑有得寸进尺的迹象,赵又添阻止了她。

    “噢。”李加岑赶忙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的确,再不出去,就真的有点失态了。

    吃饭的时候,李加岑作为一个脱单人士,却生生被乔隽西和赵清妡喂了一顿丰厚的狗粮。她表示大写地不服。

    李加岑和赵又添刚好就坐在赵清妡和乔隽西对面,所以她领教了乔隽西疼爱赵清妡的全过程。

    赵清妡爱吃的虾,乔隽西每隔几分钟会给她剥一只,赵清妡不爱吃生姜,乔隽西会仔仔细细地将生姜末全部挑掉,赵清妡爱吃鱼,乔隽西便把鱼肉都剔了刺夹给她……

    虽然李加岑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是单身狗了啊,为什么她得到的待遇相差十万八千里?

    况且赵清妡手脚灵活,六脉调和,而她才是手受了伤的那个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如果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开口让赵又添给她剥虾吃,是不是有点矫情?

    直到宴席快结束的时候,李美茹跑过来询问,“又添,李姑娘爱吃的榴莲冰沙现在开始做,可以吗?”

    李加岑听到有榴莲吃,险些口水都淌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