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68这一晚,两人甚欢
    ,!

    “走吧,我的老公。”

    刚刚赵又添给了她一个完美的称呼——“我的姑娘”,现在她亦送还给他一个称呼,来应个景,也是发自肺腑的一种期待和向往。

    当“老公”二字溢出口时,李加岑兴奋又紧张,她故作从容,眼角的余光却又注视着赵又添的表情。

    显然赵又添被这个称呼惊着了,甚至有可能被吓着了。原本都抬起步子要往前迈,却在李加岑说完之后又猛然缩回了脚步,幽深的眸子里是一种兵慌马乱的情绪,李加岑也注意到与赵又添十指相扣的手骨节间骤然疼痛起来。

    “额……我怕明天这么叫你你不习惯,所以让你提前适应一下。果然,还是有必要的。”李加岑以戏谑的口吻补充了一句。

    赵又添似乎这才缓过神来。

    他并未言语,只是李加岑感觉到他手上的力道松了下来,然后又紧了紧,是一种不刺痛却雄浑的力量。

    走了几步,赵又添又停了下来。

    “嗯?怎么了?”李加岑微微有些诧异。

    赵又添垂下眸子,目光落在她纤巧的脚上,“脚不酸了?”

    李加岑反应了一下,倏然明白过来,眸子里闪动着异样的神采,她异常坚定的点点头,“嗯,不酸了。”

    事实上,她虽然讨厌跑步,但若是穿着高跟鞋的话,跑500米也不成问题。

    有句话叫做,长得越美,责任越大。

    之所以逛个超市就喊累,不过是想软萌一下罢了。

    要知道她有过穿着高跟鞋一口气逛5个商场的记录。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6点多了,夜幕即将开启。

    不过此时正是夕阳最璀璨的时候。尤其是在山上看日落,余晖洋洋洒洒的点缀在天际,有种说不出的绚烂与壮丽。

    晚餐依旧由赵又添包揽,牛排配意大利面,煎法式鹅肝,配上罗宋汤。

    李加岑乐享其成。

    有时候想想找个洁癖和强迫症的伴侣挺好的,因为他受不了的时候便自己动手,还会把事情做到极致。

    所以李加岑对赵又添的厨艺很放心。

    在赵又添的吩咐下她开了一瓶红酒醒着。然后又饶有兴致地做了两份水果冰激凌放冰箱存着,而后她便开始在脑海里安排起晚上的节目来。

    领证的前夜,也是她最后的单身之夜,真想把纪小芮和顾熠,还有赵清妡都叫来狂欢。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

    一来这里不方便,二来她不想因此冷落赵又添。

    李加岑坐在别墅外的沙发上,悠然惬意地吃着最爱的榴莲。赵家人都不爱吃,所以剩下的全都带过来了。此刻她可以吃个尽兴。

    那种特殊的味道和口感,怎么能不让人留恋?

    这真是一种绝妙的享受啊。

    坐在山峦之巅,日落盛景就在眼前,天际的云彩都被染成了火热的颜色,仿佛随手一摘就能摘下最绚烂的一朵来。

    当她稍微地撇过脸去,便能透过玻璃窗看到厨房里的情景,那里赵又添正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他白色的棉麻衬衫卷着边,露出了他修长干净的手腕,最上面的一颗纽扣没有扣,因而领口微微敞开着,浅灰色的棉麻裤子长长的,也将他原本颀长的双腿拉长了些,脚上穿着一双棉麻的条纹拖鞋,显得特别居家。

    明明赵又添穿的这一身极富一种修身养性的气质,但在李加岑看来,禁欲气质的外表下却掩藏着他内心深处的骚气。

    在李加岑眼中,赵又添俨然就是一柱行走的荷尔蒙。

    尽管她不在厨房,但仿佛能够听到赵又添煎牛排时滋滋的声音,于是那双水光盈盈的眸子就停驻在了那具极富气质的躯体上,眉眼里一片婉转温柔。

    等到日落只剩下最后一抹颜色时,等到东边的天际月光悄悄爬上来的时候,赵又添招呼着李加岑进了别墅,他的晚餐已经准备完毕。

    桌上不知何时铺上了北欧简约风格的浅色条纹桌旗,骨瓷的盘子对称摆放,甚至连刀叉都放得一丝不苟。

    这的确是符合赵又添的严谨风格。

    但是未免有些太正式了,李加岑的心不由自主地慌乱了那么一下。

    “坐吧。还杵在那儿做什么。”

    “噢。”李加岑呆呆地走过去,赵又添竟然还亲自为她拉开了椅子,将绅士的品格展现地淋漓尽致。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我不是在做梦吧?”李加岑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唯恐这一切都是她的幻象。

    赵又添一直都是高冷范儿,突然给予她无微不至的关怀,着实让她感到不习惯。

    “不是。”赵又添斩钉截铁地回答了她。

    李加岑还是有些难以置信,“这也是从乔总那里学来的?”

    她认识的赵又添可不是这样的暖男啊。难道人设出现bug了?

    “不是。”赵又添有些无语,难不成现在他做什么都是从乔隽西那里现学现卖?

    好在李加岑紧接着就被牛排和意大利面吸引了注意力,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赵又添做的这一顿西餐的确无可挑剔,牛排煎得香浓细腻,肉质坚挺,意大利面煮的顺滑而不干硬,与番茄肉酱搭配得恰到好处。至于法式鹅肝就更不用说了,李加岑是第一次品味到鹅肝的诱惑,终于明白了它在市面上价格不菲的原因。黑菌、松茸以及蒜香奶油的味道组合在一起,简直要让味蕾欲罢不能。

    “赵又添,我觉得我真是捡到宝了。”李加岑一边切着牛排,一边直言不讳地说道。

    赵又添蛊惑了她的心,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她死乞白赖地纠缠着他,而她也早就做好了要把赵又添当大爷一般供起来的准备。却没想到这位“大爷”竟然能够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让她学的那点皮毛厨艺,都不好意思在他面前展示了。

    赵又添只是拿起红酒杯示意与她碰杯,并未言语。

    因为在他心里,被上天的福袋砸到的人是他。

    得到她,才是真正的如获至宝。

    这一顿晚餐,两人甚欢,兼微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