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11为什么吻我?
    李加岑简直要怀疑他对婚纱照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后来天籁岛赵又添的房间,李加岑在李家的房间,以及樱花坞的主卧里都挂了一张放大,其他剩余的16张放大都放到储藏室了。

    赵又添还拿了个摆台放到了医院的办公桌上。

    此举让李加岑受宠若惊,这太不像是赵又添干的事了。

    回到家后,李加岑得意忘形地栽入他的怀里,“老公,你是不是已经爱我爱到无法自拔了?”

    赵又添垂眸看了她一眼,看着李加岑沾沾自喜的样子,赵又添沉声开口,“最近科里又来了几个护士和实习生。只是为了表明我是个有主之人,免得他们又要自作多情。”

    赵又添这么回答,可以说是特别巧妙地避开了正确答案。

    李加岑心有不甘,“那你钱包里放了7张照片呢?”

    李加岑抬起了脑袋,想要去捕捉赵又添眸子里心虚的表情,结果却对上了赵又添的那双意味深长的眸子。

    赵又添似乎正在认真思考她的问题。

    只是,她的问题值得如此深思吗?

    李加岑以为赵又添会说出什么类似“辟邪”这一类让人气急败坏的答案来,结果赵又添的神色愈见深沉。

    李加岑正担心她是不是把赵又添惹怒了,下一秒,赵又添的吻却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吻得李加岑猝不及防。

    缠绵的吻结束之后,李加岑的气息有些不平稳,“你为什么突然吻我?”

    赵又添抿了抿唇,似乎是在回味刚才接吻的那种美好的感觉。

    而后他一本正经地回答:“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什么意思?”李加岑有些听不明白。

    “你之前不是说爱你就吻你吗。”赵又添以极其淡定的语气开口道,特别一本正经。

    李加岑这才猛然回想起来在香港的时候,那天晚上她矫情地一遍又一遍地问赵又添是否爱自己,然后在赵又添承认之后又向他索吻。

    没想到现在赵又添竟然把这项技能掌握得如此熟能生巧,真是孺子可教。

    所以在后来的夜色中,李加岑以莫大的热情,回馈了赵又添的这份浓浓的爱意。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在他们的香港之行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件事不得不说。

    那是香港之行的最后一天,李加岑并没有安排什么行程,因为跟赵又添在一起,做什么事都是愉快而带劲的。

    所以李加岑就打算乘着地铁和公车,在香港漫无目的地转转,深入地体验一下香港这座城市的魅力与风情。

    不过连续玩了几天,体力上实在有些吃不消。所以到了傍晚的时候,李加岑便让赵又添把司机叫过来接他们回浅水湾的别墅。

    只是没想到半路上突然窜出来一只小猫,好在司机眼疾手快握住了方向盘,踩住了油门。

    “怎么了?”李加岑和赵又添坐在后排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因为惯性而冲撞了一下。

    “有只猫在路上,险些撞到。”司机很快就恢复了情绪。

    “那没撞到吧?”李加岑担心地问道。

    “在前面,还有段距离。”

    李加岑松了一口气。

    司机再次发动车子,却“咦”了一声。

    “怎么了?”

    “那只猫好像倒在地上不动了。”司机道。

    李加岑不由得笑了一声,“不会吧,在香港宠物都出来碰瓷啦,这只猫是成精了吗?我下去看看是何方妖孽。”

    司机被李加岑的话给逗乐了,“李小姐,你可真幽默。”

    李加岑侧首看了眼赵又添,“我幽默吗?”

    赵又添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我陪你下去。”说着他便推开了车门。

    李加岑紧跟着下了车,追赶上赵又添的步伐,“你也喜欢猫?”

    赵又添低沉的嗓音自前方传来,“无感。”

    “那你喜欢什么宠物?狗?兔子?鸟类?鱼?不会是蜥蜴和蛇一类的吧?”李加岑做了个恐怖的表情。

    “没有。”

    李加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倒是不奇怪,赵又添这个人生性冷漠,对人都很难产生感情,又怎么会对小动物有宠溺之心呢。

    “不会吧,那猫还不动?”李加岑隔着一段距离瞧出那是一只折耳猫,那可是她最喜欢的品种了。

    她一直很想养一只,但是因为岑女士不喜欢养宠物,所以她的这个小小的心愿在家里是不可能被满足的。

    她曾经在学校的宿舍里养过一只,那是她省了两个月的生活费才买来的,结果却被宿管阿姨发现了,还吃了个警告处分。最后她不得不寻找有爱心人士,把自己的爱宠交由别人抚养。

    “可能是受伤了。”赵又添给出了他的判断。

    而后李加岑便听到猫咪发出一声声“呜呜”的叫声,似是在隐隐哭泣。李加岑听得有些揪心,好像那猫在用自己的小爪子挠李加岑的心。

    “小猫,你怎么了?”李加岑蹲下身,轻轻拍了拍它。

    那猫感受到触碰,缓缓地抬起脑袋,而后又满眼沉痛地垂下了脑袋。

    “它是生病了吗?”

    “我不是兽医。”赵又添很认真地告诉她他的专业范畴。

    李加岑朝他噘了噘嘴,医理不是相同的吗?

    而后她又替猫顺了顺猫,怜爱地叹息着,“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你的主人呢?”

    “很显然,它因为生病,被主人抛弃了。”赵又添一针见血地说道。

    “你刚才不是还不确定它是否生病吗?”

    赵又添蹲下身子,稍稍看了两眼,然后又让李加岑拨开它的四肢。

    李加岑白了他一眼,这洁癖的毛病怕是个终身顽疾。

    赵又添仔细瞧了瞧,而后下判断道:“折耳猫的基因有缺陷,它们有天生的骨骼病,每只猫都有发病的可能性。这只猫应该是不幸发病了。”

    都说猫爱干净,但这只猫身上脏乱,显然已经无人照料许久。这点不用赵又添明说,想必李加岑也看出来了。

    李加岑知道折耳猫骨骼病变的情况会慢慢蔓延至脊骨,最后令猫咪瘫痪,从此猫咪将终身疼痛。

    “那怎么办?”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还在找”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