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2我要跟你一辈子
    ,!

    赵又添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地问:“那是指什么。”

    李加岑刚要开口,却又将自己的舌头压了下来,她之前所说的“惊喜”其实也就是临时起意,事实上她根本没有给赵又添准备什么礼物。

    若是赵又添问起,那她便告诉他,她留给他的惊喜是满房间她的味道和气息。

    但现在她没了这份捉弄他的心思。

    而且若是这么告诉赵又添的话,未免显得她太不走心了。

    所以她忖了忖,决定好好地给赵又添准备一份像样的礼物。

    “还是等你回来之后我亲手送给你吧。”李加岑微微有些窘迫,含含糊糊地说道。

    好在赵又添没同她计较。

    挂了电话,李加岑继续往前走,脑袋里还在寻思着赵又添究竟为她准备了什么礼物,刚才电话里竟然忘了问。

    于是就这么心不在焉着,一不小心,便迎头撞了人。

    “对不起啊……”李加岑下意识地开口道歉。

    “这么巧!李美人!”一道熟悉的声音忽然穿透耳边的嘈杂,灌入李加岑的耳府。

    李加岑抬眸一看,果真是一张熟悉的脸庞。

    她惊讶地瞪圆了眸子,仿佛是从梦中惊醒似得,“怎么是你啊?小岸子!”

    左岸精亮的目光从李加岑身上抽了回来,“我……来机场接个朋友。不过我记错时间了,他两个小时前就降落下榻酒店了。这不正打算打道回府,没想到却碰见了你。”说着左岸的视线又往李加岑周围探了一圈,“咦,不对啊,赵大……医生呢?不是度蜜月吗?怎么没一起回来?”左岸故作大惊小怪地说道。

    “他还有点事要处理。”李加岑说完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丧,于是一下回归到了元气满满的少女状态,她拍了拍左岸的胸口,直接将自己的行李扔给了他,“我这不是怕你们太想我,所以赶紧回来解救你们的相思之苦。毕竟我是公司的业绩担当,我得为整个公司员工的年终奖负责。”

    左岸特别捧场地点点头,“是是是!你特别重要!怎么地,你有什么吩咐,小的愿为你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李加岑想了想,自己给同事们带了不少礼物,刚好可以搭乘左岸的顺风车去公司先把礼物分发了。反正如果她现在回去的话,闲着也是闲着。

    遂点了点头,“那你好好表现哦。”

    而后李加岑通知司机不用来接她了,免得上山下山来回跑。

    她直接跟着左岸先去了趟公司。

    车上,左岸习惯性地同她调侃。

    “你真结婚啦?你该不是一个人出去疗伤的吧?否则怎么会一个人回来的呢?”左岸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李加岑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本姑娘朋友圈的状态没看到吗?国家标准认证的结婚证没见过?噢,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人。”

    闻言,左岸加速转弯,李加岑不设防地往他那边倒了倒。

    随即左岸不以为意地开口,“不好意思,我不是天桥上说书的。再说了,现在的ps技术发达地很,足可以以假乱真。你要是需要,我可以分分钟p一张咱俩的结婚证。”

    “滚!”李加岑拽了拽他耳朵,“胆子不小,敢调戏你姐姐。”

    左岸耳朵一痒,浑身颤了颤。

    而后笑了笑,打着哈哈便过去了。

    开着开着,车忽然慢了下来。

    李加岑正走神,不知在想些什么。“怎么停车了?”

    左岸扯了扯安全带,活动了一下身体。而后指了指前方,“没瞧见么?堵车了。”

    李加岑这才抬起头来,看了看四周,不由得抱怨了一句,“你怎么走这条路?这条路是s市十大堵路之一,还是事故多发路段。八成是前边出车祸了。”

    左岸扭头瞥了她一眼,见她锁着眉头的样子,他目色里仿佛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雾霭。

    他滋润的唇角浮着一抹浅笑,轻轻地吐出一个字眼,“哦。”

    李加岑吐了口浊气,“等着吧。堵车时间一个小时起步。”

    左岸扒着方向盘瞄着她,似是不经意地开口,“你怎么好像很累的样子?”

    李加岑撩了撩头发,收起了脸上的所有褶皱,否认道:“没有啊。只是遇到堵车,谁的心情都会low掉吧。”

    左岸不以为然,眼珠子朝上瞄了瞄。他的心情就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啊。

    这时,李加岑突然解开了安全带,推开了车门。

    左岸神色一凛,“你干嘛去?”

    李加岑神神秘秘地跳下车,“你等我一下。”然后她坐到了车子后面的座位上打开了行李箱。

    在后面捣鼓了半天之后,李加岑才又回到了副驾驶上。

    在左岸盯了她数秒之后,李加岑从身后拿出了一个礼盒,递到了左岸面前,“别说姐姐不疼你。”

    左岸愣了一下,“送我的礼物?”

    李加岑不假思索地点点头,“嗯哼。”

    左岸眼里闪烁着惊喜,“我可以现在拆开?”

    “当然!”

    李加岑送给左岸的是falke的男袜礼盒,里面还给搭配了一条手帕。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但胜在精致。李加岑看到的第一眼就觉得很适合骚包的左岸。

    左岸拿着袜子和手帕看了良久。

    “不喜欢的话也给我憋在肚子里,不接受差评。”李加岑霸道地堵住了左岸可能会表达出来的嫌弃。

    左岸将袜子握在手中端详,隔了数秒后问,“你知道送男生袜子代表什么含义吗?”

    李加岑的表情僵了一下,从左岸的表情里读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我现在收回还来得及吗?”

    她就是纯粹的送个小礼物啊,不掺杂任何情愫和含义在里面啊。

    出去玩一遭,给身边的朋友带点小礼物不是最基本的礼貌吗?

    左岸赶忙将东西塞进盒子里收了起来,“送出去的礼物泼出去的水。你休想。”

    觉得李加岑不可能再要回去,左岸脸上才浮现出一抹安全感。然后他一脸得意地开口道:”这是一个日本习俗,送男生袜子代表了我要跟你一辈子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