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25什么烟花雨是流星雨啊
    时值八点二十,赵又添的来电提前到来。

    刚好这时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

    李加岑很想问赵又添到底他为她准备了什么惊喜,但想起赵清妡的话,她又生生按捺住了那份好奇。横竖,惊喜马上就要揭晓了。

    不过也有其他好奇宝宝一直在各种猜测。

    “到底会发生什么奇观?好期待呀。李总监,咱赵医生没说是什么惊喜吗?好怕时光短暂,我会错过那精彩一刻啊。”

    “我夜观星象,没说今天会有什么天文奇观啊。该不是准备了烟火表演?半夜看烟火,应该是最有效果了。”

    听人这么一说,李加岑心里已经是百分之九十九同意这个答案了。

    一来,赏烟花的确是一件挺浪漫的事情,依着赵又添的情商能够想到这一点已经很不容易了。

    二来,在现在的条件下,放烟花也是最符合条件的事情。

    “大家只管擦亮眼睛等着瞧好了。”李加岑看了看时间,距离约定的半点半,只剩下一分钟时间。

    黑夜里,她将一双清澈的眸子瞪得浑圆,唯恐会错过赵又添静心为她准备的礼物。

    时间进入最后的倒计时,十秒,九秒,八秒……三秒,两秒,一秒——

    嘭!

    忽然有一道火星子从天际滑落下来,仿佛一下子将浓墨般的天幕劈成了两半。

    “看吧,我猜对了!果然是烟火!”

    “不是吧?烟火应该不会就这么点火星子。”

    “什么呀?你们看到什么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到?在哪儿?”

    李加岑没有错过那刚才的一瞬,积聚已久的好奇心终于得到了释放,原来赵又添真的是给她准备了一场烟花啊。

    还记得当时在维多利亚港看幻彩咏香江表演的时候,李加岑曾抱怨了一句,“真可惜,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若是遇到重大的节日,这里还会燃放灿烂的气色烟花。”

    没想到赵又添竟记住了,给她在这里安排了一场漂亮的烟花雨。

    李加岑正等着越来越璀璨的烟花盛开在天空,然而紧接着还是一条拖着尾巴的火光从天际落下来,短短的一瞬,点亮了整个夜幕,但转瞬又消失在夜空里。

    “不会吧?这烟花是劣质品,怎么总是一道光一道光地落下来?”

    “不对,你看,这次一下子滑下来三道光了……”

    “不是吧,我怎么看着不像烟花?烟花是从地面冲向天空的,这好像是从云层里掉下来的。”

    “我去,这哪是什么烟花,这是流星啊!啊,不对,这是流星雨啊!”

    “妈呀!真是流星雨!没听新闻里有预告啊?靠,我差点要错过这一场流星雨了!”

    “赶紧许愿啊!看到流星许一个愿望,现在都流星雨来了,我能许一百个星愿吗?都能实现吗?”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壮观的流星雨!”

    李加岑渐渐地屏蔽掉了他们的议论。

    这也是她生命里第一次见到流星!

    原来这么壮观!

    一开始,那一条拖着长长尾巴的光仿佛从遥远的宇宙深处奔赴而来,在漆黑如墨的夜空里显得那般鲜亮,但转瞬即逝,只留给天空一道炫目的裂痕,随即,连那道裂痕都开始慢慢淡化,仿佛那束光从未出现过。

    随后,流星成群结队而来,并且队伍逐渐壮大,直至集结成为一场流星雨,仿佛要把夜的灵魂都照亮。

    李加岑目不转睛地凝睇着,一生难得几回见的流星雨就在眼前上演,她怎可错过。

    这场流星雨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带给大家一场绝对的视觉盛宴。

    “赵又添,要出名了。”乔隽西忽然喟叹了一句。

    赵清妡听了有些茫然,“此话怎讲?”

    乔隽西目光多了一分玩索的意味,但他并没有多说,只道:“明个儿你就知道了。”

    众人都被刚才入目的天文奇观给震撼到了,久久难以回过神来。

    “天呐,真是死而无憾了。历史上说仙女座流星雨曾经一小时爆发上万颗,但我从来没见过,前些年双子座流星雨一小时爆发120颗,就已经很难得了,方才一小时内目测爆发了三四百颗,真是蔚为壮观。”

    “也不知道是哪个星座爆发的,怎么没气象预告?李总监,咱赵医生是天文爱好者?不然他是怎么知道的?”

    赵又添是天文爱好者?李加岑被问住了,她不清楚啊。赵又添从没跟她提起过,而且她在家里似乎并没有看到天文望远镜一类的仪器。

    李加岑下意识地看向赵清妡。

    未及赵清妡回答,赵继闫便抢了先,他手执着红酒杯,一身邪魅风流,意味深长地开了腔,“我二哥可不是什么天文爱好者。”

    顿了顿,他又笑眯眯地看向李加岑,“今晚真是大开眼界,借了二嫂的光了。”

    李加岑觉得赵继闫的这句话听着怪怪的,但未去深思。刚才她全程都在忙着拍照,拍视频,许愿……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流星雨,她总算有幸见到。唯一的遗憾是赵又添没能在她身旁。

    想到这里,李加岑立即拨通了赵又添的电话,“你说的惊喜是这一场流星雨吗?你是怎么知道今晚会爆发的?话说你在香港也能观赏到吗?”

    “喜欢吗?”赵又添不答反问,低沉的嗓音给这个惊喜连连的夜晚增添了无限柔情。

    “嗯。”李加岑狠狠地点头,神经依旧处于亢奋状态未曾回归平静。

    “那就好。”赵又添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柔了一分。若是李加岑此刻就站在赵又添面前的话,或许能捕捉到赵又添唇角蔓出了浅浅的笑痕。

    左岸的目光一直都在有意无意地追随着李加岑,刚才流星雨的时候,李加岑看得眼里泛光,他亦觉着欣喜若狂。

    但此刻,他恍然明白了什么,神色暗沉,丧到极致。

    他默默地给自己的高脚杯里斟满了酒,而后又默默地一饮为尽。仿佛流星雨过后的那种夜空的孤独,深深地将他笼罩住了。

    许是喝得急了,酒呛在喉咙口,他直咳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