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33【添加夫妇结局】走肾是当务之急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所以没过两天,李加岑就想通了。

    与其为未来可能遭遇的危险担惊受怕,还不如把生活过成诗。

    于是,她让生活回到了常态。

    日常**加上一点深情,偶尔再添点煽情,便是她跟赵又添的婚姻生活。而不像赵清妡他们,走心的成分占了50%,走肾亦占50%。

    李加岑跟赵又添在这段时间里,走肾大概占到95%的比例,因为走肾几乎耗尽了他们的心力和体力,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多余的精力想着怎么去走心了。

    你要问李加岑的小腹酸痛吗?

    这当然是多余问的问题。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走肾,还是在两个人各自繁忙的状态下。即使走肾过度造成肾亏,他们也有半年的时间慢慢调理。而走心,哪怕分开了,总归还能相互联系的。所以当前情况下,走肾是当务之急。

    在这一个月里,两个人解锁了很多新姿势,也解锁了许多新鲜的地方。

    当然,赵又添忙碌,李加岑也不闲着。

    每晚忙完了便去医院等着赵又添下手术,然后两人一起回家。偶尔也会寻个地方吃宵夜。

    自从跟李加岑在一起后,赵又添以前的很多好习惯就都一点点消失了。

    比如他以前从不吃宵夜,但李加岑偏偏是个爱吃的。尤其是她养成了等赵又添下班的习惯之后,便更加方便觅食了。一来二去,赵又添从不吃,到尝一口,再到吃一点点,最后彻底成为李加岑的陪吃了。

    比如赵又添以前从不睡懒觉,但自从跟李加岑结婚以后,早晨的运动就从跑道转移到床上了,而且一旦开始运动,时间就变得不可控,难免会造成起床拖延症。

    “最近工作很忙?”这两天赵又添都是刚下手术,便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口撞见李加岑。

    李加岑眸光闪了闪,舔了舔唇,“额……还行吧。进入下半年了,任务更重一些,我希望能够超额完成既定目标。”

    赵又添听她这么说,不由得露出一抹赞赏的光芒,“嗯,但别太累了。”

    李加岑赶忙小鸡啄米似地点点头,“不累不累,工作使我快乐。”

    离赵又添离开只剩下一个星期。

    这两天除了他们小两口要互诉离愁别绪,赵又添还要给双方的家长一个交代。所以两个人会频繁地回天籁岛以及李家所在的公寓。

    家长们肯定是舍不得的。

    一开始都表示出了强烈的反对。

    尤其是赵柏林。他向来尊重孩子们的意愿,鼓励他们自己做选择,选择自己的事业以及人身要走的路。但是在这件事情上,他却长时间没有松口。甚至一开始听到赵又添的这个决定,他表现出无与伦比地震惊。

    “阿富汗是什么地方?你也敢去!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我怎么跟你的母亲交代?还有你刚刚结婚,你这么做对得起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你媳妇儿吗?”很显然,赵柏林觉得赵又添此举根本就是一场冒险行为,而且还十分凶险。

    赵柏林的反应大大出乎赵又添的预料。之前赵又添曾跟他提起过自己可能会离开医院去做一些公益慈善项目或者人道救援项目。当时赵柏林只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赵又添语重心长地说:“爸爸支持你的想法。有什么想做的,趁着年轻去完成,不要留遗憾。家是你的后盾。”

    而之所以现在反对得如此强烈,大概是没想到赵又添会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但后来李加岑帮助赵又添一起说服了赵柏林。她不想成为赵又添的羁绊,她希望赵又添有梦想就去追逐,希望他的人生可以不留遗憾。虽然她多想赵又添能为了她放弃这个崇高的理想,但是不得不说,这件事真的很酷。

    所以她决定从此夫唱妇随。

    当然,对于赵又添来说,艰难的不是说服自己的父亲,更艰难的是面对李加岑的父母。

    前一秒一家人还在谈笑风生,后一秒李正国和岑丰苓听到赵又添要远赴阿富汗参与医疗救援的时候,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你刚才说……啥?”一向能说会道的岑女士惊讶地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阿富汗那种比龙潭虎穴都危险的地方他们一辈子都不想与它有什么交集。

    偏偏赵又添还要往前凑。

    “对不起,加岑还希望你们二老能帮着照顾一段时间。我会尽力保证自己的安全……”

    “你拿什么保证,刀枪无眼,更别说炮火了。”岑丰苓听不下去,直接就打断了赵又添的话。“你们才结婚多久?这个想法大概结婚前就有甚至都付诸行动了吧。为什么结婚的时候不说……”

    岑丰苓的怒火蹭蹭蹭就上来了,赵又添的那番话让怒火一点就着。

    “妈,我知道的,结婚前他就跟我说过了……”李加岑小声说道。这个时候她不敢和家长呛声,为了照顾他们的情绪,她只得小心翼翼。

    然而,岑丰苓听完却更生气了,直接吼了一句:“那你还上赶着嫁给他!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李正国也是一脸沉凝的神色,他没有像岑丰苓那样大发脾气,但作为父亲,他还是有必要劝孩子慎重做选择,“那现在你已经结婚了,自身情况跟以往不同,你就没想过为了自己的家庭,为了自己的妻子而改变初衷吗?”

    李正国知道自己女儿的脾气,她把赵又添当成宝,一直是以仰视的姿态,拼命地伸长了脖子才够着了他,赵又添的决定她大概不会忤逆,只会傻乎乎地点头拍手叫好。但是女儿不能说的话,作为父亲,他得替她说出来。

    自己的决定遭受那么大的阻力是赵又添始料未及的。

    现在说什么保证的话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内心深处他是知道的,此去有生命危险。他能做的就是努力、拼命让自己活着回来。

    “爸妈,你们让他去吧。也就半年时间而已,一晃就过去了。要不然你们申请提前退休,我跟又添出钱你们去环游世界?可能欧洲回来又添的任务就结束了。”

    岑丰苓白了她一眼,“谁要提前退休。我跟你爸正当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