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1【妡有灵西】陛下驾到!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赵清妡眼里的惊讶慢慢淡了下来,看来梅云熙还是没能想起来。

    不过这样也好,忘掉一些不开心的事情,这样再相遇,才会从容和淡然。只有遗忘,才能真正做到不走回头路,不恋旧时光,不等意中人,不做痴情人。

    “看你有点心不在焉,该不会是在想乔先生吧?刚分开就想念,这样的感情还真是羡煞旁人。”梅云熙戏谑着说道,她看赵清妡的时候,眼睛里是透着光的。但又似乎没有在看赵清妡,而是在透过赵清妡看某个人。

    “并不是。”赵清妡莞尔而笑。她不知道梅云熙重新听到的版本里她跟乔隽西是怎么样相爱的,但赵清妡并不觉得她和乔隽西的感情值得被称颂。他们不过是眷恋着晨光和夕阳,哪怕风霜雨雪,平安喜乐,厚待彼此罢了。

    并没有什么特别。

    “乔太太好不容易来一趟,还请随意,不必拘束。你就呆到父亲和乔先生晚宴结束好了,到时让乔先生来接你。”梅云熙很客气地招呼她,礼数周全。

    赵清妡本来不想打扰她太久,但是梅云熙很是热情,让赵清妡有点盛情难却。

    与此同时,乔隽西正在参加在皇家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国宴。

    此次参加宴会的都是两国政要以及商界金融界大佬。

    在众人的期盼中,f国君王贝怀泱终于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气和气场,温润优雅却又不失风骨,大衍之年,却依旧英姿飒爽。

    虽然乔隽西在各种媒体报道中都见过他,对他的姿容并不陌生,但此刻看着他一寸寸接近自己的视线,还是觉得这个男人即使没有尊贵的血统,也能凭借自己的实力在某一领域取得颇高的成就。

    其实贝怀泱在长相上很合称,气质上又留有余味,特别符合东方人的审美。听说他年轻的时候便是少女们争相追逐的美男子。而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的发展,贝怀泱收获了众多迷妹。

    据说还有人提议让他去竞选首相,保准能竞选成功。

    当然这只是个笑话,不过也能说明贝怀泱的群众基础和口碑甚好。

    贝怀泱先是做了简单的发言,而后又在梅文瀚的陪同下,与各个代表进行了寒暄。

    看到乔隽西的时候,梅文瀚的表情僵了僵,不过转瞬便又恢复了正常。“这位是大名鼎鼎帝业集团的总裁乔隽西先生。”

    乔隽西见过的大咖大拿大人物也算不少了,但是君王这种级别的还是第一次。“尊敬的国王陛下,见到您很荣幸。”乔隽西不卑不亢地打招呼,分寸拿捏地很恰当。

    梅文瀚本来打算继续给贝怀泱介绍下一位老总,却没想到贝怀泱的脚步在乔隽西面前停了下来。

    其实放眼望去,在场的就属乔隽西最年轻了,想不注意到他都难。

    贝怀泱以一种特别亲民的姿态平视着乔隽西,“我知道你,年纪轻轻,大才榱槃。现在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年轻人,真是大有可为,我也很高兴认识你。如果有机会,希望你能去我们的大学做几场演讲,激励激励我们国家的年轻一代。”说完他还看了梅文瀚一眼,显然这件事希望能够尽快提上议程。

    梅文瀚诧异的同时,也赶忙应下,“如果乔先生愿意的话,我马上通知国立财经大学校长安排。”国立财经大学是f国的最高学府。

    能够被贝怀泱赏识,乔隽西也是有几分受宠若惊的。并且贝怀泱说的绝不是场面话,一来像他这种地位的人,大概一辈子也没说过场面话。二来,他说的竟然是纯正的中文,一点儿都不带口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要知道f国的官方语言是英文,虽然华人众多,但说的大多是闽南语、粤语。

    不过乔隽西还是表现得宠辱不惊,“荣幸之至。只是我也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不过是和他们一起交流一下心得。”

    贝怀泱儒雅地笑笑,“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总算是在年轻一辈里见着一个了。好!好!”贝怀泱连连点头称善。

    乔隽西没想到贝怀泱会给他如此高的评价,“您过奖了。不过您的中文说的真好。”

    听乔隽西这么说,贝怀泱眉目里的亲和更多了一份,春风满面的样子,“是吗?当年在英国留学的时候学的。看来这么多年,倒是没荒废。”

    乔隽西微微一愣,还以为贝怀泱是跟专门的中文老师学了多年。结果却是在英国学的。

    在英国学了中文?

    乔隽西没有想通其中的逻辑,但也没有深究。

    “陛下——”梅文瀚有意提醒贝怀泱注意时间,毕竟在场还有许多人没能同贝怀泱说上话。

    贝怀泱也意识到自己在时间的把控上出了些许差错,不过横竖都耽误了时间,他索性又退了一步回来,“过两天是我50岁的生辰,届时将在贝瓦兰廷举办生日宴,如果有空的话,不妨来凑凑热闹。”

    贝怀泱这么说,可以说是已经彻底放下了君王的架子了。

    弄得乔隽西都有些诚惶诚恐了,如果自己拒绝的话,也太不识抬举了。只是……

    见他露出为难的神色,贝怀泱觉得甚是有趣,自己的邀请,这么多年来还从没有人拒绝过,“怎么?不情愿?”

    乔隽西也很坦诚,如实道:“实不相瞒,这次来倾城,是同我太太一起来的。今天因为会议的关系,我已经冷落她一天了,若是……”

    “哈哈……”贝怀泱闻言,不由得朗声笑了起来。他指了指乔隽西,“你这个年轻人,还挺长情。这样吧,若是你太太愿意的话,可以带她一起……”

    “咳咳——咳咳——”贝怀泱话还没说完,梅文瀚突然咳了起来。

    “没事吧?”贝怀泱侧身看向他,只见梅文瀚的脸色有点难看。

    “额……我没事。”梅文瀚握着空拳又干咳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