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5【妡有灵西】已婚男人的基本素养
    惩治心怀不轨之人的方式就是不让他们的奸计得逞,所以乔隽西阻止了赵清妡前去美国看望王安意的想法。

    “你在怀疑什么?”对于乔隽西暗中派人观察王安意这件事,赵清妡并不意外,她知道乔隽西的出发点是为了她。

    只不过有人在背后指使王安意这件事让赵清妡有些想不明白。

    如果说王安意讨厌她,之前王安意陈述的理由到还有几分合乎情理。

    如果说还有人比王安意更恨她,那她就想不通了。

    她扪心自问,这些年,她从没有行差踏错,更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暂时还没有头绪。”乔隽西的表情很是平和淡然。

    赵清妡目光直直地盯着他,带着一抹意味深长。

    乔隽西见她如此情态,眯了眯眼,继而莞尔一笑,“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爱恨情仇。你过去真的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爱恋吗?”赵清妡打量着乔隽西问道。

    乔隽西的眼神变得深澈起来,沉声道“遇见你之前,我都在等你。遇见你之后,我有了归宿。”

    言下之意,他根本没有空与别人风花雪月。

    赵清妡面颊一片绯红,乔隽西的情话,让她猝不及防。心就那么忽然悸动了一下。

    “我只是为了排除可能性。”赵清妡眼神躲闪,振振有词。

    乔隽西的目光紧锁着她,忽然就笑了一下,戏谑道“你刚才的表现不是叫吃醋?”

    赵清妡俏皮地眨了眨眸子,“乔先生一尘不染,我哪有吃醋的机会。”

    乔隽西伸出长臂,扣在她腰际,忽然用力一提,便将赵清妡拉坐到他腿上,他不怀好意地道“我这么自律,有没有什么奖励?”

    赵清妡“……”

    又来了。每次都变着法地索要奖励。

    “自律,难道不是一个已婚男人的基本素养?”

    乔隽西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她,神色看似淡然,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专注。

    这种目光就像星光,无比璀璨,赵清妡不由自主地就被吸引了,不,确切地说是沉沦其中。

    而后,乔隽西的吻便落在了她粉色的唇瓣上。

    他一下一下轻轻啄她的唇,“是的。已婚男人都该对妻子忠贞不二。”乔隽西边吻边说。

    赵清妡被他吻着,唇齿缠绵,意志被消磨着,目眩神迷。

    “乔隽西,你……”在他浅啄的罅隙里,赵清妡才吐出了几个零星破碎的字眼。

    “我怎么了?”他用余光勾勒着她精致的眉眼,感觉她的眼眸就算是神来之笔也无法绘出其神韵,忽明忽灭,明时耀目,灭时生辉。

    “你……”赵清妡气息不稳,只半字出声,另一半则被乔隽西吞入口中。

    “我怎么了?”乔隽西的声音渐渐柔下来,因着她浑身柔软地不像话。

    “你……”赵清妡推搡着他,力道绵软,更似在欲拒还迎。她都忘了后面要说什么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乔隽西这般缠她,让她根本没办法正常思考。

    i

    i

    “我怎么了?”乔隽西磁性的嗓音里带着一丝笑意,赵清妡这般模样,让他心生欢喜。

    两人就这样进行着无意义的对话,吻地越发深入。

    可能赵二哈被这一顿狗粮喂得太饱了,有点看不下去了,所以”汪汪”叫了一声,以提醒这对无良的主人,毕竟还有她这只单身汪在。

    也正是赵二哈的这一声嚎叫,才有把赵清妡的思绪拉回到现实中来。

    她一下子恢复了理智,推开了乔隽西,然后坐得离他远远的。

    须臾,赵清妡稍稍地稳定了自己的情绪,但脸上的潮红却没有褪去。

    “你是不是已经有怀疑的对象了?”赵清妡重新将思绪回到了刚才的问题上。

    乔隽西摇了摇头,“这次你高估我了。暂时还没有什么头绪。”那个站在幕后的人,一直都把自己藏得很深。而且似乎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谨慎。

    赵清妡的目色稍稍暗淡下来。

    她认真地思忖了一番,“要不然我还是去美国吧。想个引蛇出洞之计。或者我就直接问王安意好了。不管她精神是否真的出现了问题,至少她没有得失忆症吧。总能问出些什么来的。”赵清妡不想一直都活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乔隽西见她似乎真的被这件事困扰了,不由得蹙了蹙眉,脸色也变得深沉起来,“你想得太乐观了。王安意也未必见过那个人。或者她根本对那个人也一无所知。既然这么久以来,他一直都隐身在暗处,又能么会这么轻易就被你引出来?我不赞成你这么做。”赵清妡去美国之后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料。

    乔隽西不允许赵清妡做冒险的事情。

    最后,赵清妡还是放弃了去美国的念头。

    事实证明,乔隽西的推测和决策都是正确的。

    一天后,大概发现赵清妡并没有要去美国的打算,王安意急了!或者说,那个幕后操控王安意的人急了!

    王安意以神志不清的状态给赵清妡打了个电话,“赵清妡,我想见你。昨天晚上妈妈骂我了,说我不该那么对你,说我不配做她的女儿,还说想要见见你。她还骂我自私,说我不带你去看她。我今天忽然想起来,你的确还没有见过妈妈。你来,我带你去给妈妈扫墓。”

    “赵清妡,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为什么要阴魂不散。我现在这样你很满意是吗?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而你却拥有一切!凭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赵清妡……赵清妡是谁啊?你能告诉我我们是什么关系吗?我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王安意一个人念叨了许久,有点语无伦次,让人抓不到重点。

    这种状态真的像是一个精神出了问题的人。

    但赵清妡还是从她的胡言乱语中察觉出了那份刻意。王安意的表演有点用力过猛,赵清妡甚至可以立即做出判断王安意健康的很!她精明的很。

    她那一番听似颠三倒四的话里,其实有着很强的逻辑。王安意的逻辑就是——赵清妡,你快来美国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