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56【妡有灵西】另一半身世
    赵清妡终究还是没有去美国。

    她不可能明知道那里预谋着一场算计,还送上门去,那太愚蠢了,这种做法跟她的智商不符。

    另一方面她想看看,若是她不去美国,会发生些什么?会发生什么让人觉得受到威胁的事情,这才费尽心机地想要让她暂且离开这个地方。

    其实,乔隽西心里是有点头绪的。

    那个幕后人挑选的时间点实在太特别了。

    他想让赵清妡去美国的时间,刚好是怀泱国王率团访华的时间。

    虽然这听上去有点荒诞,但是这其中凑巧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第一,幕后指使人的电话是从f国拨出去的。

    第二,f国的经济部梅文瀚看赵清妡的眼神有点奇怪。

    第三,此次怀泱国王访华期间,梅文瀚也将出席一些两国的金融交流峰会,以促成两国经济的相互合作。

    至于这跟赵清妡有什么关系?

    乔隽西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跟赵清妡的另一半身世有关。当然,这也仅仅是他的猜测,他尚未找到证据来验证这一猜测。

    换句话说,有人并不想让赵清妡认回自己的亲生父亲。

    其实,赵清妡本来就没有存这份心思,对方的做法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

    而乔隽西心里还藏着一个更大的猜想,或许,梅文瀚是知道赵清妡的身世的!

    当然,这些猜想他都会慢慢地去一一验证。

    但在事实揭晓之前,乔隽西不希望赵清妡被这些事困扰。

    或许,这又是另一个比王安意更大的烂摊子。

    事实上,乔隽西并不想去搭理这些糟心事。但是这些糟心的事却偏偏要主动找上门来。那么,他不得不为赵清妡扫清障碍。

    仅从目前的分析来看,这件事恐怕牵扯甚大。乔隽西需要好好地筹谋一番再做定夺。

    所以,他暂时不打算将这么复杂的现状告诉赵清妡。

    至于王安意,她愿意被人利用,那就继续当别人的傀儡好了。

    乔隽西打算先从调查梅文瀚入手。

    因为这两年f国开始大力发展经济,成效显著,经济增长迅猛,这些成绩与梅文瀚这位经济部长推行的许多新政策是分不开的。所以他在f国是有口皆碑的。政绩很好,风评亦佳。

    所以梅文瀚作为一个热门人物,他的履历和生平并不难查。

    但简单地查下来,乔隽西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

    刚好,金融交流峰会就在s市召开,梅文瀚在中国访问期间,下榻的酒店也是帝宫,于是乔隽西打算找个时间跟梅文瀚聊一聊。尽管这可能有些难度。

    毕竟是国家重要的领导人,行程自然是忙碌的,所以梅文瀚第一次拒绝乔隽西的时候,乔隽西并不感到意外。

    第二次,他索性一大早就堵在了梅文瀚的房间门口。

    梅文瀚看到乔隽西的时候,眉头立刻紧锁起来,“乔先生一大早守在我门口是为了何事?”梅文瀚明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显对乔隽西的到来表示不满。但碍于乔隽西的身i

    i

    家显赫,梅文瀚又不得不给乔隽西几分薄面,所以他说话尚还客气。

    毕竟,乔隽西在f国的投资是不容小觑的。

    “梅部长,我想赵你谈谈。”乔隽西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是大忙人,没必要说话拐弯抹角。

    “不好意思,我恐怕没有时间。”梅文瀚不假思索便拒绝了乔隽西,他径自迈着步子朝着电梯口走去。

    乔隽西想跟上去,却是被梅文瀚的保镖挡住了去路。

    好在乔隽西也早有准备,他伸手一挥,听从于他的保镖便将梅文瀚的保镖给牵制住了。

    梅文瀚见状,惊得目瞪口呆。“你……”他没想到乔隽西竟会这么做!

    若是放到f国,妨碍政府要员的工作,是有可能被判刑的。

    “不会耽误您的时间。”乔隽西跟上他的步伐,与他并肩行走。

    这分明就是一种“你想谈得跟我好好谈,不想谈也得跟我谈”的架势了。梅文瀚根本没有拒绝的余地。

    梅文瀚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阴阴的,显然是对乔隽西的这种霸道做法表示不满。

    电梯门开了,乔隽西邀请他先进电梯,“梅部长,您先请!”

    梅文瀚冷哼了一声,腹诽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也越来越不讲礼貌了。他大步一迈,一副不领情的样子。

    乔隽西不慌不忙地跟着他踏入了电梯。

    “我想问的是,梅部长跟我的妻子赵清妡是不是有什么渊源?”乔隽西抓紧二人在电梯里的一分一秒,唯恐电梯停在一楼时,他还什么都没问出来。那样就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

    梅文瀚的神情明显一愣,而后他又以神色如常的姿态反问道“乔先生怎么会这么问?”

    “因为您第一次见到我太太时,眼里流露出的目光实在耐人寻味。”

    梅文瀚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乔隽西的话又怎么可能对他产生震慑力。梅文瀚只是垂眸笑了笑,“是吗?我都忘了第一次见乔太太时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了?眼神这种东西,能说明什么?你看错了也不一定。”梅文瀚这么说,显然是不打算跟乔隽西说什么有价值的内容了。

    梅文瀚不承认,也在乔隽西的预料之中。如果他承认的话,那事情就会变得很简单了。

    “您是不是知道我太太的亲生父亲是谁?”乔隽西又问答。这个问题,比上一个来的更加直截了当。

    梅文瀚像是听了一个什么笑话,“乔先生,我对你太太的身世不感兴趣。”

    “梅部长,如果你知道一二,还请如实相告。”乔隽西的态度可以说是很诚恳了。他希望能从梅文瀚这里探听出些许消息来。

    梅文瀚不失礼貌地瞧了他一眼,“如果能帮上忙,我一定尽力。但是你问的问题,确实超出了我能解答的范围。”梅文瀚的一字一句,都显得小心谨慎。

    “那么,恕我唐突了。”乔隽西表示歉意,梅文瀚不说,他没办法。

    “不碍事。”梅文瀚目光淡淡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