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2【妡有灵西】你受刺激了?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今个儿十五,月儿正圆,又恰逢花季,万紫千红。你不是要情调吗?走,花前月下去!”赵清妡的眼眸晶亮晶亮的,乔隽西忽然觉得,哪还用看什么花呀,人比花娇。哪还用赏月啊,月光哪及得上她的温柔。

    两人刚走到帝宫顶层的那片世外桃源,花意正浓。

    赵清妡许久没来这儿了,看到这农庄里又添了许多新品种,觉得很新鲜。于是便拉着乔隽西一寸一寸地走过去,偶尔有不认识的,便让乔隽西替她答疑解惑。

    “对了,有件事跟你说一下:下个月,或者下下个月,我们公司组织优秀员工去f国旅游,大概我也是要去的,提前跟你报备一下。”

    乔隽西思忖片刻后点点头:“准了。等确定行程后再跟我说一下。”赵清妡公司里的事情,他一向不会去干涉。

    站在这个角度看城市的夜色,刚刚好。

    美轮美奂的s市,尽收眼底。

    “今天老太太给我打电话了。”乔隽西忽然开口。

    赵清妡的思绪从良辰美景中抽了回来,“噢,的确是有段日子没回去看她了。要不然我们明天回老宅看妈?”

    “老太太说他认识一个老中医,让我有空去瞧瞧。”乔隽西边说边打量着赵清妡的神色。

    赵清妡因为诧异忽地抬头,她对上乔隽西的目光,隐隐露出几分担忧,“你没事吧?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让墨岩瞧瞧?我现在打电话给他。”赵清妡说着便要去掏出手机来。

    乔隽西阻止了她,他轻拍着她的手臂,安抚道:“我没事。”没想到赵清妡的反应这么大。

    “那……”赵清妡还是有些担心。

    “老太太是想抱孙子了。”乔隽西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赵清妡:“……”

    安静了几秒,赵清妡才涨红着脸蛋道:“这件事,我跟妈说过的。”赵清妡非常理解老人家想抱孙子的愿望,但是她有她的人生规划,她不想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那是对他的不负责任。除非上帝非要他降临。

    所以这件事赵清妡早就跟双方的父母都说过了,之前潘文卓也说过要尊重他们年轻人的意思。

    现在这是……又等不及了?

    “嗯。所以她老人家不好意思跟你说。”乔隽西的弦外之音是,为了这件事,他承受了莫大的压力。

    赵清妡睁大了眸子仔细地瞧着他,“该不是你自己想要吧?”

    被戳穿心思,乔隽西依旧坦荡荡的样子,“我从一开始就对这件事怀有期待,只不过这件事终究还是要尊重你的意思。”

    赵清妡这下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感觉乔隽西为了这件事,受了不少委屈似得。

    “而且,我也老大不小了。”

    惊讶再一次填满赵清妡的表情,乔隽西向来自我感觉良好,什么时候也开始服老了?

    “不不不,你正风华正茂,挥斥方遒。”而立之年都还没到就叫年纪大?

    赵清妡拍了拍乔隽西的肩膀,“年轻人,你的心态有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题。”

    现在的年轻人普遍晚婚晚育,跟乔隽西年纪相仿而没结婚的大有人在,乔隽西没必要这么着急。

    乔隽西皱了皱眉,“皇甫的二胎都三个月了。”

    赵清妡豁然开朗,“所以你受刺激了?”

    乔隽西保持缄默。

    皇甫擎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乔隽西的确是有点受刺激。更关键的是,皇甫擎是故意刺激他的。

    乔隽西后悔没把那通电话录音,好让赵清妡感受一下她老公所受的“屈辱”。

    看乔隽西这样子,赵清妡心里的确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怀孕生子是人生的大事,赵清妡不想在这件事上做出妥协。

    “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赵清妡双手缠上他的腰,告诉他自己的想法。是商量的语气,也是恳求,也是撒娇。

    对于赵清妡的要求,乔隽西自是无法抵挡。其实他想要个孩子,无非是想给他们的生活锦上添花罢了。但他也清楚怀孕生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要承受多少,所以在这件事情上,他永远不会逼赵清妡,他永远都尊重她的想法。

    “就当我今天晚上什么都没说过。等你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了,告诉我,我一定全力以赴地配合。”乔隽西捧住她的脸,满腔柔软地说道。

    赵清妡的心湖忽然就翻涌了一下,赵清妡仰面看他,眼底酝着几分娇嗔,“你知道你刚才提的话题有点煞风景吗?”

    乔隽西垂眸,身影挺拔利落,眉目的轮廓分明,他薄唇轻扯,“我知道。所以我想补救。”

    语毕,乔隽西便低头吻下来。

    一瞬间,乔隽西的气息便侵入了赵清妡所有的感官。

    未尽的言语全都饱含在这个吻里面。

    一阵一阵的悸动,让他们忘了周遭的一切。

    恰在此时,乔隽西的手机响了。

    接电话的时候,乔隽西的目光始终都停驻在赵清妡身上,饱含深情,浓得化不开。

    他的目光几乎刺目,赵清妡都无法与他对视,嫩白的脸颊始终有点发烫,耳朵都是红的。

    “好,我就在楼顶,你们上来吧。”乔隽西说完这句话便挂了电话。

    赵清妡有点诧异,“谁啊?”赵清妡知道这里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上来的。

    “贝怀泱。”乔隽西语气淡淡地说道。

    “什么?怀泱国王?”赵清妡旋即明白了,若不是贝怀泱的话,其他人恐怕没这个资格走上来。这里是早先乔隽西为他自己打造的一片净土。

    “他听说这顶楼有个小农庄,所以想来看看。”堂堂一国之君跟他提这个要求,乔隽西自然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也就是说贝怀泱下榻的酒店是帝宫?”赵清妡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乔隽西点头。

    “我们要回避吗?”贝怀泱的身份特殊,大概是要接受特别保护的,赵清妡怕是不能与之共处一处。

    “没这个必要。如果你还想在这里看看夜景的话我们可以继续留在这儿。”毕竟是他的地盘,乔隽西还是硬气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