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4【妡有灵西】追查
    总算虚惊一场。

    纪小芮没什么大碍。

    而这场事故也是蒙迪欧的车主全责,闯了红灯才导致的事故,而且经过检测他体内的酒精含量超标了。

    乔隽西试图想要从这起偶然的事故中找出与赵清妡的必然联系,不过暂时没什么头绪。

    正当乔隽西以为这件事可能只是一个意外时,他却忽然发现那位肇事司机失踪了。其实乔隽西之前就让人去找过他,但是并没有从他口中探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但是一个月之后,他却失踪了,这便说明了一个问题,那起事故并非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虽然纪小芮没受伤,但是这位肇事司机的手和腿都有骨折。按理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他该在家里好好休息才是,但是他却忽然消失了。

    这很值得去深究。

    其实乔隽西并不在意赵清妡的亲生父亲是谁。如果赵清妡也不在意的话,他可以一辈子都不提这件事。

    但是现在,有人却要对赵清妡不利,那么不管是谁,乔隽西都要把他揪出来,为赵清妡扫除障碍。

    所以乔隽西立刻让人去查了那位肇事司机的全部背景。

    其实,要掩饰一个曾经在这个星球上生存过的人的活动痕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结果就查到那位肇事司机的女儿因为罕见的疾病在两个月前被送往美国治疗,手术费和后期的保养费加起来,至少需要2万。这对于一个普通的家庭来说,几乎是个天文数字。

    之前乔隽西并没有对这个肇事司机生疑是因为查到他在一个还不错的公司里担任中层管理。既然有这样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那他完全没必要去铤而走险。

    毕竟人为地制造一起车祸,是需要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的。

    但是现在有了女儿生病这个理由,那么这个肇事司机的动机就变得非常明显了。按照他自己在公司担任的职务,年薪也就在20万左右,而且他每个月还要将很大一部收入用以还房贷,那么仅靠他自己上班工作的那点薪水,根本不足以挽救他女儿的性命。

    但现在她女儿却在美国得到了很好的治疗,这便充分说明了他得到了有效的帮助。

    所以乔隽西可以大胆猜测,有人以帮助他女儿治病为条件,说服了肇事司机实施闯红灯撞车的行为。

    “一定要把他找出来。我估计他是去美国看她女儿去了。”想要伤害赵清妡的那个人一直躲在暗处,让乔隽西始终有点不放心。他必须尽快将那个人幕后主使给找出来,才能帮赵清妡永绝后患。

    而现在乔隽西也只能通过这位肇事司机来寻找线索。

    其实,乔隽西很清楚,那位幕后主使特别小心谨慎。这件事真要查起来,恐怕困难重重。

    车祸已经是这个幕后主使布置的第二个方案了。他的第一个方案是让王安意将赵清妡骗走。因为赵清妡没有离开s市去美国,所以他才启动了第二个方案。

    好在他没有丧心病狂地准备第三个方案i

    i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否则乔隽西真担心赵清妡是否能够躲过这一劫。

    “好,我马上联系美国的那家医院。”杨溪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务正业了,一天到晚都在干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

    他曾经很严肃地提出过抗议,但乔隽西却一本正经地问他,“你的职位是什么?”

    “总裁特别助理。”杨溪不知道其意欲何为,老老实实地回答。

    乔隽西点头,“既然是特别助理,当然要做一些特别的事。”

    杨溪“……”他竟无言以对。

    不过赵清妡并不知道这件事还有这样的后续,她一直都以为纪小芮出车祸这件事只是一场意外。

    虽然她也很疑惑,到底有什么人这么憎恶她,三番四次地利用王安意来伤害她。但是她觉得王安意想要让她去美国这件事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国内根本就没发生什么事。

    杨溪很快就查到那位肇事司机的行踪。

    果不其然,他正在美国的一家医院里照顾生病的女儿。

    为此,杨溪特地飞了一趟美国。

    之前,那位肇事司机在国内的医院进行治疗的时候,杨溪就去试探过他的口风,但是被他瞒过去了。所以他对杨溪是有印象的。

    再次见到杨溪,肇事司机的脸色一下子变成了灰色。他像是一根木头直戳戳地站定了,有些动弹不得。

    “有这么意外吗?黄先生?”杨溪神色如常地问道。

    肇事司机本名黄石涛。他的确是没想到杨溪会找到这里来。他一直都抱着侥幸心理,认为事情已经过去了。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黄石涛的眼神里一片慌乱和惊悸。

    “我说找你喝茶唠嗑你信吗?”杨溪冷笑了一声。

    黄石涛错愕过后,脸上开始冒冷汗。他心里很清楚,杨溪既然第二次找上门来,那么绝不会再像第一次那般好糊弄了。

    “找个可以聊天的地儿坐坐吧。”杨溪难得露出一种压迫人的气场来。通常在乔隽西面前,他都是受压迫的那一个。不过跟乔隽西久了,他身上的霸道杨溪也学了几分。

    “对不起,我没空。”从惊慌中反应过来之后,黄石涛直接拒绝跟杨溪交谈。

    “要不要我拿着证据起诉你?蓄意谋杀这项罪名还是挺重的。你想撞的人应该是赵清妡吧,你该知道赵家三公子赵继闫是个非常出色的律师,即使你故意杀人未遂,但故意杀人罪也是成立的。”杨溪面色阴冷地说道。

    黄石涛本就因为女儿的病焦头烂额,现在听杨溪这么说更是要精神崩溃。

    “这纯粹就是一起交通事故,完全是意外。我是因为担心我女儿的病情才喝醉的。”黄石涛期期艾艾地说道,分明是心虚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你等着收律师信吧。”杨溪阴沉沉地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女儿康复了,你说她应该怎么面对你这个犯罪的父亲?”

    “你!”杨溪的话戳中了黄石涛的软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