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6【妡有灵西】灰姑娘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大嗓门自然是八卦的先驱,在人潮中杀出了一条“血路”,飞快地冲到了贝七夕跟前,“你们在街上走着走着就能遇到贝王子吗?他会去饭店吃饭吗?”

    贝七夕反问:“你们在街上走着走着就能遇到乔隽西吗?”这种事情当然偶尔可能会发生,但是是小概率事件。

    大嗓门小鸡啄米似地点头,“当然啊。之前乔总和我们赵老大逛超市的温馨一幕不就被拍下来了吗?多么朴实无华的生活。话说贝王子会逛超市吗?”

    贝七夕扯了扯薄唇,面对这种问题,她有种无力感。

    千方百计地想要躲开那个人,他却总是出其不意地闯入她的生活,让她避之不及。

    贝七夕欢快的眸底骤然变得沉缓。

    旧时光像一只慢镜头在她眼前延展开来——

    贝聿铭当然是逛过超市的,不过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偷偷去的。他生活上的事情自然会有专人照顾得事无巨细。

    “贝总监,快跟我们分享一下嘛?”大嗓门催促着道。

    贝七夕撑门面地笑笑,“可能吧。但没被偷拍过就是了。”

    “贝王子在你们国家的受欢迎程度是不是很高啊?好羡慕你们国家的姑娘,可以梦想着当个现实版的灰姑娘。万一能邂逅王子从此入了他的眼呢?”大嗓门自我陶醉地说完,周围的一众姑娘似乎都沉浸在了这种设定里。

    贝七夕忍不住笑出声来,“买彩票中奖的概率可能还高一点。他是国民老公倒是真的。且不说那么多豪门贵女都盯着王子妃的位置呢,还有邻国等着联姻的公主呢,灰姑娘能脱颖而出的机会……你们自己算吧。”

    大嗓门越发来劲,“那你知道贝王子谈过恋爱吗?按理说他也到了该大婚的年纪了,你们国王和王妃都不着急吗?”

    贝七夕再次笑笑,是那种浮于表面的笑,“这我就不清楚了。”

    贝聿铭算谈过恋爱吗?

    她至今也拿捏不准。

    至于贝聿铭的婚事,那是全国人民都操心的事,何止国王和王妃着急。

    “好了。我要去算你们的工资了,再问下去,明天发不了工资可别怪我。”

    “我去,别呀,我还等着明天领了工资还信用卡呢。”

    贝七夕说完这句话,一群人一哄而散。毕竟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工资是实实在在的,贝王子是虚无缥缈的。工资是属于自己的,贝王子是属于大家的。

    贝七夕松了口气。还好,这招屡试不爽。

    不然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她们层出不穷的好奇心。

    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说漏了。

    不过眼下有件事她的确需要考虑一下,到底要不要随大家一起去f国?

    她查了一下贝聿铭最近的行程,发现他近期接受了阿拉伯王室的邀请去参加私人宴会。

    既然这样,那她回去应该是可行的。

    这时,发生了一件情理之外又意料之中的事情——赵清妡的签证再次被拒绝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又是毫无缘由的。

    去办理的员工也是一脸丧气地回来,唯恐会被批评办事不利。

    “真是奇了怪了。所有人的签证都办下来了,就赵总的被拒了。明明都是按照同样的标准准备材料的。”

    赵清妡倒是显得很从容,“没关系。这件事不怪你。我会自己搞定的。你先去忙吧。”

    “看来我是真的进了f国入境人员的黑名单了。”回到颐泓居的时候,赵清妡还是将这件事告诉了乔隽西。

    这件事已经困扰赵清妡好半天了。

    如果说上一次被拒签,赵清妡还可以安慰自己可能他们的签证系统出了差错。

    但是时隔几个月之后,再次被拒签,赵清妡就没办法再用这个理由糊弄自己了。

    她不得不去思索这件事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有因才有果。一定存在着某个她不知道的理由,才导致了她签证被拒的这个结果。

    但是能把手伸到这个层面上的,身份来历一定都不简单。

    赵清妡自问她认识的f国人屈指可数,要说可能对她有敌意的,大概也就梅云熙了。但是梅云熙根本没必要这么做。而且上一次她的签证还是梅宏帮忙搞定的。如果真的是梅云熙从中作梗,那她算是给自己的父亲找麻烦。

    所以这个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

    赵清妡之前都没有静下心来好好地研究过其中的缘由。

    没有人会毫无原因地去针对另一个人的。

    一个从未谋面的人,针对自己?

    赵清妡忽然就把签证被拒的问题,和之前王安意受人指使对自己做的种种联系到了一起!

    赵清妡用头脑风暴法在纸上记录着自己想到的一切线索。跟自己有关,也跟王安意有牵扯,还有之前从未有过交集的f国,一个对她怀有恶意的f国人,一个利用王安意来伤害自己的f国人……

    那么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那个人知道王安意和她的亲姐妹关系,故意要制造她们两姐妹相互伤害的局面?

    这样的伤害方式更像是出于对她们母亲或者父亲的憎恨。

    赵清妡豁然开朗,这件事必定与她和王安意的身世有关。或者说,那个想要伤害她的f国人,知道她全部的身世。

    既然他不想让赵清妡去f国,那么就说明她的身世在f国就能找到答案。

    赵清妡把这一系列的猜测在乔隽西面前推理了一遍,让乔隽西有些惊讶。本来他还想瞒着赵清妡调查的,没想到赵清妡自己推断出来了。

    他的妻子,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

    “你早就知道了?那你怎么不告诉我!”赵清妡没有从乔隽西的表情里看出一点惊讶,反而是一种释然。这就说明乔隽西一直在瞒着她。

    赵清妡皱着眉头,微微有些不悦。

    乔隽西见她生气了,有点无措,旋即倒是笑了,“告诉你不过多一个人困扰罢了。我希望你能看到一个纯粹的,并且不怎么肮脏的真相。”乔隽西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但现在,这个打算显然被赵清妡的聪明才智给破坏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