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7【妡有灵西】结婚吧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听乔隽西这么一说,赵清妡的那点怨怒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

    乔隽西处处替她着想,她又如何能怪他。

    赵清妡朝他扔了一个抱枕,故作笃气地开口:“你就这么喜欢逞英雄吗?默默地替我扛事儿,觉得自己很伟大是不是!”

    赵清妡当了二十多年温室里的花朵,处处受人维护,她不想今后的人生也这样。一来她不想把自己的困难全都压到乔隽西身上去,那样的话乔隽西会很累,或许有一天他会厌倦。二来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她会变得不堪一击。她希望自己能在逆境里学会成长。

    乔隽西稳稳地接住了她扔来的抱枕,刚才的笑意还凝在嘴角,“什么时候脾气变这么大了。”

    赵清妡嗔视他一眼,而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示意乔隽西也坐下,“以后除了工作上的事,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分担。”赵清妡希望在这段婚姻关系中,她跟乔隽西的权利与义务、付出与收获都是对等的。

    乔隽西看她一腔奋勇的样子,仿佛感受到了从她娇柔的身躯里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看来他还是小看她了。

    “好。”乔隽西爽快地答应了她的要求。

    赵清妡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乔隽西好整以暇地坐好,漆黑的眸子盯着赵清妡,一本正经地开口,“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对于寻找亲生父亲这件事你怎么看?”在这件事情上,乔隽西必须先弄清楚赵清妡的态度。

    亲生父亲?

    赵清妡愣了愣,这个问题还真是把她给问住了。

    这么些年,她一直都不缺少父爱。她一直都把赵柏林当成自己的亲生父亲。所以她想找亲生父亲的渴望并不强烈。

    而且这还是一个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的父亲。否则也不会抛下母亲了。

    找亲生父亲这件事,赵清妡只能说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真的有缘,说不定哪天在路上走着走着,她就能与自己的亲生父亲碰上面了。

    若是没有缘分,就算她在f国掘地三尺,恐怕也没办法找出自己的亲生父亲。

    所以这件事,赵清妡并不强求。

    “随遇而安。我不想花大量的精力刻意寻找。”赵清妡思忖了片刻后,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在内心里非常感谢赵柏林,这么多年给了她一份完整的父爱,让她见识了最好的父爱是什么样子,这将是永远留存于她心底的珍贵财富。

    乔隽西意味深长地点点头,他已经了解了赵清妡的想法了。

    “不过,对于一心想要置我于险境的人,我决不妥协。既然有人千方百计地阻止我去f国,我就偏偏要把自己的手伸到f国去!”赵清妡斗志昂扬地说道。

    看来,赵清妡是真的被惹火了。认识赵清妡这么久,乔隽西还从来没见过赵清妡这么意气用事的时候。他一脸纵容地笑着,“你准备怎么把手伸到f国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赵清妡伸手抵着下巴绞尽脑汁地想了一下,然后问乔隽西:“怎么才能让全f国的人都看到我?”

    乔隽西眉头轻轻一挑,对赵清妡的用意了然于心。

    但赵清妡想要达成这样的目的恐怕是有一定难度的。

    一夜爆红这种事大都发生在娱乐圈,赵清妡又不是演员或歌手,就算是,一时之间恐怕也没办法融入到f国的文化中去。

    乔隽西的目色渐渐变得悠远起来,他在认真思考这种可能性。

    如何才能让全f国的人都看到她?

    不得不承认,赵清妡这招引蛇出洞的办法确实很好。一旦赵清妡真的在f国名声大噪,那个隐藏在幕后的人一定会气得暴跳如雷吧。

    乔隽西在想,赵清妡也在想。

    “要不然我也去f国投资一个什么项目?什么项目能够引发全民关注?”赵清妡随口问道。

    乔隽西瞥了她一眼,“盲目投资?”

    赵清妡表情略有尴尬,这么做的确是违背她这几年学的专业。其实她也就这么一提,她的资金都放在公司的发展规划上了,今年恐怕是没有多余的资本再做另外的投资了。

    “你还记得过年之前我去参观莫赛雯女士的公司吗?我本来还想跟她谈合作的,不过发现她的产业链已经做得很完整了。幸好她的大本营在f国,若是早两年她的品牌在中国全面发展,我们公司的品牌影响力恐怕短时间内无法与她抗衡。”对于莫赛雯这个女强人,赵清妡对她怀抱着莫大的敬重。

    赵清妡的话,让乔隽西似乎想到了什么。

    “喂,乔隽西,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乔隽西一声不吭,让赵清妡有点郁闷。

    “你刚才说什么?”乔隽西心不在焉地来了一句。

    赵清妡眉头都拧紧了,“我刚才说了很多,你不会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吧。”不过想想,赵清妡又觉得自己刚才说的都是一些废话,所以摆了摆手,“没什么。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

    乔隽西沉静的眸子里蒙着一层薄薄的雾霭,好似捕捉到什么,但又不那么精准,“不对,你刚才说到莫赛雯女士?”

    赵清妡觉得乔隽西的反应有点奇怪,“是啊,怎么了?”

    又过了几秒,乔隽西仿佛彻底理清楚了头绪,一点细微的笑意自他的眸子深处释放出来,“你还记得当初我答应过莫赛雯女士,如果我结婚,婚礼上的伴手礼将由她的品牌’以爱为名’来定制?”

    赵清妡点点头,她当然记得。当初乔隽西为了让她能够顺利同莫赛雯女士见上一面,做出了这样的承诺。不过领证这么久以来,他们早就以夫妻的名义在一起生活了,婚礼于他们而言也就是一场形式,可有可无。所以对莫赛雯女士的这个承诺始终没有践行。

    “你是想?”赵清妡似乎有点领悟到乔隽西的意思了。

    乔隽西长臂一伸将她拉坐到自己身旁,“我们去f国举办婚礼。由莫赛雯女士的公司全权策划,也算是还她一个人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