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68【妡有灵西】该考虑终身大事了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于是赵清妡的这次f国度假游直接升级成了她和乔隽西的婚礼。

    由莫赛雯女士的公司全权主办,规模空前宏大。当然相关的流程也是完全按照乔隽西和赵清妡的意思。

    这样一来,赵清妡的签证也就不成问题了。

    这次由莫赛雯女士直接在f国移民局申请签证。

    如果说梅宏创下的帝国是f国的第一财团的话,那么莫赛雯女士坐拥的产业就是f国的第二大财团了。

    这也是乔隽西将婚礼交由莫赛雯女士来办的原因之一。

    上下打通关系会很方便。

    未免打草惊蛇,乔隽西特意叮嘱莫赛雯女士在婚礼前一天再对外公布这一消息,也为了达到一鸣惊人的效果。在此之前,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处于保密阶段。

    赵清妡还是按照原定计划先跟着公司的员工们一起去了f国,去为婚礼做一些准备工作。

    其实,赵清妡心里还是有点矛盾的,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在她心目中,婚礼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应该不掺杂任何别的因素。

    但是这一次,她却把自己的婚礼拿来当了赌注,或者说拿来当成了诱饵。

    包括跟员工们,赵清妡也没提要举办婚礼的事情,只有纪小芮、顾熠、贝七夕三个人知道。

    她只是说自己有另外的安排,所以单独行动了。

    而贝七夕回f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旅行,所以在倾城下了飞机之后,她就先回家了。

    贝七夕的父亲贝哲泱是贝怀泱唯一的弟弟,他们就住在离贝瓦兰廷最近的贝亲王府。

    贝七夕一家小时候也是住在贝瓦兰廷的,后来她的爷爷去世之后,贝怀泱继承了王位,他们一家人才搬离了贝瓦兰廷住进了现在的府邸。

    贝七夕其实挺怀念小时候的,那时候多单纯啊。

    长大了,就会有许多的烦恼。

    “七夕,你终于回来了!可把我给想死了。你这个丫头,一走就这么久,也不着家。明知道我跟你父亲不能随便出国……”贝七夕到王府的时候,一个身形优雅的女人就站在门口张望着,待看到贝七夕的身影时,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又高兴又激动,话里也是充满了想念和嗔怪。

    能这样盼着自己回家的,除了她的母亲叶贤英,还能有谁。

    “母亲,我回来了。”贝七夕吸了吸鼻子,笑着说道。看到母亲这样,贝七夕感觉自己很不孝。

    “还知道回来呀。翅膀硬了,就一个劲在外面扑腾。”一道沉稳有力的嗓音从大厅里传出来,带着几分数落和薄怒的情绪。

    贝七夕和母亲对视了一眼。

    叶贤英牵住她的手带着她进屋,“你父亲也就是装装样子,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他成天念叨你呢。等会说几句好话哄哄他就得了。”叶贤英小声同她说着。

    贝七夕从小靠着一张甜嘴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在贝瓦兰廷混了个人见人爱。所以哄这位亲王开心,对她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贝七夕清了清嗓子走到了贝哲泱跟前,煞有介事地开口,“哟,谁惹咱们贝亲王生气了,简直是胆大包天。应该治他个大不敬之罪!”

    贝哲泱吹胡子瞪眼瞧了她一眼,“你说呢?外面的花花世界多好玩,怎么舍得回来了?”贝七夕这些在外头的日子,贝哲泱没少替她担心。偏偏这丫头一出去就两年不着家。

    “父亲,瞧你说的。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得回来了。难道你不欢迎我回来吗?”贝七夕直接撒娇地一把抱住了贝哲泱的胳膊。

    贝哲泱刻意板着的面孔一下子就阴转晴了,“你呀!真是不让人省心。”

    贝七夕赶忙将自己精心为他们准备的礼物拿了出来,讨他们开心,“这是我用自己这两年攒的工资给你们买的,你们可不许嫌弃。”

    叶贤英满是欣慰,“我们七夕果然长大了。”

    贝哲泱也将贝七夕送给他的礼物宝贝似得捧在手心里。在自己女儿面前,他没有亲王的光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叶贤英慈爱而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外面到底不比自己家。”

    贝七夕摇摇头,“我在家呆十天左右。”她不能在家呆的太久,不能在这座城市呆的太久。在那个人回来之前,她必须离开。

    贝哲泱和叶贤英俱是一愣,“才十天?”

    贝七夕觉得他们的反应有点大,“是啊。我在s市还有工作。我这次回来时公司组织来旅游,我就顺便回一趟家。”

    贝七夕的话又把坏脾气的贝哲泱惹怒了,刚才还宝贝似得捧在手心里的礼物被他狠狠往茶几上一摔,“顺便?你回家就是顺便?”

    贝七夕被他的吼声吓了一跳,刚要开口,叶贤英扯了扯她的胳膊,然后摇着头示意她不要再乱说话。

    贝七夕这才收敛了性子,讨好地朝着贝哲泱笑笑,“我用词不当行吧。其实我是专程回来看你们的。来f国旅游又不关我的事对吧,f国的名山大川我哪个没去玩过是不是?”

    贝哲泱冷哼了一声。

    叶贤英见状,赶忙帮着女儿转移了话题。

    “七夕,来,告诉母亲,你在中国有没有谈恋爱啊?”

    贝哲泱虽然还故作生气,但是听到妻子问了这个问题,赶忙竖起了耳朵,唯恐会错过贝七夕的答案。谈恋爱?贝七夕的脸色瞬时垮掉了,不过她还是强颜欢笑着,“没有。”这两年追求她的人并非没有,但是她还没有做好要接受一个人的准备。

    听到这个答案,贝哲泱的眉头又舒展了些许,“过两天我们举办一个宴会,把一些青年才俊都邀请过来,你挑挑看吧。毕竟也老大不小的,该考虑个人的终身大事了。”贝哲泱希望贝七夕能爱上一个f国的小伙子,这样她就会留在倾城了。

    贝七夕当即表示抗议,“我还年轻好吧。”

    “都二十五了,也该考虑了。这件事听你父亲的。你有没有想要邀请的朋友?你把名单给我,回头我一起制作请帖。”叶贤英显然对这件事上了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