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3【妡有灵西】暗恋你的人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王后,您没事吧?”听到动静的侍女赶忙走了过来,目色仓皇地问道。

    东方无琼一秒间从满脸阴鸷狠戾变得温婉大气,连语气都配合得毫无破绽,“没事,手滑。杯子摔了。”

    “我马上将碎片打扫干净。”侍女战战兢兢地开始清理。

    这时东方无琼的电话响起。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然后走到自己的衣帽间接了电话。

    “姐,原来明天要举行的是赵清妡和乔隽西的婚礼。”男人的声音透着一丝惶恐,大概是对东方无琼接下来的反应心中有数。

    果不其然,东方无琼一开口便发飙了,“你现在告诉我这个有什么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东方无琼气急败坏地吼声道!

    一个王后该有的优雅从容,该有的高贵平和,这一刻全部从她身上消失殆尽。

    男人有些无奈,“我的调查方向出现了一点错误,我根本没想到他们还没办婚礼,毕竟他们已经注册登记快两年了。”

    东方无琼有点急躁,“我现在很被动你知不知道!还有一天时间,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男人打断了东方无琼所说的“来不及阻止”,“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也未尝不可,毕竟国王陛下现在还在非洲交流访问,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回来,你完全可以阻止他出席这场婚礼。”

    东方无琼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没劝过王吗?而且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和王要参加这场婚礼,如果最后我们不出现,王不就成了不守信用之人?这样国民好感度会大大降低的,不利于王以及王室的形象!”

    男人:“不对啊,这么说来,王早就知道是他们的婚礼了,说明他根本就想不起来。”

    “你知道什么,那是因为王根本没看到照片,不,我不能存在任何侥幸心理。我要想一想,你让我想一想……”

    五月,正值热季,阳光炙热,但是东方无琼却是浑身彻骨地透心凉。

    她不能输,到现在,她已经输不起了。

    她忽然想起刚才看到的一条被截图出来的评论,于是她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电话里的男人,并叮嘱了一句,“做得干净漂亮一点,别给人留下把柄!”

    男人对她的这个决定心存质疑,“这么做,不太妥吧?”

    这是东方无琼觉得短时间内最行之有效的办法,这个时候她不想听到任何丧气话,“你给我办妥不就行了!我要的是万无一失,你记住了!既然他们想要一场举世瞩目的婚礼,那就让它变成一场天大的笑话。我倒是要看看这场没有新娘的婚礼,如何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到时候王也不会再信任他们了。”

    男人终究应下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办!”

    此刻,乔隽西和赵清妡正在为婚礼做最后的准备工作。

    赵清妡又把婚礼流程熟悉了一遍,看着网上已经将这场婚礼的声势越炒越大了,清秀的眉目间隐隐酝着几分不安,“你说真的会有人搞破坏吗?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乔隽西给她倒了杯水,相较于赵清妡的略感不安,乔隽西的辞色悠远而沉静,“我都赌上我的婚礼了。不来搞破坏,那岂不是枉费了我这一番苦心。我有理由相信,那个人不希望你成功,更不希望你幸福。”

    赵清妡忖了忖,不得不认同乔隽西的逻辑。

    乔隽西又递上来几分点心,“紧张吗?吃点东西压压惊。”

    虽然乔隽西表面一片平静,但若要说他内心里毫无波澜,那应该是掺杂了虚假的成分。从内心深处来讲,他不愿意把赵清妡放到一个危险的处境里。而现在他们在明,敌人在暗,虽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实在不知道暗处的人会何时出手,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出手。

    赵清妡捏起一块蛋糕,起身走到窗口看了看这个太平的世界,“紧张当然是有的。不过更多的是激动。我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权谋算计呢?说实话,我还挺期待的。暗中给我设了那么多圈套,也是时候让我见见真面目了。”

    赵清妡也是想得很开,尽然迟早要来,那还不如早点解决祸患。

    “我现在只怕他不出现。局都给他布好了,却临阵脱逃,那岂不是浪费我们的一番苦心?”赵清妡小嘴一张,咬住了手里的那块点心。

    不过,赵清妡期待的却迟迟没有到来。

    吃过了午饭,依旧一片平静。

    “别着急,耐心点。这会儿有人比我们更着急。”乔隽西像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军师,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赵清妡点点头,毕竟距离明天婚礼开始还有二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婚礼之前,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她只要以不变应万变就行了。

    所以她就乐得清闲,在网上刷网友对这场婚礼的评论。

    乔隽西忽地发现赵清妡托腮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赵清妡的眼神让他觉得有些不同寻常,“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赵清妡凑到乔隽西跟前,诡谲的笑意随着薄唇扯出的弧度渐深,然而却没有声音。

    乔隽西挠了挠她额前弯弯的刘海,浅笑着问:“笑什么呢?笑得这么不怀好意。”

    赵清妡还是寻思的表情,“你说会不会跟这件事我的身世没什么关系?”

    乔隽西表现出一丝耐人寻味,“那依你之见?”

    赵清妡的小嘴做出了一连串夸张的小表情来,“会不会是某个暗恋你的女生,费尽心机地想要灭掉我?”

    乔隽西本来是一种虚心聆听的状态,听到赵清妡的话之后,他的表情立即就垮了,着实不敢相信刚才那句话是从赵清妡口中说出来的,“我怎么不知道有人暗恋我?”

    虽说乔隽西的工作、社交里免不了要和一些异性产生一些交集,但他自认为自己已经把洁身自好这个词的境界做到了极致,他这两年完全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如果赵清妡对他还不放心,那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忠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