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79【妡有灵西】王后的落荒而逃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这一幕后来也在网上广为流传。

    毕竟婚礼上能够请到国王做证婚人的,绝对是凤毛麟角了。

    婚礼在不断地继续,东方无琼却有些心不在焉,甚是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贵宾席上的了。

    直到主持人采访新郎新娘,请新郎新娘发表讲话,东方无琼的思绪才又被拉了回来。

    因为赵清妡的一番话分明就是在跟她叫板,字字句句都在怼她。

    赵清妡的语气很平和,甚至可以说有点云淡风轻,“或许你们很好奇,为什么我突然想要办这个婚礼?大家可以放心,并不是因为我跟乔隽西先生的感情走到了冷淡期,需要这样一场婚礼来找回两人最初的浪漫。也不是我们穷了,想靠份子钱致富。而是因为……有人见不得我过得好。”

    听赵清妡这么说,许多人忍俊不禁的同时也都大跌眼镜。

    包括东方无琼,也吃惊地骤然看向她。

    她竟然知道!而且没想到赵清妡办这场婚礼竟然是因为自己命人做的那些事情。

    赵清妡顿了顿又道:“所以我和乔隽西先生商量了一下,决定办这个婚礼,为的就是让那个人看一看,我过得那种好,你破坏不了。收手吧,我知道你很有能耐,我也知道你身份不凡,但这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世界!我不知道你不知疲倦地想要毁掉我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一味地活在仇恨与愤慨当中,我想你的人生一定很失败吧。但就算你设计我,我的公司蒸蒸日上,我的婚姻幸福美满。这段话我是用英文说的,而不是中文。”赵清妡特地补充了一句,她的目光扫视了一周,仿佛审视了整个世界。

    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气度丝毫不输乔隽西,或者说她的气势和霸气同乔隽西颇有几分相像,大概是受了乔隽西的熏陶了。

    这段话说完的时候,大家在喟叹赵清妡气魄雄厚不可侵犯的同时,也开始数落那个“恶心的歹人。”

    “干得漂亮!就算有权有势,也不能干缺德事啊。”

    “手动点赞。说的真好,我过得那种好,你破坏不了。我说那人是不是缺心眼啊,连赵小七都赶招惹。”

    “难道只有我注意到了吗?赵小七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表示那个人是f国人,而且还身处高位?”

    “赞同楼上的观点!说不定那个人就在婚礼现场!不然我大中国大好山河,他们结婚干嘛跑去f国。妈呀,当着婚礼现场叫板,太帅了!以后我也要把我讨厌的人请到婚礼上,让他亲眼看看我幸福的模样。”

    “楼上的朋友,相信我,如果你依葫芦画瓢,你会被打的。说不定你的婚礼会变成凶案现场。所以别轻易模仿。”

    看到这些反馈的时候,f国当局都急了。他们的目的是要吸引游客,发展旅游经济。如果能通过乔隽西和赵清妡的婚礼来吸引更多的中国年轻人来f国结婚,那就是锦上添花了。但现在,大家似乎对f国的好感度在降低,这怎么能行!

    查,必须彻查!把那颗坏了一锅好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粥的老鼠屎给找出来!不管那人的身份有多么显赫!

    婚礼上的东方无琼此刻当然不知道婚礼外面的世界发生了什么,赵清妡的出现就是一个莫大的意外了,更别说她这仿佛洞悉一切的一番话。

    东方无琼此刻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赵清妡到底知道多少?她是不是已经查到了自己的头上?

    如果是这样,那她下一步的计划是……认祖归宗?

    炎炎烈日下,东方无琼整个人打了个寒颤。不,她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她看了一眼还在谈笑风生的赵清妡,愤恨堵住了眼眶。

    赵清妡拈花微笑,“最后一句话,是要对乔隽西先生说的,我用中文来讲,喜今日赤绳系定,珠联璧合。卜他年白头永偕,桂馥兰馨。乔先生,谢谢你让我变成了更好的人。我爱你,是那种想与你共度余生的爱。”

    乔隽西就站在赵清妡身旁,目光似月光,温柔地一塌糊涂。

    明明这婚礼上还有许多的人,但偏偏乔隽西的目光里只剩下了一人。

    所有人都从他深邃的眼眸里读出了蕴意:毕生所爱,唯她而已。

    婚礼终于圆满结束。

    谁都不知道,东方无琼是怀着落荒而逃的心情离开婚礼现场的。尽管离开的时候她依然被众多保镖护送,尽管她还是维持着一个王后该有的体面和优雅,但这场婚礼举办得有多成功,她内心就感觉有多失败。

    甚至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回贝瓦兰廷的车上,东方无琼和贝怀泱同坐一车。

    “你今天怎么了?”贝怀泱心细如尘,早就发现了东方无琼的不大对劲。

    东方无琼愣了一下,从心不在焉的状态回过神来,眼里闪过一丝心虚,难道贝怀泱发现什么了吗?

    不过她还是淡若无事地笑了笑,“我没事啊。”

    语毕,她又觉得这样的答案不足以打消贝怀泱的疑虑,遂又作了补充,“只是看到他们结婚,想到了聿铭。聿铭跟乔隽西也差不多年纪,到现在连对象还没影呢。说不定国人看过了这场婚礼,想到了聿铭,又要开始催婚了。”

    东方无琼的话音落下,车厢里便一下子陷入了安静。

    她不知道自己的解释有没有说服贝怀泱,眼角的余光在贝怀泱脸上扫过,却见他面无表情。

    过了几秒,贝怀泱才打破沉默,“你不是已经在筹备一个派对了吗?到时候就让他们年轻人自己发展吧。”

    东方无琼应了一声,略带敷衍。她现在没有心情去考虑贝聿铭的事,眼下她迫切想知道赵清妡为什么会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婚礼上!

    当然,贝聿铭的事情也很重要,她会为贝聿铭挑选一个家世、涵养都配得上王室的王子妃。让他们自由选择,那简直就是笑话!难道贝聿铭从大街上随便领一个姑娘到贝瓦兰廷,她也要成全他们吗?不可能!平民的女子休想进入王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